赌徒,老千往事(白七)完结的热门小说_免费小说在线看赌徒,老千往事(白七)

白七是都市小说《赌徒,老千往事》中出场的关键人物,“白七”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我是赌徒。赌桌上,翻云覆雨的老千。我想用我的经历告诉你,远离赌博,珍爱生命因为,十赌九诈,十赌十输。……

点击阅读全文

都市小说赌徒,老千往事》是由作者“白七”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白七,其中内容简介:“兄弟,局安排的差不多了,就这两天我喊你。”我点点头,“行,朱哥,有事你招呼。”离开沙场。铁塔边开车边问我,“白七爷,你钱都还了干嘛还去帮他参加什么赌局?”我摇了摇头,“一码归一码,当初拿这钱的时候说明了欠他一份人情…

赌徒,老千往事

赌徒,老千往事 阅读精彩章节

第二天一早,我到厂里请了个假。

为的就是把朱全的50万还给他。

见到真金白银摆在面前。

朱全还有点难以置信。

不过我们这个镇子风声传的很快。

他已经知道了我在曹屠户的所作所为。

尽管外面说是铁塔赢的钱。

可是朱全是见过我们路数的。

谁是主谁是次。

他铁定门清。

“兄弟,局安排的差不多了,就这两天我喊你。”

我点点头,“行,朱哥,有事你招呼。”

离开沙场。

铁塔边开车边问我,“白七爷,你钱都还了干嘛还去帮他参加什么赌局?”

我摇了摇头,“一码归一码,当初拿这钱的时候说明了欠他一份人情。”

“瞧这话说的,50万又不是他的,要不是你揭穿陆斌和黄财,保不齐他连沙场、房子都没了,哪来的这钱?”

铁塔的脑子一根筋。

我无奈解释道,“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讲的没错,可是那50万朱全本来可以不给我们的,毕竟他人多势众。”

“什么人多,我还怕他们一帮小混混不成?”

铁塔秀出胳膊上的肌肉。

我知道跟他肯定说不通了,“有局参加你还不乐意啊?你还嫌钱少?”

听了这话,铁塔笑了出来,“嘿嘿!白七爷,你说的对,跟这帮人玩,你还不跟捡钱似的。”

经历过几次的赌局。

他对我有一种迷之自信。

我也懒的解释。

树立高大上的人设,我也乐享其成。

路过大街的时候。

我看到那天向我报信的大叔在赌场门口转悠。

和几个中年人相谈正欢。

我示意铁塔停下。

拉开车门发了根烟过去,“大叔,那天多谢你,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夏塘桥那边的事情。”

见我从大奔上走下来。

大叔目瞪口呆,接过烟扫视一番后说道,“我当是哪个大老板,原来是你啊,白七。”

“哈哈哈!”

我笑着朝铁塔说道,“买条烟给大叔拿来,要不是大叔告诉我,我那天还不知道你在曹屠户的场子里面玩。”

“好咧,我这就去。”

目送铁塔的背影。

大叔咂舌,“白七,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真厉害,能把曹坤赢了个底掉。”

我连忙摆手,“叔,你说笑了,是铁塔赢的。”

“在我面前你就别说这话了,他啥货色我还不知道吗?”

大叔掏出火机点了根烟。

我笑着耸肩没有回答。

趁这档口。

几个中年人又聊起了刚才的话题。

“你们听说了没,马花死了!”

“啊?真的假的?”

我愣了一下,瞳孔猛的紧缩。

一个胖胖的油腻男人接着说道,“就昨天夜里,从中心桥上面跳下去了,今儿个早上才发现尸体。”

“还有这种事?”

“谁说不是呢?唉,好端端的人就没了。”

几人唉声叹气。

我插话问道,“马花为啥跳河?”

“咦!”

油腻男扫了我一眼,“白七,你经常来场子玩都不知道?”

我尴尬的笑了,“不好意思,有几天没来了。”

“难怪,马花那天晚上把家里存款全输了不算,还把别人存在他们家冷库的货也给输掉了,这几天货主找上门,她赔不起就干脆跳河了。”

说到这里,大叔提出了质疑,“不对吧?货输了,大不了把冷库卖了啊,怎么就跳河了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冷库早就抵押给场子老板李学青了。”

油腻男说的洋洋得意。

仿佛在为自己的消息灵通感到自豪。

“李学青!”

这个名字在我们镇子上如雷贯耳。

他不仅在大街上开了间赌场。

就是由胡迪管理,郭彩艳当荷官的那间。

还在西边开了化纤厂,纺织厂,轧辊厂。

听说最近还在镇政府对面圈了块地要盖楼。

可以说只要赚钱的行当他都干。

“唉!难怪啊,看来马花确实山穷水尽了。”

几人唏嘘不已。

我倒是没有所谓。

马花也不是什么好鸟。

骂我不止一两回。

而且言语之粗鄙简直不堪入耳。

本来还想着要不要设个局搞她一下。

现在人没了也不用思考了。

所谓人死债消,我倒没放心上了。

“来,大叔,给你烟。”

铁塔递过去一条华子。

看到崭新的包装,大叔连忙说,“哎呦,太客气了。”

“哪有的事,你们聊着,我先走了啊。”

我作势就拉开车门上了车。

铁塔照常当司机。

离开的时候,我恰巧听到几人的议论。

“不得了,白七发达了。”

“是啊,大奔都开上了。”

“这小子打小我就看他有出息,白家算是出了个人物。”

厂子的生活平淡无奇。

一连几天我都烧着锅炉。

本来以为朱全会很快联系我。

到现在却还没有消息。

以前铁塔当保安。

我还能时不时的找他说说话。

现在他离职了,也不知道在哪鬼混。

几天都没见到人影。

想来也能理解。

毕竟手上突然有了这么多钱。

消费消费也属于正常。

“喂!想啥呢?”

无突然过来趴在我的肩膀。

打乱我思绪的同时。

我鼻头一酸,“啊呸!”

打了个喷嚏,“我去,你身上多少香水,啥味?”

“切!土包子。”

无扬了扬小衬衫,“刚买的阿玛尼香水,懂不懂?”

我无语的看着她。

虽然我不太懂奢侈品。

但也看的出来,她这一身衣服价值不菲。

尤其是背的小包,好几个英文字母连在一起。

我就认识打头的L

“看什么看,没见过吗?正品LV,好几万呢!”

无宝贝似的捂住了挎包。

我惊讶的合不拢嘴,“就这么个玩意好几万?我去,能装多少东西?能有蛇皮袋装的东西多不?”

“什么乱七八糟,蛇皮袋都出来了,你土掉渣了知道不?”

无朝我翻了个白眼。

我没搭理她,“你来干啥?”

“跟你唠唠嗑行不?”

无故作神秘的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后说道,“你知道侯清文不?”

“他咋了?你跟他又好上了?”

我脱口而出。

“瞎说八道什么玩意?谁跟他好上了?”

无气的跳脚。

我假装恍然大悟,“那怎么了?”

“他被厂子开除了,你知道不?”

听到这个消息,我倒是没想到。

怎么说侯清文也是个小组长。

怎么忽然就开除了?

难怪好几天没看到他。

“怎么回事?他做什么了?”我问道。

“哎呦,你还不知道吧,他丫的偷厂里的布料卖给收破烂的,被保卫处晚上逮住,隔天就被开除了。”

无笑的很开心。

我感觉她有点幸灾乐祸,“怎么说也是你老相好,你怎么还乐了?”

“还老相好?我现在想到他就恶心,连小偷都干上了,你说这叫怎么个事?”

无撇了撇嘴。

我紧接着问道,“不至于吧,他这么缺钱?都到了偷东西的份上?”

“谁说不是呢?他爸还是做冷库生意的,谁叫他有个好赌的妈呢!不光是房子,冷库,就连别人存在他们家的货也都给输掉了,唉!世事难料啊!”

无叹气不止。

马花的事情已经搞的人尽皆知。

我们这个镇子本来就不大。

命案都发生了,谁还能没听说?

“侯清文这损货,咎由自取,那时候还跟我杠,你看看现在啥样了?”

我两手一摊。

想起了一起玩拖板车的日子。

我也是在那时候认识的铁塔。

“谁说不是呢!要不然咱俩还认不到呢!”

无说话间靠在了我身上。

我赶紧往后一缩,岔开话题,“那什么,车子呢?整好了没有?”

“你看我这记性,车给你开过来了,就在门口,走,咱们去验验车!”

“行。”

我跟着无走出了车间。

老远我就看到了盾牌标志。

好家伙,居然给我弄了辆保时捷卡宴。

小说《赌徒,老千往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26日 pm11:32
下一篇 2024年4月26日 pm1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