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殷桑宁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贺兰殷桑宁)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贺兰殷桑宁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贺兰殷桑宁)完结版免费阅读

《贺兰殷桑宁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贺兰殷桑宁,《贺兰殷桑宁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我只是一个病秧子,养在深闺人未识。一遭穿书,我居然成了亡国妖妃!有没有搞错?我一个咸鱼,真不会诱惑人操纵朝堂啊!我跳楼证清白总行吧?可怎么一切都变了模样……原著要把原主削成人干的少年,贴贴求抱抱!原著要一心手撕原主的权臣,求一个名分!……姐只是跳个楼,没换个世界吧?

点击阅读全文

古代言情小说《贺兰殷桑宁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由网络作家“天蚕时髦豆”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贺兰殷桑宁,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

贺兰殷桑宁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

贺兰殷桑宁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 免费试读

这个姿势也不舒服。

桑宁软云一般压着钢筋铁骨,刚与柔的挤压,哪里能有舒服可言?

她想下去,身体挣扎着、蠕动着,难免碰到他,电流在两人衣物间流转,漫进了彼此的心里。

冯润生的呼吸更重了。

他大手压着桑宁的肩膀,在她起身时,重重压下去。

桑宁感知到他的坏心思,抬手就是一巴掌。

当然,冯润生这次拦住了。

事不过三。

他捏着她的手腕,低喝道:“桑宁,再敢打我,你这只手就别要了!”

桑宁会怕他的威胁?

狗男人微眯着眼,表情享受着,脑子怕是都在下半身呢!

她看得不爽,挣脱他的手,还是要打他。

这该死的贱东西!

竟然对她一个病号做这种猪狗不如的事!

冯润生确实猪狗不如,大概人不行,就变态了,开始亲她的手指。

桑宁嫌弃得很:“滚开!不许亲!”

她手指纤细,指尖白如嫩笋,染着豆蔻,芳香四溢,被他一亲,含着一层水,水光潋滟,泛着光。

更漂亮了。

连桑宁自己也得承认,妖妃是真的妖。

就是又妖又娇,跟他闹腾到现在,力气用尽,软泥一般,忽然就倒他身上,起不来了。

冯润生只觉漫天云朵落了个满怀。

她的发丝倾泻下来,像是藤蔓,爬满了他的脖颈、胸膛。

他发现她的发丝是有些冰凉凉的,刚好降他身体的温度,便忍不住猛亲她的头发。

痴汉一般。

桑宁瞧见了,嫌弃之余,又觉得好玩。

她在现代时家教很严,加之常年病着,也没跟异性这般亲昵。虽然收过几个同学的情书,但也只限于情书了。都是权二代、富二代什么的,再喜欢,也得顾及着身份,低调、克制、绅士,那是他们骨子里的教养。

冯润生热情到“恬不知耻”,真心让她觉得好玩。

她如果身体好些,不介意养这样一头小傻狗。

“这么喜欢我?冯润生,我可是你的仇人,你看看你这样,要脸不?”

她趴在他胸口,拍拍他的脸,恃美行凶说着伤人的话。

冯润生确实被她伤着了,小傻狗化身小狼狗,在她脖颈、锁骨上留下几个咬痕。

桑宁疼得抬手打他的脸。

他没躲,随她打。

桑宁觉得他是有点受虐倾向在身上的。

哎,原来还是个小变态。

“你能不打脸吗?”

其实桑宁没力气,打脸也不疼,但作为一个男人,到底还是丢人的。

“你能管管自己的下半身吗?”

桑宁随口吐槽一句,随后,也不打了,该薅他的头发,一根一根的薅,没一会,就薅得满手黑发。

还好冯润生没有现代秃头男孩的困扰,不然,看自己损失这么多的头发,分分钟跟她翻脸。

但薅头发比打脸疼。

他还是抓住她的手,拦住了:“你这都是什么坏习惯?”

桑宁自然没薅人头发的习惯,就是无聊,也为转移注意力,不然,男人剑拔弩张抵着她,让她满脑子肮脏思想。

其实,进一步也可以。

她不介意男女之事,没体验的东西,濒死了,总是乐意体验的。

但冯润生没有更进一步的意思。

他年轻,热血,莽撞,为美色所惑,但不是没脑子,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还是知道的。

这妖妃碰不得的。

他只是借她的身体治病罢了。

但这病迟迟发泄不出来。

他难受的暴躁,大手将她浑身一阵乱揉。如果她是个面团就好了,揉个稀巴烂,再丢到地上踩几脚。

他这一刻恨死了她。

“真想杀了你!”

他逼近她的脸颊,又猛然推开她,随后下了床,稍稍整理了几下衣服,就走了出去。

离华阳殿不远,是清凉殿,殿里有特大的水池,水池的水源自照山上的雪水,因而池水冰冷,是夏天避暑的圣地。

他这会直奔清凉殿,一看到满池冷水,衣服也不脱,就跳了下去。

“砰!”

满池的水,冰寒入体。

热欲瞬间褪去,总算让他舒服些。

但他心里是不舒服的,在妖妃身上试探半天,他还是个废人。

难道他这一生就这样了吗?

那还真是身在地狱、生不如死了。

妖妃害他至此,怎么敢死?

“阿嚏——”

桑宁打了个喷嚏,觉得是冯润生在骂她。

她是个“好人”,她不骂他,而是同情他:小变态不行呢,哎,真可怜。

绿枝则觉得桑宁可怜,哎,外面大臣要杀她,殿里小侯爷欺负她。

呜呜呜,她可怜的娘娘啊!

这会她见冯润生走了,才敢进来,一进来,就看她瘫在软榻上,满脖颈的咬痕,头发乱糟糟铺散着,衣衫也不整,一副惨遭蹂躏的模样。

“娘娘,娘娘——”

她蹲在软塌前,抹着眼泪,问道:“娘娘可有不适?”

桑宁这副病体就没有舒服的时候,但她有些习惯了,只说:“渴了。”

她没食欲,一天下来,也就喝点水。

绿枝听了,立刻给她端来了一杯水,还记着她没吃东西,就问;“娘娘不饿吗?御膳房有鱼汤,奴婢端来,您喝两口?”

“不要。”

桑宁直接拒绝了,勉强喝光了一杯水,把水杯递给她,就闭眼睡了。

但浑身疲累、胸口闷沉,头还很疼,就不停折磨着她。

她翻来覆去睡不着,便问:“风雀仪昨晚开的药,还有吗?”

那药安神效果好。

她喝了能睡着。

如果可以,她希望一直睡着,最好一直睡下去。

天底下没有什么比睡死更好的事了。

绿枝不知她的想法,忙说:“好像还有些,奴婢去小厨房看看。”

她迈步出了殿,不想,才出殿,就遇见了皇帝,他应是散了庆功宴,回了寝殿,甚至都洗漱好了,头发湿漉漉披散着,身上穿着黑金色的睡袍,少年天子似乎特别喜欢黑金色,这件黑金色睡袍胸口敞开,露出健壮的胸肌,上面横着几处刀疤,显出狂野不羁的气质。

看的人面红心跳的。

他身旁跟着两个太监,没跟着什么士兵。

皇帝怎么来了?

绿枝吓得一跪:“陛、陛下?”

贺兰殷伸手抵着唇,示意她噤声。

绿枝没有噤声,痛哭流涕道:“陛下,娘娘身体不适,一天没吃东西了。刚刚冯小侯爷还对娘娘不敬,陛下快救救娘娘吧。”

小说《贺兰殷桑宁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1月29日 pm2:49
下一篇 2023年11月29日 pm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