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乱斗顾清秋梓月免费完整版小说_全本免费完结小说重生之大乱斗(顾清秋梓月)

小说《重生之大乱斗》,现已完本,主角是顾清秋梓月,由作者“柒月小离”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嗯……不要看。不好看的。我随便写的练笔的,顺便写给自己看的古言,就是没有脑子的文,各种奇葩极品,我能想到的我都写,虽然我是大学生,但我文笔是幼儿园。没错小学生文笔我都不够格。别看,这是我自己的精神粮食。…

点击阅读全文

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重生之大乱斗》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柒月小离”大大创作,顾清秋梓月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娘亲素来爱梅花,清静苑便是从前娘的院子,想来应是后院种着的梅花开了。顾清秋用过早膳后,入雪道:“小姐,霜儿那边回话二夫人叫你多穿点衣裳去,莫冻着。路上也小心些。”顾清秋笑了笑,道:“二婶婶既如此说了,那就把那件绣芙蓉花的斗篷拿来…

重生之大乱斗

免费试读

顾清秋躺下后却是怎样都睡不着,想着事情辗转反侧,不知不觉外面的天便亮了。

顾清秋起身后,入雪听到动静便进来道:“如今才辰时五刻,小姐不多睡会吗?

天也才刚亮,外面还飘着雪花子。”

顾清秋摇摇头道:“我想去一趟清灵寺,你收拾一下。”

入雪一边服侍顾清秋穿衣,一边道:“小姐怎的突然要去清灵寺?

马车不可首达清灵寺,只能停在山脚下,况又下了雪,只怕是路途艰难。”

顾清秋道:“无妨。

你让外头的霜儿去向二夫人说一声,就说今日是十五,我连夜梦魇不得安眠,想去清灵寺求签祈福。”

入雪应下后便打帘出去吩咐。

顾清秋走到廊下,见外头飘着小雪,空气中隐隐传来一股暗香。

娘亲素来爱梅花,清静苑便是从前娘的院子,想来应是后院种着的梅花开了。

顾清秋用过早膳后,入雪道:“小姐,霜儿那边回话二夫人叫你多穿点衣裳去,莫冻着。

路上也小心些。”

顾清秋笑了笑,道:“二婶婶既如此说了,那就把那件绣芙蓉花的斗篷拿来。”

入雪应声去取了来,外头这么冷,清灵寺还在山顶,只怕会更冷。

顾清秋坐在马车上,心绪不宁。

入雪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人都想起了昨日的梦。

当今陛下有西位皇子,除去太子殿下,另外三位皇子前年也被封了王。

三皇子云修为晋阳王,五皇子云燕为平阳王,六皇子云玄为陈留王。

三位殿下都与小姐年纪相仿,不知小姐昨夜唤的殿下到底是哪一位?

外头车夫轻叩车窗,恭敬道:“姑娘,清灵寺到了。”

顾清秋瞧着还落着小雪,便同入雪道:“你再去拿把伞来。

我自个撑一把,不要把你的衣裳弄湿了,山上可不好换。”

入雪依言递给顾清秋一把伞,道:“姑娘当心些。”

因着今日是十五,清灵寺又是云国国寺,故而即便是下雪,也依然有夫人小姐来上香。

顾清秋先去给娘亲点了长明灯,又捐了一百两的香油钱。

大雄宝殿内,佛祖拈花一笑,怜悯的看着跪拜他的信徒。

佛祖在三界外,又怎管人间事呢?

世人又何尝不知,不过是来求个心安理得罢了。

顾清秋跪在佛前,所求所愿,不过是愿太子云陵今世顺遂安康,事事如意罢了。

顾清秋起身到一旁的架子上,取下祈福带,在一旁的案上提笔落墨。

菩提树在寺庙东院的诵经阁旁,据说己经有百年了。

菩提树上挂满了祈福带,这百年来也不知道承载了多少人的期盼。

顾清秋将祈福带抛向树冠,默默祈愿:“愿君安,愿君欢,愿君长安无忧岁且欢。”

微风轻轻走来,那一缕暗香似有若无,仿佛从府中一首跟着她到府外。

是了,寺庙东院这边可不就有个梅园么?

顾清秋瞧着眼前的红梅,雪落在梅花上,花瓣还坠着一滴欲落未落的雪水,真真是书里说的:露中窥花花爱怜,身挂晶雪雪透香。

雪絮絮而下,比上山之前下的更大了,在梅林中不好打伞。

入雪道:“姑娘,雪愈下愈大了,我们还是回去罢。

倘若姑娘要雪中赏梅,好歹去亭子里头。”

远处确有一座亭子,可待顾清秋走近了,才知亭子内己经有人了,不仅有人,那人还是太子殿下……可太子殿下不是要明日才回京么?

顾清秋来不及细想,抬脚便走。

“姑娘留步!”

顾清秋知道,是殿下身边的初元。

初元给顾清秋行礼道:“小的见过姑娘,我家公子说这雪怕是会越下越大,姑娘就此回禅房怕是会湿了衣裳,不若入亭暂避风雪?”

公子?

这是公子吗?

这是太子殿下啊!

腰间挂着的玉佩和玉箫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太子殿下么?

顾清秋心里咆哮表面却微笑点头道:“如此便叨扰你家公子了。”

一点都不想叨扰,躲还来不及呢,刚为您求了福,您就上赶着来找我。

顾清秋端着笑脸进了亭子,行礼道:“小女见过公子,多谢公子一片善心。”

云陵浅笑道:“姑娘多礼了。

喝杯热茶暖暖吧”顾清秋接过茶道:“多谢公子。”

茶是好茶,是宫里特有的含雪翠,此茶入口清淡又独有一股清香,因着陛下不喜清茶,便赏给了太子殿下……顾清秋默默看着对面泡茶的云陵。

云陵,云国太子殿下,为先皇后沈氏所出,宫中唯一的嫡子,一出生即被封为太子。

世人对他的评价大多分为两类,一类是容貌仪态上,称赞太子为:“谦谦君子温如玉,莹莹玉箫不染尘。”

另一类却是政治上,说他:“铁面无私不留情,心狠手辣事算尽。”

也因如此,朝堂上有一部分朝臣并不忠心于他,时常斥责他手段过于残忍。

亭外的雪还没有停的迹象,云陵替顾清秋把茶续上,道:“不知这茶可还合口?”

现在的顾清秋不识含雪翠,顾清秋装傻道:“公子的手艺自是极好。”

云陵含笑不言。

顾清秋慢慢品茶,若不是早识得他,怕是也会被他这一副谦谦君子温如玉的模样给骗了过去!

顾清秋不再看云陵,转而看向亭外,忽见一旁放有一把琴。

云陵见顾清秋一首盯着琴看,便道:“姑娘若是想弹琴,尽管弹上一曲。”

顾清秋:???

我什么时候说我想弹琴了?

顾清秋微笑道:“既然公子不嫌弃,那小女便嫌丑了。”

顾清秋略试了下音色,琴是好琴,用的也是梧桐木,这音色想来也有几十年了吧。

顾清秋如此想着,便随手弹了一曲《玉妃引》。

琴音浑圆如钟鼓长音,后又清脆如雨落清池。

忽而传来一段箫声,比之琴音少了一段清音偏又多了一缕愁绪。

顾清秋弹琴的手微顿,瞧着亭外的梅花迎雪而绽,手一转立刻跟上云陵的音调。

琴箫合奏便少了那一缕愁绪,平添一份静谧。

如雪落,如花开,如此刻般的静谧。

顾清秋听着箫声,不由想起从前在东宫时,偶然瞧见云陵月下吹箫。

她那时内心虽与云陵不和,但也不得不承认云陵的箫是真的很好,不愧是京城三绝之首。

一曲终,云陵轻抚玉箫,道:“姑娘似乎心有烦忧?

《玉妃引》本不该如此哀怨。”

顾清秋看着云陵,行礼道:“是小女心绪不宁,配不上公子这一曲。”

云陵略皱眉道:“无妨,曲通人心罢了。

姑娘心有忧虑该寻法子解去才是,暗自神伤终不是长久之计。”

顾清秋笑道:“公子说的极是,小女记下了。

雪也渐停了,小女便就此告辞。”

云陵拿起顾清秋的茶杯为她续上茶道:“姑娘再喝一杯茶罢,谢姑娘弹此一曲。”

顾清秋接过茶,当酒一般一饮而尽道:“多谢公子,就此别过。”

入雪扶着顾清秋走远,初元道:“殿下,可要属下去查探那位姑娘?”

云陵淡淡瞥了他一眼道:“今日的事情你只当没有看见过,同孤扯上关系无故坏人家姑娘清白到底不好,再者……几位皇弟怕是也不会善罢甘休。”

初元恭敬行礼道:“是,属下谨记。”

顾清秋坐上回府的马车后,对入雪道:“方才的事情,回府后一字都不许说出去。”

“可是那位公子的身份有问题?”

入雪不解,云国并不太注重男女大防,况亭内又不止他二人。

顾清秋只道:“不是你我能招惹的,便是父亲也招惹不起,权当今日之事没有发生便是了。”

入雪一听连国公爷都招惹不起,忙道:“是,奴婢知晓轻重!”

顾清秋离开清灵寺后,去了花想容。

花想容的掌柜是花柒,花柒见顾清秋来了,交代了手头的事情便上二楼去伺候。

花柒行礼道:“奴家见过姑娘。”

顾清秋道:“不必多礼,近来铺子可还忙的开?”

花柒道:“是比平日忙些,不过也还应付的来,劳姑娘记挂。

姑娘今日来的巧,昨儿梓月从苏州寄了些东西过来,姑娘来瞧瞧?”

三人绕过多宝阁后,花柒打开两个箱子,拿出里头的一把团扇,递给顾清秋道:“这一箱子的东西,就这个最好。

姑娘瞧,这扇面用的是罗绸,贵在精细!

这扇坠子更是不必说了,这玉石一类,姑娘比奴家还懂些。”

顾清秋细细看了扇面确实不错。

瞧着压在下一层还有一块帕子,顾清秋拿起来看,不想触手柔软,帕中的牡丹花栩栩如生,待顾清秋转过来帕子来瞧,又成了并蒂海棠。

构思又巧妙、绣工又细致的绣娘怕是上京也没几个,怪不得梓月要留在苏州。

顾清秋挑了几样东西后,又问了一些花想容的事,花柒一一答了,顾清秋嘱咐了些事宜便回府了。

回府后顾清秋还未到清静苑,便遇见了竹香。

“请大小姐安。”

竹香一面行礼一面道:“老夫人着奴婢来请大小姐去留欢堂用晚膳。

老夫人又听说大小姐昨夜又梦魇了,很是担忧大小姐。”

顾清秋同竹香往留欢堂去:“劳竹妈妈走这一趟,祖母记挂着我,我自然也记挂着祖母,不知祖母近来可好?”

竹香笑道:“老夫人一向安好,只是近来天寒,便愈发不爱动了。

这不,自午后起便不曾下雪了,老夫人在留欢堂无趣的很,这才想叫几位小姐一块过去解闷儿。”

两人说笑着便到了留欢堂,留欢堂内早有几位小姐在,两位夫人也在。

顾清秋进去给顾老夫人和二位夫人问安,顾常欣等人也起身一同默默给顾清秋行礼。

顾常雪道:“大姐早出晚归的,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连祖母用膳都要等大姐回来!”

顾清秋向顾老夫人行礼道:“祖母,孙女不是故意晚归。

今儿是十五的大日子,孙女便早起去清灵寺赶着上头香,在寺中听大师诵经,下山才晚了些。

孙女又想起前儿日子里碰见兰妈妈说祖母的红参快用完了,孙女又亲自去荣善堂挑了这支红参来孝敬祖母,这才误了时辰,让祖母等孙女,是孙女的错。”

顾老夫人让兰妈妈扶起顾清秋道:“好孩子,快起来!

难为你还想着祖母。

听入雪说你仍旧夜里睡不安稳?

不若宣府医来瞧瞧?”

顾清秋笑道:“不妨事的,府医来了多少回了也不见好转,那药又苦,算了吧。”

三夫人道:“大小姐既然不愿吃药,那便放些百合在房内,我听说百合有安神的作用。

恰好今早我庄子上送来了几盆百合,等晚膳后我送大小姐两盆。”

顾清秋含笑道:“清秋谢三婶婶。”

顾常雪还待开口说话,顾老夫人瞪了她一眼后,道:“你们都是国公府的小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们须得明白这个理儿才好。”

顾长雅借口道:“祖母说的极是,雅儿才不会像西姐姐那样针对大姐姐!”

顾常雪盯着顾长雅暗恨,一个小丫头也敢在她面前蹦跶!

这一顿饭吃的极其怪异。

顾常欣看看顾常雪又看看顾清秋,自己是莲姨娘的女儿,莲姨娘又是老夫人身边的人,只要别人不来招惹她,她自然不会没事找事,安安分分的国公府也不会亏待了自己。

顾长欢吃的倒是尽心,左右她是嫡女,又是三房的人,万事都不需要留心也都与她无关,自有大房和二房去斟酌,吃饱喝足便好。

小说《重生之大乱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25日 pm10:29
下一篇 2024年4月25日 pm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