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桁江怡《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白桁江怡》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白桁江怡(白桁江怡)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白桁江怡》是作者“花花大人呀”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白桁江怡,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她做梦也没想过,自己失意后竟然把那个男人给睡了,好巧不巧,他还是自己联姻对象的亲叔叔。她担心被家人发现,索性东躲西藏,一边躲着那个疯男人,一边想着该如何取消婚约。可是,这隆起的肚子是怎么回事?他姗姗来迟:“左不过是联姻,和谁都一样,嫁给我,你们家得到的只会更多。”父母沉思,虽然说出去不好听,但事实就是如此。不久后,一场盛大婚礼在城中举行,所有人都期待她和联姻对象的佳话,却不想新郎却换成了心狠手辣的他……众人:“疯了!大佬怎么可能娶她!”那一晚,城中无数贵女的梦破碎了……

点击阅读全文

现代言情小说《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白桁江怡》,是作者“花花大人呀”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白桁江怡,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抬头,所以才会这样。白桁不解地看着江怡,见她大口吃着肉,他嘴角上扬,摸了摸她的头:“这才乖。”“这个好好吃。”江怡吃的小嘴沾满了油。白桁眯着眼睛,上次去游泳馆之前,吃饭,江怡好像也是下意识的去夹青菜,后来才慢慢吃肉的。江家,不让她好好吃饭?白桁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若不是亲眼所见,他都不敢相信,江家穷的连饭都吃不上了吗?……

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白桁江怡

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白桁江怡 阅读最新章节

江怡靠在椅子上,纤细的手指穿过白桁黑色的短发,清澈的眸子敷上了一层雾气,细微的声音,勾的人心神都跟着颤。

白桁恨不得直接将江怡“吃”了,他气息不稳,热气喷洒在江怡的身上,声音暗哑:“宝贝,别紧张。”

江怡声音很小,弱弱的,带着一丝求饶的意味:“白四叔叔,停下来,我怕…”

白桁轻轻扫过。

看见已经红仿佛要出血了,只好起身,他靠在桌子上旁,双腿交叠,手撑着桌面,眼底的欲望正浓,丝毫没有减少的意思。

江怡快速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低着头,有些害羞也有些紧张:“老男人什么的,最不要脸的,整天想着睡| 我,睡| 我,其实根本就不是喜欢我。”

白桁眉梢微微上挑,这误会可大了,他如果真的只想睡| 她,那还不容易?

“爱你是真的,想也是真的,毕竟你喂过,现在又饿着我,难免会冲动。”白桁说完伸出手,挑着江怡的下巴:“一点都不想?”他的诱惑力就这么差?

江怡脸红的都快滴血了,这话她怎么答,他不要脸就算了,她脸皮珍贵着呢。

“宝贝刚刚的声音听得我骨头都酥了。”白桁凑到江怡身边,轻声道。

江怡剜了白桁一眼:“你一直吃我的熊,我还不能…”说到这里,她捂住了嘴。

长睫抖了抖,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好啊。

呜呜…

白桁吮住了江怡的耳垂:“别勾我了,三魂七魄没剩下多少了。”

江怡捏着自己的衣服,谁勾谁啊,他难道不知道,他长成这样,很危险吗?

这时,包厢的门响了,服务人员要开始上菜了,白桁直接坐在了江怡的身边,双腿交叠,喝了口凉茶。

以前他根本不在乎这事,欲望是个人都有,但他自己足可以解决。

自从遇到了江怡,他失去了“自己动手”的能力,怎么都不行。

睡着后,不梦到还好,梦到,这一晚上都别想好过了…

与其说是被欲望支配,还不如说是被江怡支配了。

江怡吃饭的时候很乖巧,而且白桁发现,她会下意识的避开肉类,吃的都是盘子里的配菜,估计连她自己都没发现。

白桁拿起筷子,给江怡夹了一块肉放在碗里,都瘦成这样了,江家到底是怎么养孩子的!

江怡忙要拒绝,抬起头看到白桁,突然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又不是在家里吃饭,奶奶和父亲都不在,她怕什么啊。

一定是脑子里一直想白桁的事情,加上,心跳加快,害羞不敢抬头,所以才会这样。

白桁不解地看着江怡,见她大口吃着肉,他嘴角上扬,摸了摸她的头:“这才乖。”

“这个好好吃。”江怡吃的小嘴沾满了油。

白桁眯着眼睛,上次去游泳馆之前,吃饭,江怡好像也是下意识的去夹青菜,后来才慢慢吃肉的。

江家,不让她好好吃饭?

白桁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若不是亲眼所见,他都不敢相信,江家穷的连饭都吃不上了吗?

江怡见白桁脸色难看,那双狭长的眸子带着寒意,她看着有些害怕,她是不是吃的太多了,忘了形了。

白桁见江怡悄悄把红烧肉送了回去,他心跟让人打了一拳似的,怪不得她这么瘦,怪不得她下水会头晕。

他只当她皮肤白皙,从来没想过,她可能会营养不良到这种地步。

白桁从来没这么心疼过,他拿起筷子,夹着菜喂到江怡的嘴边:“你在学校,也这么吃东西吗?”

家里吃的不好,学校呢?

江怡不解地看着白桁,腮帮子鼓鼓的,跟囤了食物的仓鼠似的,等东西咽下去后她开口道:“我父亲没给我教食堂的钱,所以我都是早上带着…”

“咔嚓–”

木头所制的筷子折断了,白桁气的胸口起伏,这他妈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妈妈做的饭很好吃,我,我,吃不惯食堂的饭菜。”江怡的手指颤抖着,她说谎会心虚,然后手指会动,很明显的那种。

白桁靠在椅子上。

其实,现在江学磊对江怡还算好的,毕竟她要联姻了,小的时候,她发高烧,如果不是秦玉华闹得太厉害了,估计江学磊都不会送她去医院。

上小学的时候,她可胖乎了,可是后来,说她太胖了,不给她吃零食了,饭自然也是定量了。

秦玉华心疼女儿,会在晚上给江怡送吃的,但是每次都是要等夜深人静了,才行。

她舍不得秦玉华半夜起来折腾,她干脆说自己不想吃,抗拒两次,秦玉华也就不做了。

江学磊恨透了秦玉华,生产的时候,他甚至祈祷秦玉华难产,最好孩子也别留下来。

上初中后,奶奶对她也不好了,因为秦玉华不肯生二胎,她就成了赔钱货…

江怡小的时候还经常跟舅舅,姥姥抱怨,不能吃好吃的,不能吃肉,结果被长辈训斥,说她这么小,不学好,学人撒谎,是坏孩子。

江家怎么说也是国内百强的企业,她又是江家唯一的大小姐,穿的,用的,报的课,都是国内顶尖的,谁会信她吃不好饭。

上高中的时候,不能出去,司机车接车送,偶尔来晚了,她可以去学校旁的小餐馆搓一顿,但速度要快。

白桁低下头,在江怡的嘴角亲了亲:“宝贝,跟我回家好吗,让我好好养着。”

“哈哈哈,你真的信,我在江家吃不饱饭啊,怎么可能呢,家大业大的,还能虐待我啊,我胡说的,是不是可怜的不得了,骗你的。”江怡笑盈盈地看着白桁。

这么离谱的事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只凭她片面之言,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她不想成为白桁眼里的“坏孩子”也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在卖惨,装可怜,博取同情。

白桁温柔的吻再次落了下来:“我已经够心疼了,别再补刀了。”说着他的大手落在江怡的后脑勺上。

江怡闭上了眼睛,吻住了白桁的唇,泪水从眼角划过。

秦玉华也许说的没错,江怡是个没有得到过宠爱的孩子,但凡有个人对她好,她都会陷进去,无法自拔。

她心里明白,白桁比她大了十岁,而且身份还是国内不允许出现的黑手党,他们处处不合,就好比,不同型号的齿轮,永远合不到一起去。

江怡不敢太依赖白桁,若他抽身离开,她怎么办…

只有靠自己,才不会倒。

“时间不早了,我真的回去了,不然我妈会担心的。”江怡说着拽了拽白桁的衣服:“你乖。”

白桁点了点头,正好他也有事要办。

“先把手机给我。”白桁说着伸出手,他这会估计还在黑名单里待着。

江怡拿出手机递给白桁,不明白他要干什么。

白桁把自己的号拉出来,又加了两个以备不时之需,他抬起手摸了摸江怡的头:“下次,再敢拉黑我…”

“拉黑怎么了,你打我?”江怡看着白桁,这话好奇怪说的。

一个人是怎么做到,既害羞又大胆,既怂又勇的。

白桁点了点头:“打,用棒子打。”

江怡“哼”了一声,结果余光看到了白桁,她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呸–”

白桁想笑,这丫头太有意思了,自我矛盾。

不过也心疼她,大概是因为在江家,压制了自己的天性,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江怡吃饱喝足了,她没忘记白桁诓她的事情,但是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她明显是处于弱势的。

聪明人才不会顶风干呢。

江怡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你看,像不像怀了崽崽了。”说完她就后悔了。

白桁看着江怡的肚子:“早晚会塞进去一个。”

“走开。”江怡掐了白桁胳膊一下。

白桁挑眉,这话不是她先说的吗,他接的不对吗?

江怡拿着自己的包,然后看了一眼礼盒,快速抱在了怀里,然后看着白桁:“不是我财迷,我早晚会还给你的。”

“把你还给我?”白桁手搭在江怡的肩膀上,声音带着笑意和调戏的味道。

江怡没吭声,随时随地,不要脸,习惯就好了。

最后,在江怡的一再要求下,白桁只好让司机送她回去,他总觉得,小丫头看他的眼神不对,但又说不上来。

此时,江家已经乱了套了,秦玉华回了楼上,江沐儿抱着江学磊嚎啕大哭。

“我不要,我不要嫁去白家,我死都不要。”江沐儿紧紧抱着江学磊的腰,哭的喘不过气来。

江学磊耐心哄着:“那你告诉爸爸,为什么不嫁,之前不是聊得好好的吗?”

江沐儿不敢说,自己去跟混混去了酒吧,还把白林亦打了:“我就是不嫁,我不喜欢白林亦,呜呜。”

出去的时候,白林亦对她千依百顺的,要什么给买什么,临要走的时候,来了一句:“只要你嫁进白家,我就先打断你的胳膊和腿,然后把你关在笼子里养着。”

江沐儿吓坏了,她本来还兴高采烈的,听到白林亦这么说,才明白过来,原来他是记仇的。

如果嫁过去,就算不打断她的胳膊腿,她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这事已经跟白家定下来了,不能反悔了,你听话。”江学磊说着拿出手机:“爸爸给你转钱,你去买包,买首饰好不好?”

“让傀儡娃娃嫁过去,不行就给她下药,让她跟了白林亦,反正我不嫁,我死都不嫁。”江沐儿说完擦了擦眼泪:“爸,我嫁给白林亦不会幸福的。”

江学磊看着江沐儿眼睛都哭肿了,然后叹了口气:“这事,等以后再说。”

江怡站在门口全听见了,真可笑,她指的自己…

“爸爸最好了。”江沐儿说着在江学磊的脸上蹭了蹭,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江荣娟从始至终都没接话,因为她也不想让江沐儿嫁给白家,以她的性格,是不会听话的。

江怡拿着包包和礼盒进了大厅,她表情淡淡的看了江学磊和江荣娟一眼:“奶奶,爸爸。”

“白家送你什么见面礼了?”江荣娟忍不住好奇道。

江怡就知道他们会问,所以才拿着礼盒,到时候,她一定是要还回去的,毕竟这礼物太重了,之后的事情还不好说,怎么能收?

“白四叔叔说,给我买了套房子。”说着她打开礼盒,不解道:“这房子在哪啊?”

江学磊合计,最多也就是郊区的一套房,她这么小,怎么可能送什么好的给她。

结果…

江荣娟也愣住了,他们现在住的房子也没这套好啊,他们江家虽然有钱,想买,也买得起,但是,买不到,这才是最难的。

这小区里面住的都是国内顶级的明星和有钱人,江学磊早就想在那买房了,可是就是买不到。

江沐儿看了一眼,拿起来看了看:“一套房子就乐成这样,姐姐也太没见过世面了。”他们家房子多了,她现在住的就是别墅,一套小区房,有什么好的。

江怡将礼盒收好:“是啊,没见过世面。”说着她轻笑一声。

“你妹妹说,白家小少爷没看上她,一会你跟白家联系一下,他们白家本来就喜欢你。”江学磊沉着脸道。

江怡心已经不疼了,早就应该麻木了:“好啊,一会就联系。”她不仅仅要联系,她还有大事要干呢。

“姐姐,你有没有白叔叔的联系方式啊?”江沐儿脸色有些红。

江学磊没有阻拦,白桁能喜欢江怡,自然也能喜欢江沐儿,毕竟都是晚辈。

江怡没有丝毫犹豫就把白桁的手机号告诉江沐儿了:“你现在打一个试试,看看对不对,我记得也不是很清楚。”

白桁坐在车上,修长的指尖捏着雪茄,他憋了一上午没抽烟,小丫头如果不回去,他都要开口跟她商量了。

手机响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陌生号码,他皱眉接了扔在了一边。

“白叔叔,你好啊,我是江沐儿。”江沐儿开心的不得了。

白桁皱了皱眉:“怎么什么东西都能给我打电话了…”说着他挂断了电话。

江怡:“…”

这老男人,原来是这样的吗?声音也太冷了。

这不能怪她吧…

“如果没事,我就上楼了。”江怡还急着回去干大事呢,没工夫跟他们闲扯。

❤宝子们,一定要追更啊,不要学仓鼠囤东西啊,不新鲜啊,拉肚肚❤

❤谢谢宝子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被夸就超级高兴的,非常,非常,非常高兴,谢谢❤

❤o(╥﹏╥)o继续没羞臊的要花花和免费的礼物❤

小说《惊!禁欲大叔他铁树开花了白桁江怡》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1月27日 pm2:13
下一篇 2023年11月27日 pm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