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完整版小说因爱守护窦泽秋唐卓臣_因爱守护(窦泽秋唐卓臣)热门小说排行榜

小说推荐《因爱守护》,由网络作家“清涵ting”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窦泽秋唐卓臣,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我要定你了!”他蓦地大喊,出口的却是他完全不敢置信的话。“你说什么?”他拧眉,瞪视着他。“我要你一辈子跟着我,我说我要定你了。”他同样冷冷地瞪视他。“你以为你是谁?”……当年的意气用事,要他守护了他很多年却也因为当时的一句话,让他守护了他一辈子…

点击阅读全文

因爱守护

“清涵ting”的《因爱守护》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接着,他的目光忽然定在拥有一双澄澈蓝眸的清秀男孩身上,背脊蓦地窜过一道冷流。“你是–”他瞪着男孩,几乎失声,拥住唐叶飞的手臂忽然一松,高大的身躯逼近林尧,“你叫什么名字?”男孩沉默地注视他好一会儿,蓝眸掠过两道暗影,半融才静静回应,“林尧。”“林尧?”听到这个名字,唐焕几乎失神了,身形一晃,一向沉…

免费试读

“别怕。”

唐卓臣立刻回身,安抚惊慌失措的小男孩,“这次是会长他们来了。”

“爸爸?”

唐叶飞又惊又疑,可不到几秒,冲进后院的几个黑衣男子证实了唐卓臣的猜测。

“爸爸!”

唐叶飞欢呼一声,小小的身子翩然如蝶,扑进一个穿着黑西装、气势轩昂的中年男子怀里。

“小飞,没事吧?”

唐焕拍抚着儿子的背,锐利的鹰眸却看向被挡在几个手下身后的两个他不认识的男孩。

唐卓臣注意到他的目光,解释道:“是他们救了我们。”

“他们救了你们?”

唐焕微微诧异,右手一挥,示意手下们走开,“过来,孩子们。”

他命令着,低沉的声音自有一股威严。

两个孩子听命走近,令人惊讶的是两人似乎都不害怕这样的场面,身上衣衫虽然褴褛破旧,五官分明的脸孔却都隐隐流露出一股倔强。

他颇觉惊异,一对鹰眸更加锐利地扫过他们,细细打量两人全身上下。

接着,他的目光忽然定在拥有一双澄澈蓝眸的清秀男孩身上,背脊蓦地窜过一道冷流。

“你是–”他瞪着男孩,几乎失声,拥住唐叶飞的手臂忽然一松,高大的身躯逼近林尧,“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沉默地注视他好一会儿,蓝眸掠过两道暗影,半融才静静回应,“林尧。”

“林尧?”

听到这个名字,唐焕几乎失神了,身形一晃,一向沉着镇静的面孔竟然浮上一抹苍白,“你是莉莉斯的孩子?”

“莉莉斯·郝尔,这是我母亲的名字。”

“你真是莉莉斯的孩子?”

唐焕怔忡,紧紧握住的双拳竟然打着颤,“是我的孩子–”接下来的一切,对窦泽秋而言像是一场梦,一场朦朦胧胧的、毫不真实的梦。

他新交的朋友竟是主宰旧金山唐人街的黑帮天禾会会长流落在外的私生子,他们父子相认时,他蓦地感到自己的多余一个人默默离开后院,到了酒馆前厅。

岂料在那里迎接他的,竟会是一场噩梦。

不错,他是听到了几声枪响,却从没想过会在餐馆里见到血流满地、死伤无数的凄惨场面。

他以为那几声枪响只是恐吓性质的,没想到那些黑道人渣真的射杀了前来用餐的无辜客人。

他心脏狂跳,迅速地跨过地上几具尸体,只想找到自己的母亲。

他担心她,不晓得她是否安然无恙。

才刚这么想,左脚绊到的柔软物体便让他胸口一紧。

他缓缓低下头,拼命说服自己忽然蹿过心底的不祥感只是多疑,只是无谓的惊慌不安。

但不是的,他的担忧是真的,那可怕的不祥感是确实的,那从头顶到脚底、全身结冻僵凝的惊惧是明明白白的。

他左脚绊到的柔软物体正是他的母亲!

她–死了?

这怎么可能?

这简首荒谬!

他蓦地身子一软,跪倒沾染一身血红的母亲面前,怔怔地瞪着她那毫无生气的苍白容颜。

他颤抖地伸出手,探测她的鼻息。

没有!

她没有呼吸!

他惊恐地瞪着她,小小的脸庞肌肉严重抽搐,黑眸却仍是完全的不敢置信。

这是梦,这不可能是真的!

这是……这是梦,一定是梦,只是一场噩梦!

他不停地在心中告诉自己,他很快就会醒来了。

他闭眼,做深吸气,然后又缓缓睁开眼睛。

他闭眼、睁眼,重复这样的动作一次又一次,每一回都只令自己更加绝望。

没有改变,每一回映入他眼帘的情景都没有改变。

他的母亲闭着眼,紧紧地、紧紧地闭着,面容呆滞,再也不会笑也不会哭,更不会将他轻轻拥在怀里,呢喃着关怀爱语。

他瞪着母亲,颤抖的手轻轻抚向母亲鬓边的白发,轻轻地徐缓地抚摸着。

不错,这是一场梦,只是一场噩梦,但却是一场难以醒觉的梦。

——“你醒过来了。”

他张开微微酸涩的眼眸,眼帘映入一张柔美可爱的粉色玫瑰容颜。

是个好可爱好可爱的女孩,肌肤洁白晶莹,微微透出粉红,像一尊瓷娃娃似的。

她不像是唐叶飞那个气质娇菲难以亲近的小少爷,这个温柔的瓷娃娃看来平易可亲多了。

“你不认识我,我叫雪雅。”

“雪雅?”

连名字也如此动听。

“楚雪雅。”

女孩轻轻笑道,笑颜灿美如花,“你刚刚在花园里晕倒了。”

“我晕倒了?”

他蹙眉,在女孩澄澈目光的注视下,不觉微微害羞。

“嗯,卓臣哥哥说你这阵子几乎不吃不喝,所以身体才这么虚弱。”

“我–”他倏地打首躺在床上的身子,“我吃不下。”

“嗯。”

楚雪雅点头,认真地看着他,“听说你遇到很难过很难过的事,所以才吃不下。”

“我–”窦泽秋怔怔地望着她,不知怎的,在她纯善美丽的眼睛注视下,竟有倾诉一切的冲动。

“我妈妈死了。”

他突如其来一句,跟着心脏一阵熟悉的强烈抽痛。

“嗯,我知道。”

她点点头,眼神带着真诚,“我的爸爸妈妈也都去世了。”

她也父母双亡?

跟他一样是个孤儿?

“我现在跟奶奶住在这里,她是这里的管家。”

她解释道,边送上一碗温润的人参茶,“她要我端这个来给你。”

“这是给我喝的?”

窦泽秋难以置信地瞪着碗里浅黄色的液体,明白这东西的尊贵与价值。

通常只有有钱的客人才点得起这样的好人参茶啊。

“嗯,喝完了这个还有鸡汤,奶奶说要好好替你补补身子,不然林尧少爷会怪她。”

“林尧?”

窦泽秋一愣。

是啊,他是因为林尧的关系才能住在这里,住在天禾会会长–唐焕豪华贵气的宅邸里。

若不是林尧坚持有他陪同才肯住进唐家,唐焕凭什么收留一个和他毫无关系的小鬼?

这些天禾会成员又何必对他如此礼遇备至?

他脸色一冷,漆黑的眼眸看向眼前粉嫩的女孩。

她也是因为林尧的关系才对他如此温柔的吗?

正胡思乱想着,唐卓臣戴着一副黑色眼镜的斯文脸孔忽然出现在他面前,跟在他修长身子后的,还有那个精致漂亮的天禾会小少爷–唐叶飞。

“卓臣哥哥!”

见到他来,楚雪雅原就温柔的双眸更加蒙上一层水雾,细致的脸颊淡淡抹上玫瑰红晕。

唐卓臣看着她,嘴角勾起温煦宠溺的笑,好一会儿,聪慧的黑眸才转至窦泽秋脸上。

“你还好吗?”

“我很好。”

窦泽秋迅速回应。

不知怎的,对唐卓臣与楚雪雅之间流转的异样空气他有着极不舒服的感觉,虽然年纪尚小,他仍有足够的判断力分辨出自己刚刚为之动心的女孩与方才进门的少年间有着相知相惜的默契。

“好好保重自己,林尧很担心你。”

“是吗?”

他轻轻咬牙,“林尧人呢?”

“会长一早就带他出门去了。”

“他最近很忙吧?”

“是的。”

唐卓臣微微一笑,“他现在是天禾会少会长未来的掌门人,有许多事该看该学的。”

他顿了顿,“不过他一听说你最近还是不大肯进食,就拜托我来看看你。”

窦泽秋心一软,“请你告诉他,我很好,让他不用担心。”

“我会转告他的。”

唐卓臣一脸温和,还想说些什么一阵轻咳声忽然划过空气,他俊朗的面容迅速一转,“还好吧?

雪雅。”

他问着一旁静静地站着的女孩,眉宇轻轻蹙着,语气尽是温柔关怀。

“哦……没什么。”

楚雪雅又咳了几声,“老毛病了。”

“老是这样也不行,我不是说了要你好好调养自己吗?”

唐卓臣语气虽是责备,目光却很温和。

他性格天生是温煦的性子,尤其在面对自己钟爱的女孩时。

“你有听我的话吗?”

“有啊,卓臣哥哥,我每天都乖乖喝药呢。”

“真的?”

“真的!”

楚雪雅强调。

“嗯。”

唐卓臣凝望她数秒,嘴角忽然扬起一抹浅笑,“记不记得我上回跟你提过的天文望远镜?

“记得啊。”

“己经架好了,想不想看?”

“当然想!”

楚雪雅热切地点头,不仅眼眸一亮,甚至整张丽颜都明亮起来。

“那走吧,跟我来。”

唐卓臣伸出手,旁若无人地握住她柔嫩的手掌。

楚雪雅俏脸一红,像有些迟疑,明亮星眸怯怯地转向唐叶飞。

唐叶飞接收到她的目光,只是轻轻哼了一声,撇过头去。

楚雪雅有些尴尬,芙颊红晕更盛,但唐卓臣却仿佛对这一切微妙气氛浑然未觉,径自拉着她的手往门外走。

她只得跟着,不一会儿,两人的身影便轻快地消失于房门口,消失于窦泽秋的视界。

他静静地、沉默地瞪着他们离去的方向,首到一个清脆声音打断他迷蒙的思绪。

“你喜欢楚雪雅?”

他蓦地转头,瞪向那个他没想到居然还站在房里的小男孩。

“你怎么还在这里?”

他冷冷地、不具善意地问道。

“你是不是喜欢她?”

唐叶飞完全不理会他的冷淡,执拗地追问。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她?!”

他尖锐地问,微微拉高声音的分贝。

“关你什么事?”

窦泽秋撇了一他眼,清楚地听出他言语中的挫败与嫉妒,“或许是因为她比你可爱多了。”

他淡淡嘲讽,果然见到那个惯于颐指气使的傲娇小少爷迅速拧紧两道秀眉。

“她哪里比我可爱?”

唐叶飞冷哼一声,“她长得比我丑多了。”

“她是长得没你漂亮,可是她还是比你好看多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宁愿看她也不要看你。”

窦泽秋冷冷地说。

“你!”

唐叶飞气极,“你不过是一个厚脸皮赖在我家的小流氓,凭什么这样对我说话?”

“我高兴怎么说就怎么说。”

“我是唐叶飞!”

他高叫道,仿佛这三个字代表某种神谕。

“那又怎样?”

“我……我要跟爸爸说-。”

“告状吗?”

窦泽秋才不怕,这个被宠坏的天禾会小少爷,从第一天他进唐家就以不屑的目光瞧他,他早想找机会好好教训他了。

“我……我要跟他说…说什么?”

“我要定你了!”

唐叶飞蓦地大喊,出口的却是窦泽秋完全不敢置信的话。

“你说什么?”

窦泽秋拧眉,瞪视着他。

“我要你一辈子跟着我,我说我要定你了。”

”唐叶飞同样冷冷地瞪视他。

“你说什么?

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唐叶飞,天禾会的少爷。”

他冷静地宣称,属于稚嫩男孩的脸庞却流露着成熟男人的高傲与坚定。

他看他如此神情,窦泽秋蓦地明白,这位小少爷是认真的。

而且唐叶飞有绝对的自信,他必会听从于他。

小说《因爱守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25日 pm11:01
下一篇 2024年4月25日 pm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