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裴鹤语谢夔)全章节免费阅读_(裴鹤语谢夔)免费阅读

裴鹤语谢夔是古代言情《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中的主要人物,梗概:【糙汉VS娇娘,公主的裙下臣。】【先婚后爱,双洁,甜文】身为大邺皇朝最尊贵的公主,裴鹤语从出生起,就被养在了富贵锦绣堆里。长大后,跟她交往的无一不是王公贵族,勋贵世家。那些小姐公子们,个个出自钟鸣鼎食之家,宝珠华服。品的是万金难求的明前龙井,吃的是一骑红尘的仙进奉,赏的是千年的姚黄。她以为嫁人后,也应当过着这般生活。却不料,赐婚圣旨让她跟远在漠北的谢家嫡长子绑在了一起。分明也是勋贵人家的世家子,却早早于边境厮杀,靠着一身血迹伤痕,搏了军功,成为叱咤一方的朔方节度使。苍茫漠北的风,都是凛冽的,她嫁的人,比这风还要劲儿,又凶又冷。裴鹤语受不了军中之人的粗暴蛮横,只恨不得婚后过着相敬如宾的夫妻生活,各自分房而居,却意外跟枕边人痴缠到了一块儿。每每入夜,那个于尸身血海中搏杀都面不改色的男人,却意外柔和了眉眼,吻着她的耳垂,低喃道:“殿下,吻我。”

点击阅读全文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原瑗,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裴鹤语谢夔。简要概述:,而是谢夔站在了她身边,亲自扶着她的小胳膊。鹤语抿唇,做完了翻身上马的动作,但当腿侧接触到劣质的马鞍时,她忍不住轻轻地瑟缩了一下,腿部不受控制地也跟着抖了抖。谢夔原本已经转身,但鹤语这小动作,却是没瞒过他的眼睛。几乎是这瞬间,谢夔就猜到了鹤语刚才抖动的原因。……

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

第一章 阅读最新章节

钟世远自知事关重大,早就收起了平日里的吊儿郎当,神情肃穆,“是。”

在边境城内,例行检查是老百姓很常见的事,这种行动本身就是突发的,并不会让人怀疑。

等到侯伟杰和钟世远都离开了军营后,谢夔看着还坐在椅子上的鹤语。后者看起来面色从容,似乎没觉得怎么害怕。谢夔心底笑了笑,然后伸手拍了拍鹤语坐着的椅子上椅背,“起来,我送你回去。”

鹤语:“你送我?”她有些惊讶,难道这种时候,谢夔不应该很忙吗?

“嗯。”谢夔没多解释。

出了营帐,鹤语就看见了谢夔那匹通体漆黑的大马,实在是很威风凛凛,她看了也有些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一摸。

结果,鹤语才刚伸出手,那匹看起来又高又俊的战马就朝着她的方向转头,后一秒,就冲着她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鹤语不察,被吓了一跳,后退一步,就跌进了一个结实而温暖的胸膛里。

她的手臂被谢夔扶住,“想摸?”谢夔的声音在鹤语脑袋上方低低响起。

鹤语瘪嘴,她可不是喜欢强求的人。这马看起来好像就不喜欢她,她才不稀罕摸它呢。

“不想。”鹤语负气道。

对于不喜欢她的,都她懒得多看一眼。

谢夔几乎在鹤语身后将她整个人都环抱住了,听见鹤语的回答,他不由哑然失笑。

竟然能跟一匹马较劲,他也是头回见。

下一秒,谢夔另一只手就稳稳地握住了鹤语的下手,然后,他带着鹤语,将掌心里那只软乎乎的小手放在了自己骑着的这匹战马身上。

“惊雷它性子刚猛,别说是你,就算是跟了我这么多年的钟世远和侯伟杰,也没人能近得了它的身。”谢夔带着鹤语将眼前这匹叫做惊雷的战马门摸了摸后,开口解释道,“它不是不喜欢你……”

“它就是平等不喜欢所有人,除了你?”鹤语将谢夔后面的话打断,开口说。

谢夔:“……”

几声闷笑,从谢夔的胸膛处传出来。

这让被谢夔几乎禁锢在胸前的鹤语,也感受到了后背处传来的男人胸膛的震动。

鹤语回头瞪了谢夔一眼,转头就走。

到了驻地门口,鹤语看着不远处自己和唐坚的马匹,忍不住轻蹙了一下眉头。

在上京时,她就学会了骑马。每年秋猎时,她都会跟着大部队一起去山中。但是,这也仅限于骑着小马慢吞吞地走着,纵马奔驰这种事,她没怎么做过。

但是今日情况紧急,骑马是最快的。

从灵州城跑过来,当她被唐坚扶着下马时,鹤语就已经感觉到腿侧可能被磨破了。

她只是娇贵的公主,哪里受得了马背上的颠簸?

原本鹤语以为自己只需要坚持一下就好,可是在看见前面的马匹时,大腿内侧被磨破的地方的刺痛,像是在这瞬间变得格外尖锐,似在提醒她放弃。

鹤语拧着眉,不吭声,朝着自己的坐骑走去。

这一次,不是唐坚扶着她上马,而是谢夔站在了她身边,亲自扶着她的小胳膊。

鹤语抿唇,做完了翻身上马的动作,但当腿侧接触到劣质的马鞍时,她忍不住轻轻地瑟缩了一下,腿部不受控制地也跟着抖了抖。

谢夔原本已经转身,但鹤语这小动作,却是没瞒过他的眼睛。

几乎是这瞬间,谢夔就猜到了鹤语刚才抖动的原因。

小说《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1月29日 pm2:59
下一篇 2023年11月29日 pm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