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推荐重生之大乱斗顾清秋梓月_重生之大乱斗顾清秋梓月最热门小说

《重生之大乱斗》,是网络作家“顾清秋梓月”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嗯……不要看。不好看的。我随便写的练笔的,顺便写给自己看的古言,就是没有脑子的文,各种奇葩极品,我能想到的我都写,虽然我是大学生,但我文笔是幼儿园。没错小学生文笔我都不够格。别看,这是我自己的精神粮食。…

点击阅读全文

重生之大乱斗

完整版古代言情重生之大乱斗》,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顾清秋梓月,由作者“柒月小离”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另外,还有两个庄子,花鸢遣人送来了庄子上供的单子,按照往常的惯例一向是折成现银。两个庄子便是三千五百两”风离一面说着一面把账本递给顾清秋,道:“姑娘,这是三家店铺并两个庄子上交的单子,姑娘请过目。”顾清秋翻了两下,挑几处看了看,核对无误,便道:“你们也辛苦了。眼瞧着便是年节,这两日,翠华摇和花想容应…

重生之大乱斗 免费试读

顾清秋到湘君楼后,自有丫头领着顾清秋去二楼的包间。

顾清秋推开门后见风离早早便等在那,桌上还放着几本账本。

顾清秋道:“花鸢和梓月呢?”

风离道:“花鸢还在庄子里头,估摸着两日后便可回来,姑娘忘了么?

梓月去苏州了呀,年节前可能还回不来。”

顾清秋笑道:“是了,近来事多,倒是忘了梓月去苏州了。”

风离倒了杯茶递给顾清秋道:“姑娘近来总是多思虑,姑娘该保重身子才是。”

顾清秋道:“好。

到多谢你记挂。”

顾清秋接过茶,饮了一口,忽而又道:“前些日子,我寻你办的事儿可有了?”

风离一拍脑门道:“对,这事儿有些消息。

太子殿下昨儿己到了石州,不出三日便可回京。”

顾清秋点头道:“好,我知晓了”风离又将店铺的事情一一汇报给顾清秋听“翠华摇盈利的银子是五千八百两,除去上报需要置办或更换的杂物,或是新招杂役的银子,便是五千三百两。

花想容盈利的银子是三千西百两,除去置办的银子便剩二千八百两。

湘君楼的盈利银子是一万七千两。

除去置办的银子便是一万三千两。

三家店铺共计两万一千一百两。

另外,还有两个庄子,花鸢遣人送来了庄子上供的单子,按照往常的惯例一向是折成现银。

两个庄子便是三千五百两”风离一面说着一面把账本递给顾清秋,道:“姑娘,这是三家店铺并两个庄子上交的单子,姑娘请过目。”

顾清秋翻了两下,挑几处看了看,核对无误,便道:“你们也辛苦了。

眼瞧着便是年节,这两日,翠华摇和花想容应该会忙一些,待忙过这阵子,便可以发下分红让大家安心过年去了。

按照当初咱们说的,抽出一成作为年节分红。

翠华摇是五百八十两,花想容是三百西十两,你且按照等级分配下去。

湘君楼……倒要辛苦些。

便是年节也没得空闲,到时便结三倍工钱吧,再拿出一千三百两来做分红,余下的事情你同花鸢商量着办吧。”

风离道:“是,谢姑娘。”

顾清秋又吩咐了几件事情,风离一一应了。

风离还待说些什么,银粟却道:“姑娘,己是酉时三刻了……”风离道:“天色渐晚,姑娘在府中处境本就不太好。

姑娘还是早些回去罢。”

顾清秋点点头道:“你这几日若是忙了,也不必回府来我跟前伺候了。

我会和二夫人说我准了你的假,让你回家瞧自个儿娘亲去了。”

风离忙叩头道:“是,奴婢谢小姐体恤!”

顾清秋又让入雪去取了几包糕点,方才回府。

顾清秋走后,风离在案前坐下,一边提笔记下方才顾清秋的吩咐,一边又不免想起了自家姑娘来……自夫人病逝后,姑娘行为处事稳重了许多,可偶有出格之举,甚至谋下湘君楼,不知做了多少买卖。

如今又探听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是什么身份?

是一国储君啊!

风离思及此处又不免担忧……她们西人都是夫人亲自挑了给小姐的。

可是……夫人去了后,姑娘便让花鸢和梓月出了府,她们二人在外替姑娘办事。

罢了罢了,姑娘这么做自有姑娘的道理,只要姑娘欢喜无忧便够了。

三日后太子回京,陛下预备为太子设宴接风洗尘,应国公府自然也在邀请之列。

可皇宫的宴会向来只能带嫡出子弟,庶出是没有资格的。

如今在府内的嫡出,不过是大房的顾清秋,二房的顾长雅,三房的顾长欢。

顾常雪知道这个消息后不由暗恨!

随即又看向一旁的楚姨娘道:“娘亲也该加把劲儿做国公夫人,否则女儿连一个宴会都去不了!”

楚姨娘也知道这个理儿,她也提过几次,可是国公爷压根没听进去,说的多了他也厌烦,转头便去了小贱人那!

她也想过用些手段让那小贱人学乖些,可偏偏她是老夫人给的人。

老夫人眼里容不得沙子,万一不成自己可就吃亏了!

楚姨娘宽慰道:“娘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只是你爹爹你也是知道的。

皇宫的宴会咱不去便不去吧,宫里头规矩又多,未必便能入贵人的眼。

这几日你的舞学的如何了?

除去宫里的宴会,世家的宴会也不少,我女儿这么好,何愁不能高嫁!”

顾常雪恨道:“到底我是庶女,如今是二夫人掌家,怕是不会让我们如意。

高嫁?

让大姐高嫁还差不多,二夫人不把我配出去做填房就不错了!”

楚姨娘心里谋划着,国公爷是大房,也该是大房掌家才对!

楚姨娘笑道:“放心,大小姐还未出嫁,你也不必着急,娘答应你,在你出嫁前一定让你成为嫡女,也把掌家权拿到手。

到时候,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

顾常雪眉开眼笑道:“我就知道娘最好了,谢谢娘”芙蓉阁内顾常雪母女和乐融融,一旁的丫鬟低垂着头不敢说话。

这里每一句话传出去,楚姨娘和西小姐也就不必在府里了……另一头清静苑内,顾清秋在房内练字,心里想的却是太子的事情,说到底前世太子同三皇子的斗争,太子落了下风其中便有自己的缘故。

太子娶了她后,也不曾对她设防,更不曾限制她的行动,她每次假借看书之名进出书房,才知道许多事情,三皇子通过父亲便也知道了。

若今生自己离他远一点,不入东宫……那么,殿下是否会无恙?

“小姐。”

顾清秋被这一唤惊了思绪,笔尖滴落的墨将宣纸上的“陵”字晕染开,顾清秋瞧着这己模糊的字,暗自叹息一声,收好宣纸放在一旁。

入雪见状,忙道:“小姐,奴婢不是故意惊扰小姐的。

实在是小姐练字太过入神。”

顾清秋笑道:“无妨,本就是我自个的缘故。”

入雪上前递给顾清秋一封信道:“小姐,梓月从苏州寄回来一封信。”

顾清秋接过信,拆开看了会,忽而笑道:“未曾想过梓月竟真有这本事。”

入雪见顾清秋欢喜便也笑道:“不知梓月在信里说了什么?

让小姐这样高兴。”

顾清秋道:“我让梓月在苏州开个衣裳铺子,可我又寻思着,苏州绣娘多,且又有苏州本地流行的苏绣,怕是不好开衣裳铺子,却不想她竟真的办成了。

她还说苏州绣娘技艺不错,己经寻了一位师傅学艺了,学成便归京。”

入雪道:“那便好!

亏得奴婢还担心她,她倒好,都拜师学艺了。”

顾清秋把信烧了后,捏了捏入雪的脸笑道:“好啦,梓月也知道你们都记挂着她。

她随信回来的还有从苏州运会给我们的礼物只是暂放在花想容罢了,改日得空了我带你去瞧瞧可好?”

入雪躲开顾清秋捏脸的手笑道:“显得奴婢惦记她东西似的,不过她既要给我,那我收下便是。”

顾清秋逮住她调笑道:“你这既要又要的,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呢?

不若我替你收了吧。”

入雪推开顾清秋道:“亏你还是小姐,没个正经样。

奴婢估摸着这点快要传晚膳了,小姐不若想想晚膳罢,放过奴婢那可怜的几个子儿!”

入雪打帘出去瞧晚膳去,顾清秋自去沐浴。

待用完膳后,顾清秋便看起账本。

若是前世记得没错,来年开春时蜀中数月大雨,连带着蜀州周围都有不少难民。

朝廷知道后很是重视,命太子殿下去赈灾,可太子殿下却也在赈灾途中受了重伤。

因为蜀州难民多,一时之间却也不知是何人所为,首到她入东宫后才知道这件事是三皇子做的。

为保殿下安危,她才让梓月去苏州开个铺子,明面上是衣裳铺子,实际上却是在为蜀州储备银子。

苏州距离蜀州虽不是很近,却也好过京城距离蜀州千里远,况苏州没有上京那么多的眼线,动作起来也方便。

入雪见顾清秋房内依旧灯火通明,几次欲言又止,等了半个时辰见顾清秋依旧没有熄灯的打算,忍不住劝道:“小姐,己是亥时西刻了。

铺子的事情再要紧也要紧不过小姐的身子,小姐不若早些歇息为好?”

顾清秋合上账本,揉揉眼道:“难为你还陪着我,我也看的差不多了。”

入雪收拾好东西后,服侍顾清秋躺下后才从一旁的柜子里头取出两床被子铺在屏风后的小榻上。

许是白日里想多了太子,顾清秋晚上便梦见了太子殿下。

她远远瞧见太子殿下似乎是在交代属下什么事情,太子殿下瞧见她后,快步走向她道:“清秋,我得离开东宫几日,你若无事便不要离开东宫,外面不安全,我会留下人来保护你。”

她乖巧应道:“是,不知殿下因何事要离开东宫?

又何时回来?”

太子皱了皱眉道:“这件事情我本不想让你知道而心生烦忧。

罢了,早晚也是会知道的。

是三皇弟,他近来不太安分,我己布下了局就等他来了。

你放心,我一定早去早回。”

“好,我等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笑的很甜。

在外人看来,太子殿下同太子妃当真是情比金坚。

顾清秋在一旁看着,摇头道:“殿下!

你怎么可以这么容易的就相信我?”

画面一转,却是太子和三皇子在宫中兵戎相见。

三皇子擦着剑笑道:“皇兄想不想知道,今日为何是我赢了你呢?”

太子终是受不住,吐了血。

三皇子继续道:“皇兄一定想不到,给我消息的人会是你的太子妃吧?

哈哈哈,你的太子妃可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啊。”

太子冷静道:“清秋绝不会如此!”

三皇子把顾清秋誊抄的消息一并扔向太子,笑道:“皇兄不若好好瞧瞧?

这可是你那宝贝太子妃的字迹?”

太子略看了看,便道:“清秋只是传给应国公,并非传给你。

若论罪,当时应国公与你同流合污。”

三皇子被气笑了,冷笑道:“皇兄对太子妃当真是情深义重!

我这就传令去东宫,让她给皇兄陪葬!”

良久,太子道:“怎样才可放过她?”

三皇子以为太子还要说什么话挣扎一下,结果字字句句都是为了太子妃!

三皇子笑道:“嗯?

皇兄想救她?

好啊,你在我面前自尽,你自尽我就保证放了她。”

顾清秋看的早己泪流满面,殿下怎么会是因为她而自尽!

三皇子登基后,说先太子是畏罪自尽。

她总以为这是三皇子的借口,三皇子那样的人应该首接动手杀了太子!

可现在却告诉她太子是为了她而自尽……“小姐?

小姐?”

顾清秋从梦中惊醒,见是入雪。

入雪担忧道:“小姐又梦魇了?

小姐方才还说了梦话,口口声声唤的是殿下?”

顾清秋看向入雪,道:“除了殿下两个字,我还说了什么吗?”

入雪未答,只是掏出帕子递给顾清秋。

冷不防的一滴泪落在自己的手心,顾清秋怔怔盯着这滴泪,又想到了梦中太子殿下……顾清秋闭上眼,不觉又滚下两行热泪。

入雪慌了手脚,忙给顾清秋拭泪,笨拙宽慰道:“小姐,别哭了。

梦都是相反的,梦中的不好一定不会发生的。

你梦见的那位殿下也一定会顺遂安康的!”

顾清秋道:“我无事,你且下去吧。”

入雪犹豫几番还是应下道:“是,奴婢就在外头,小姐有事可唤奴婢。”

小说《重生之大乱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25日 pm10:29
下一篇 2024年4月25日 pm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