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桑宁贺兰殷《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全文免费阅读_(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全章节阅读

“天蚕时髦豆”的《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我只是一个病秧子,养在深闺人未识。一遭穿书,我居然成了亡国妖妃!有没有搞错?我一个咸鱼,真不会诱惑人操纵朝堂啊!我跳楼证清白总行吧?可怎么一切都变了模样……原著要把原主削成人干的少年,贴贴求抱抱!原著要一心手撕原主的权臣,求一个名分!……姐只是跳个楼,没换个世界吧?

点击阅读全文

主角是桑宁贺兰殷的精选古代言情小说《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小说作者是“天蚕时髦豆”,书中精彩内容是:她也没遮掩的意思,就那么半遮不遮的,主打一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陛下吃醋了?”她挑眉一笑,仰视着他,狗皇帝真高啊,也是真的俊美,那睡袍下的身体依然对她具有吸引力。想睡一睡。冯润生埋她胸的时候,唇上动作轻一些,还是能让她舒服一些的。不知狗皇帝是个什么滋味?如果能看他床上发疯,似乎就能把他踩到脚下了。谁不喜欢看神的堕……

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

阅读最新章节

又一个问他要妖妃的!

贺兰殷不知为何,就是很不高兴:“你就这么想要她?冯润生的病还需要她,朕把她赏给了你,如何面对他?”

他从没想到冯润生还成了自己拒绝他的由头。

风雀仪说:“臣会竭力救治他的病。”

贺兰殷提醒:“你已经竭力两年了。”

风雀仪:“……”

两年时间的救治没有效果,不要说冯润生,连冯家都要绝望了。

不然,冯秋华怎么会容得下妖妃?

贺兰殷见他沉默,继续说:“他是朕未来的妹夫,为了朕妹妹的后半生着想,妖妃一事,且再看看。你退下吧。”

他打天下的兴致都被他影响了。

好端端的提什么妖妃?

他疲倦了,不待风雀仪说话,就往净室(相当于卫生间)去洗漱了。

风雀仪跟进来,直面新帝的眼睛,问道:“陛下不想将妖妃赏给臣,可有私心?”

一句话惹得龙颜大怒:“放肆!”

风雀仪后退一步,却又控制不住地说:“陛下这是恼羞成怒了?”

“住嘴!”

贺兰殷有恼羞成怒的成分在,但更多是被他挑衅了帝王权威:“你想说什么?你也觉得朕会对一个妖妃动心?”

风雀仪觉得他会!

那妖妃跟从前不同,无论性情还是脑子,都太吸引人了些。

“陛下万不可对妖妃动心,臣想要她,只为报断指之仇,臣可对天发誓,绝没有对她动心。”

“够了!”

贺兰殷对妖妃一事很敏感,别人越提醒他不能喜欢她,他就越反感,这种反感不是被戳中心事,而是戳到了他的高傲、他的尊严:难道他一路杀来,踏着无数尸体登上高位,还没立下他一代雄主的形象?他们跟他那么久,根本不信任他,内心深处依然觉得他是个会拜倒女人裙摆的蠢货?

如果桑宁在这里,定要说一句:真是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贺兰殷忍着怒火,强作平静:“朕知道你们都想要她,正因如此,才不会赏给你们。你们今天为了她就敢在朕面前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焉知后面会不会被她蛊惑干出其他蠢事?”

是他该提防他们的定力好吧?

一群为女色昏头的蠢货。

“陛下多虑了。”

“不管朕多虑不多虑,你现在即可退下,此事不可再提。”

“……臣告退。”

风雀仪简单行了礼,退出去了。

贺兰殷见他离开,继续洗漱,等躺到床上,又郁闷得睡不着了。那妖妃夜夜入他的梦就算了,现在还去勾引他的心腹大臣。

真是该死!

他越想越气,到底睡不着,便去了华阳殿。

殿里一片寂静。

内廷侍卫们守在门外,看到他,正要行礼,被他示意噤声。

他推开殿门走进去,里面灯光明亮,绿枝守在床边,睡眠很浅,这会醒来了,一抬头看到他,扑通跪着,小声说:“陛下——”

贺兰殷没说话,朝她摆了手,示意她出去。

绿枝不想出去,瞥一眼正睡得香甜的桑宁,更加小声:“陛下有什么事?娘娘睡了,不便接驾。”

贺兰殷心情正不爽,见她墨迹,忤逆她的意思,直接喝道:“没你的事,滚出去!”

绿枝:“……”

她到底怂,眼泪一吼,就下来了,临出去时,唤了几声“娘娘”,想把桑宁叫醒了,免得被皇帝“欺负”。

可惜,桑宁睡得很沉。

绿枝出去了,没关殿门,就坐在门槛上,像是看家的小狗盯着皇帝的一举一动。

贺兰殷来的路上,准备给妖妃一点眼色瞧瞧的,起码喝令她老实些,休养蛊惑他的大臣,但真的看到了她,睡颜安详,呼吸平稳规律,胸口缓缓起伏,带动着薄被高高低低的波动,偶尔一下呼吸重了,薄被顺着往下滚落,露出大片白皙如玉的肌肤。

她、她竟然没穿衣服,是裸睡的!

真是放荡!

他却不自觉地被她放荡的曲线吸引。

那雪里两点红梅,太艳了。

他看得浑身火烧火燎的,差点都忘记自己过来的本意了。

“桑宁!醒醒!”

他想把人叫醒了,教训一通,就回去睡觉。

桑宁也确实被叫醒了,但她不睁眼,就装睡。她睡得正好,狗皇帝扰她好眠,罪该万死。她被子里的双手捏成拳,忍住暴打他的冲动。

贺兰殷看出她呼吸有变,就说:“朕知道你醒了,不要装睡了。”

桑宁不理会,就闭着眼。

贺兰殷觉得她藐视君威,便四下扫一眼,寻了一支狼毫毛笔,走上前拨弄她。

强烈的痒意在脖颈散开。

桑宁装睡不了,直接抢了毛笔,砸向他,气道:“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搞什么?”

贺兰殷被她吼了砸了,也不生气,他有他的恶趣味,看她两眼喷火,心里高兴的很。

当然,他面上不显露这种心思,而是一脸威严地说:“你倒还有心情闷头大睡。”

“为何没有心情?你要亡国了?还是你要死了?”

她一张嘴就是不吉利的话。

贺兰殷听得不爽,警告道:“你慎言。”

桑宁翻了个白眼:“你滚蛋!”

她侧着身子,准备继续睡,一醒来,疲惫与病痛便袭来,折磨着她的身心,她只想一睡不醒了。

贺兰殷不知她的心情,见她这般作态,低喝道:“桑宁,你真是太放肆了!”

桑宁背对着他,恹恹回一句:“我还可以更放肆一些,你要看看吗?”

贺兰殷没回答,也不打算跟她多说废话,直奔了主题:“你对风雀仪做了什么?他为何跟朕要你?”

桑宁不说话,心道:这种事不该问风雀仪吗?明明是男人自制力的问题,怎么还怪她身上了?等下,风雀仪想要她?听着不像好事。那厮难应付的很。狗皇帝不会答应了吧?不,应该没有。不然,他不会过来。

思量着,她翻身过来,薄被下落,已然遮掩不住她胸前的美景。

她也没遮掩的意思,就那么半遮不遮的,主打一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陛下吃醋了?”

她挑眉一笑,仰视着他,狗皇帝真高啊,也是真的俊美,那睡袍下的身体依然对她具有吸引力。

想睡一睡。

冯润生埋她胸的时候,唇上动作轻一些,还是能让她舒服一些的。不知狗皇帝是个什么滋味?如果能看他床上发疯,似乎就能把他踩到脚下了。谁不喜欢看神的堕落呢?

“你放肆!”

贺兰殷还不知桑宁脑子里的浮想联翩,一脸被亵渎的愤怒:“朕会为你这个妖妃吃醋?你真是敢想敢说!再敢说,朕就把你这张嘴堵上!”

“怎么堵?”

她垂下眼眸,扫过狗皇帝的下腹,像是点评一般点了头:“陛下天赋异禀,似乎能堵得很严实呢。”

小说《亡国妖妃,我真不是故意当祸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1月25日 am11:17
下一篇 2023年11月25日 am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