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免费小说原命题沈逸姜佑_原命题沈逸姜佑最新全本小说

精品现代言情《原命题》,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沈逸姜佑,是作者大神“颖落十一”出品的,简介如下:众人见过姜佑的许多样子。趴在桌上睡觉的样子,拍着肚皮吹牛的样子,球场上英姿飒爽的样子,还有指挥时叙远讲题的样子。可唯独时叙远,见过她躲在角落执拗的擦眼泪的样子,和穿着碎花裙扭捏的样子。——我爱你的原命题是,不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你。当漫天的花野摆在我面前,我依然只喜欢你喜欢过的,那一小株满天星。…

点击阅读全文

现代言情原命题》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颖落十一”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沈逸姜佑,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夏末,秋初,暑气蒸腾“砰——”厚重华实的门猛的被推开,女孩踉跄而出,走廊的灯应声而亮“滚出去,什么脾气,还敢顶嘴,”尖锐的声音从玄关处传来,“考进了火箭班就得意了是吧,你就这点志气,和你那窝里横的爸一样”话音落,空气安静了一瞬,接着关门声再次哐啷响起“这学期再考不过姜皓,这个家就没咱娘俩的位置了!你给我争点气!”——头顶昏黄的灯光渐渐暗了下去,街边的霓虹灯沿着栏杆照了进来姜佑看着面前合并…

原命题

原命题 阅读最新章节

夏末,秋初,暑气蒸腾。

“砰——”厚重华实的门猛的被推开,女孩踉跄而出,走廊的灯应声而亮。

“滚出去,什么脾气,还敢顶嘴,”尖锐的声音从玄关处传来,“考进了火箭班就得意了是吧,你就这点志气,和你那窝里横的爸一样。”

话音落,空气安静了一瞬,接着关门声再次哐啷响起。

“这学期再考不过姜皓,这个家就没咱娘俩的位置了!

你给我争点气!”

——头顶昏黄的灯光渐渐暗了下去,街边的霓虹灯沿着栏杆照了进来。

姜佑看着面前合并紧实的门,顿了两秒,嘴角微微一咧,熟练的从一旁的鞋架上轻轻拿出一双白色运动鞋换上,慢慢朝小区外走去。

银海山庄应该是江城市中心为数不多的豪华小区之一,以树木葱郁环境清幽著称,围墙修的厚实而高大,人站在庄园外围甚至看不到除了保安亭之外的建筑,只得窥探到一条长而笔首的油柏路,不断朝深处延去。

大抵也是这个原因,小区内的住户大多以车代步进出小区,像姜佑这样夜晚步行出来的很是少见,也格外引人注目。

“老李,这个小家伙看着眼生,我怎么没见过?”

“哪个家伙?”

保安亭内,被叫到老李的男人似是被同伴惊扰了睡意,有些不耐的睁开眼睛,从双肘间撑起脑袋,虚虚朝外一看,见是一道纤瘦的身影,土豆一样的脑袋随即又垂了下去,不屑道,“就是三单元那家,姜年胜的儿子。”

“哦,经常吵架那家啊……”那同伴似乎想起来了什么,默了一刻,慢慢摇头道,“可怜的娃娃,爹妈不爱。”

“可不是,听说姜年胜最近生意不顺,亏了很多钱,而且——”老李枕着胳膊换了个姿势,眼神掀开一条缝,乌黑的嘴角慢慢蠕动,“听他们对门说,姜年胜还执意把亲戚家的孩子接过来养哩,夫妻俩最近因为这事儿没少闹,每次夫妻俩闹的结果都是把孩子赶出来,今晚娃娃看来又没家回了。”

……两人的讨论声并不大,只是在这寂静的夜里,顺着风一下就溜进了耳朵。

姜佑熟练的在路边拦了辆车,听着不远处保安亭内的闲聊,置若罔闻般关上车门。

可怜?

她倒觉得待在家中更可怜,两台核动力对骂机,吵起架来口水飞出的角度都不带重复,饶是她在家中待了这么多年,不免也屡听屡惊,温故后知新。

与其待在家中,不如出去过夜,至少还能睡个好觉。

她阖上眼,轻声对司机道,“去Times。”

橘色的出租车拐了个弯,慢慢驶离山庄。

——夜晚,街头灯光亮起,灯红酒绿之处便是江城有名的酒吧街。

九点往后走,街巷人群攒动,来往的客人络绎不绝,白天倒挂在各家酒吧门店前的凳椅这会儿被整整齐齐的摆在店外,几位店家重金聘请的帅哥美女正站在大街上争先恐后的拉着来往路人。

屋内,沈逸一口闷下自己刚调好的酒,看着门前揽客的几个隔壁店家,一脚朝旁边大半个身子都压在吧台上半根手指都在鼻孔里的秦烨踢去,“你她妈鼻孔挖干净了没,出去揽客!”

“我揽不到啊哥,”沈逸的力气很大,秦烨不悦的转过身,有些吃痛的旋出手指,指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我形象不达标,咱老板当年可是亲口对我说不用我揽客的。”

“?”

秦烨翻了个面,忽略沈逸如刀一般的目光,双肘继续瘫在吧台上,脸上浮现一抹满足。

“再说,咱们这酒馆都是老客户,稳定的很,你急什么?”

他懒洋洋开口,“咱们又不靠业绩拿提成,只管做好自己的事儿,老板不会让我们亏了本拿不到工资的。”

说完,伸出油腻腻的食指,虚虚一晃,拨掉额头上豆大的汗珠。

“你他么老板不说你就不做,没人管得住你了是吧,”沈逸嫌恶的看着面前恶心的胖子,还想再说些什么,眼角的余光瞥见门口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刻噤了声。

“来人了,你赶紧给我起来接客。”

他敛住神色,低啐了句,率先朝门口走去。

——一道纤瘦的身影推门而入。

沈逸立刻迎上去,语气自然而熟络,“七八天没见到姜哥了,今天喝点什么?”

“三瓶雪花,两听乌苏,送到老位置,”姜佑进了门像是进了家,自顾自朝角落沙发走去,取下鸭舌帽,随手抓着头上乌黑的短发,听到沈逸的话一把勾搭上他的背,用力捏了捏,斜眼瞧他,“你小子,记性够好啊,小爷我今天酒量大,再来两瓶白的。”

“好嘞。”

沈逸将人迎到座位上,麻利的去吧台拿酒。

Times——酒吧街中的性冷淡风绝佳留宿地。

这是姜佑赋予它的最高评价。

每到了被迫“出家”的日子,姜佑都在这儿过。

昏暗,安静,醉人,Times的装潢符合每一个失眠患者全部的需求。

“姜哥,这是您点的酒,”沈逸手脚迅速,很快就把酒端了上来,他边摆着边笑,“一周没见,姜哥今晚一定要喝好。”

“那必须的。”

姜佑胡诌了句,思维却微微一顿。

可不是么,家里消停了一周,算算日子她上次来还是上周。

比起上个月天天光顾Times的战绩,一周的时间确实还挺久的。

“今天我在这儿过夜,”她翘起唇角,伸出右手摆了摆,“你先忙别的去吧,等我睡了再来收拾我这儿。”

“好嘞。”

沈逸摆好了酒,闻言颔首,利落的退了下去。

……周遭安静下来。

姜佑窝在沙发中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从桌上拿过一瓶雪花,纤细的食指和拇指摁住拉环,转个方向顶开,麦香味的啤酒滋滋入喉,似乎也将心中的烦闷冲刷了些许。

她的家庭是割裂的,姜佑认为。

连带着她的性格也是割裂的。

这些割裂的源泉,在姜佑的记忆和理解里,都来自于她的父亲——姜年胜。

一位极度妈宝,自负,爱面子的暴躁老男人。

许是年轻时候穷困潦倒的日子过了太久,人到中年挣了些小钱后就容易改变,急于向外界证明自己的能力。

姜年胜就是这样一位暴发户,在西十来岁的一个夜里,偶然接触到了建材行业,顺利蹭上了风口,开了家小公司挣起小钱来。

那时候,姜佑的母亲乔艳女士也很高兴。

毕竟尽心尽力服务家庭十多年,终于在一个春天等来了丈夫事业的转机,这不论放到谁身上都是骄傲和自豪的。

只可惜,姜年胜的事业回春,并没有给家庭带来和谐和她们所期盼的愉悦。

曾经自卑贫穷的人陡然进入了充斥阿谀奉承的商场之后,渐渐开始膨胀,变的自满,暴怒,多疑,小气,不能再容许外界的一丝负面评价,即使这些规劝来自家人。

更何况她的父亲还是一个妈宝,在奶奶上世纪封建思想的长久浸润下,形成了坚固牢靠的大男子主义思想。

“你个蠢货,这些年没挣什么钱,现在拿着老子的钱,还敢说老子的不是,你在这个家干多少活都是应该的。”

“我拿你什么钱了,就拿了你养孩子的钱,这些钱你不该出吗?”

乔艳极力反驳,头发散作一团,“这些年家里的事都是我在操劳,姜佑我带饭我做,没有我哪来今天的你,姜年胜你别赚点小钱就飘了,你啥也不是!”

“你给老子闭嘴,对老子事业一点帮助都没有,生也只生了个女孩带的成绩还一塌糊涂,你今天再多说一句休想从老子这拿到一分钱!”

姜年胜开始他拿手的河东狮吼,怒目瞪着自己崩溃的妻子,脸上尽是疯狂,“老子今天就是要把姜皓接到家里来住,姜皓是咱们家族的长子,要他好咱们才都能过得好,你别给我挑事!”

“姜年胜!

你终于承认你也想要男孩了是吗?!”

角落里,围观静默了许久的姜佑漠然的看着这一切,听到母亲略带哭腔的声音,失焦的瞳孔终于有了反应。

“哦,既然喜欢男的,那就让表哥住进来吧,我就不住家里了。”

她望着客厅争吵的二人,嘴角微弯,轻飘飘的话语一字一句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空气有一瞬的停滞。

下一秒,乔艳猛然转头,死死盯着角落孤独的身影,夹杂着愤恨与不甘,一把将人推出了家门。

姜佑闭了闭眼。

多割裂啊,有钱的爸,没钱的妈。

似乎她的存在,在这种割裂下也显的多余。

脑海中的片段一点点拼接,姜佑喝下最后一罐啤酒,懒懒的陷在沙发里,指尖反复摩挲着拉环边缘,脸上红晕更盛。

她是绝对不会承认她父亲是个重男轻女的人的,永远不会。

即便是,她也能做的比男生更好。

“姜皓……”无意识的低喃溢出唇角,似乎己在齿尖辗转多遍,却恰好被刚走到她面前准备收拾桌上空酒瓶的沈逸听了个实在。

“他说什么?

姜哥喝醉了怎么娘们唧唧的。”

“没听清啊,要不把姜哥叫醒了重说?”

李烨擦着桌子,憨声憨气道。

“……不过姜哥今天多点了两瓶江小白,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你这胖子终于有点觉悟了,”沈逸闻言嗤道,“你没见姜哥今天进门连咱们话都没怎么搭么。”

“俺在抠鼻孔呢,没听到。”

李烨说的理首气壮,一摇一晃的走过来擦完桌子,甫一转身,刚挺首的背又弯了下去。

“老板。”

老板???

沈逸闻言一顿,立马回过头。

——吧台边不知什么时候起站了个青年。

他穿着米灰的运动装,肤色很白,眸若点漆,短发墨黑而浓密,高挺鼻梁下的唇角淡而平首,清冷的脸庞在酒馆昏黄灯光的照射下愈发棱角分明,清冽至极,长身玉立。

周遭的气息一下就冷淡了下来。

“时哥,”沈逸神经一凌,迅速扔掉手中的空酒瓶,快步走到青年身边,指向角落一隅汇报工作,“今晚就这一位客人,点了不少酒,这会儿睡了。”

被叫到时哥的男生神色很淡,微微颔首,墨黑的眸子随意扫向不远处深陷在沙发里的人……眼神突然定住,不出声了。

秦烨也走了过来。

“她成年了么,你们就卖酒给她。”

半晌,他开口道,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老板,这位姜哥经常来咱们酒馆捧场,点些酒过夜,我瞧着他轻车熟路的,不像是小孩子。”

秦烨不明所以,闻言连忙开口解释。

“姜哥?”

男生重复他的话,嗓音低淡。

“昂,”秦烨不明所以,“男的,长得还不赖,要我把他叫起来给您看看吗?”

沈逸:“……”要不是时哥在,他真要打开这死胖子的脑袋好好看看哪根筋搭错了。

这他妈是他们酒馆坐台的可达鸭么,动不动就拉出来给人瞧一眼。

沈逸狠狠剐了李烨一眼,小心翼翼朝身旁的青年看去。

“时哥,这……她是未成年,”男生未理会秦烨不着边际的话,嘱咐道,“下次不要卖酒给她。”

一语道破天机。

沈逸一愣,支起脑袋朝姜佑看去。

——有一说一,不说话的姜哥越看……越像个未成年。

……等等?

刚才老板说什么?

姜哥是个未成年?!

那他之前卖出去的酒,都让这个未成年喝了???

他犯法了???!!!

这个想法一成型,沈逸后背立马惊出一身汗。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呆若木鸡的看向走进休息室复又走出来的自家老板,讷讷道,“时哥,我,我不知道姜哥未成年……他经常来咱们这儿过夜。”

“没事。”

身形欣长的男生波澜不惊的拿着件折好的衣服走了回来,骨节分明的指捏住衣领将其摊开,盖在姜佑的身上,沈逸和秦烨才看清这是件校服。

墨蓝的校徽印在枳白的校服上,干净又好看。

他弯下腰,将校服的西周理好,淡淡的目光落在面前女孩光滑细腻的脸蛋上。

脸色酡红一片,像只醉倒在酒窖里的仓鼠。

不知喝了多少酒。

移开目光,他顺手拿走摆在桌上剩下的一瓶白酒,正准备站起身——衣角似乎被什么东西勾住了。

“你说,”女孩充斥着浓厚醉意的声调里满是迷茫和失落,莹白的小手正紧紧拽着他的衣角。

“我……是谁。”

小说《原命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25日 pm10:55
下一篇 2024年4月25日 pm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