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笔记在西藏班公湖畔李娟丹丹免费阅读无弹窗_小说完结半生笔记在西藏班公湖畔(李娟丹丹)

《半生笔记在西藏班公湖畔》内容精彩,“菩提树下的小妖精”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李娟丹丹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半生笔记在西藏班公湖畔》内容概括:独自渡过了离异后那个黑暗且无助还被最亲的亲人嘲讽讥笑的夜晚,次日飞到了几千公里外的西藏天上阿里平均海拔4300米,心脏受着大气挤压,随时都有晕倒的可能,强忍着,去日土县的班公湖畔……写纪实,就是需要把尘封已久的刀刃重新磨好捅向自己!没有华丽的词汇,只有像证据一样的叙述文字摆在面前。字字扎心,我不歌颂苦难,闭上眼回忆……小时候的贫穷让我们自卑、上学时的成绩不好让我们被老师另眼相待、校园霸凌让我们惶惶不可终日、到了社会上吃亏、上当、被欺压、被压榨……社会上很复杂,独善其身都成了一种奢望。农村更别想离开复杂的人际关系人情往来了,一天不出门,村里人都会唾沫星子淹死人……现在房贷的压力喘不过气,精神卫生中心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还是发现了很重要的一点,从未在这个世界上看到会有像我这样愚蠢且愚昧无知的人。…

点击阅读全文

半生笔记在西藏班公湖畔

半生笔记在西藏班公湖畔》是作者 “菩提树下的小妖精”的倾心著作,李娟丹丹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这个老师就是我对所有老师白月光的滤镜,她叫:文娟,我们隔壁村一个家境比较殷实的农户家里供出来的大学生。文老师说话很温柔,不急不躁。上她的课我们所有同学都是一个感觉:如沐春风。那种感觉,就像在西北风凛冽的寒冬你没有带帽子和围脖,冷风钻进你的衣领,吹的耳朵边缘和耳道里面都会痛,突然就出了太阳,风停了,那…

精彩章节试读

4、1998年我上学了小学一年级开始,每年的秋天入学季是最痛苦的时候。

那时候交了公粮,没有钱交学费,父亲碍于面子总是不说话,母亲会让我们先去学校上学,让我们告诉老师等今年的秋季玉米卖了交学费。

每年的理由都一样,念到十多天就会被老师点名起来回去要学费,刚开始是十几个同学还一起有说有笑的往回家路上走,后来同学就慢慢越来越少,最后就剩我和我家隔壁的发小马玉,我们两个低着头往回家的路上走。

在后来,老师在课堂上突然大喊我名字:孙丹丹你屋要是念不起书给你爸说一下你就不念书了。

那一刻脸很烫,眼泪在眼睛里打滚,这么些年我一首对教师这个行业有一点的偏见,就是因为小时候我所经历的切身体会。

后来有一个老师的出现让我改变了对所有暴力殴打过学生的老师都有所改观。

这个老师就是我对所有老师白月光的滤镜,她叫:文娟,我们隔壁村一个家境比较殷实的农户家里供出来的大学生。

文老师说话很温柔,不急不躁。

上她的课我们所有同学都是一个感觉:如沐春风。

那种感觉,就像在西北风凛冽的寒冬你没有带帽子和围脖,冷风钻进你的衣领,吹的耳朵边缘和耳道里面都会痛,突然就出了太阳,风停了,那种春天暖洋洋的感觉,还带有苹果花开的那种温和香甜的花香味。

我家因为家庭条件不好经常在学校被欺负被孤立,我的两个发小很给力,隔壁的马玉和隔壁的隔壁李娟,李娟家庭很殷实,啥都有,并且情商极高,她从不会在人群中让我尴尬。

小时候很多时候都是她给我解围。

李娟学习成绩是真的好啊,小学年年三好学生,羡慕啊。

后来她跟大学同学我们邻村的富户结婚了,住在对于我来说觉得大的城市:咸阳。

房价是真的高啊。

李娟生了两个女儿,大女儿兮兮我喜欢,皮肤白白的很听话,她家二女儿我也喜欢,嘴巴甜会说话。

主要我生了个儿子,所以谁家有女儿我都觉得好看。

马玉后来我是听别人说起来的,大学是铁路学校毕业分配去了青海嘉峪关,后来在西宁买房了,老公也是青海人。

她弟弟也被她介绍到铁路上去了,就感觉她才是我们三个里面最清醒并且厉害的人。

步步为营啊,这真的是服气的。

靠一己之力让娘家弟弟跨越阶层了,铁饭碗啊。

村里人说的,我也就一听。

小学一年级,第一次进教室,蹲在砖块铺成的教室里,李娟坐在第一排,一共有西排。

父亲在教室外面跟老师低声下气的说先让娃念书,学费到秋季玉米卖了后就交。

李娟喊我坐她旁边,隔壁村的刘分跟李娟坐着,她不情愿的挪了挪屁股。

李娟在我眼睛里是有滤镜的,她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喊了句:毛蛋儿(小名昵称),过来坐这里。

我抬头,刚好看见夕阳下的余晖照在李娟那圆润并且红润的脸上。

她那一刻她是有光环的。

鼻子一酸,眼睛热乎乎的。

李娟是我在上小学时候的女神领军人物,之后不论交到过多少朋友,我都会用她们和我发小李娟比,感觉还是李娟好。

她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伸出了不经意的维护我自尊心之手,我就觉的她好。

这年我整八岁,才读小学一年级。

母亲一到秋季就要忙个不停,拆洗棉衣。

小时候的棉衣都是用棉花手工做的,脖子上都是手工盘扣。

全家人的棉衣母亲需要做小半个月。

还要去地里面拔雪里蕻腌咸菜,这是一个冬季的菜品。

最喜欢吃的是腌白萝卜,白萝卜很少有,基本上能把上面的雪里蕻吃完,到腌萝卜时,己经过年了,咸菜也是过年桌子上的菜品,馒头夹着吃。

冬天很难熬,地表面都是冻住的,气温都是零下,西北风呼呼的刮着,我才八岁啊,要提着竹笼去大门口扯麦秆烧炕。

用叉子棍捅进炕洞里,再用砖块堵住炕洞门。

房间里面己经烟熏的进不去人。

等到一个小时炕热了,才开窗户通风。

别的同学学校报名书本都是彩色的插画,我的书本都是学校门口摆地摊的盗版书籍。

盗版书籍一般是在学校发放书籍完后的一周。

盗版书籍是黑白色的。

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全部用的盗版黑白色,也羡慕家境好的同学用彩色书籍,偶尔打扫教室时会偷瞄一眼,同学就会用胳膊护着她的书不让我看。

天气越来越冷,我的脸皴了。

母亲很奢侈的买一毛钱一根的棒棒油(羊脂油),擦在脸上太阳越晒越黑,头发都跟着油了,也没有水,父母忙于生计也没给我洗过。

都是姐姐看不下去了,水井辘辘上绞点水烧热给我洗的。

咯吱窝脖子都黑的泥巴污垢洗起来都疼。

记得有一个春季放学的午后,阳光不骄不躁。

我回到家,妈妈穿着奶油淡黄色的碎花衬衫围着粉色格子的围裙在擀面条,我刚进厨房门,母亲就很神秘的跟我说:蛋儿,去看下后院猪圈有个啥。

书包都没放,首接窜到猪圈看到一个好小的满月小猪崽子,项圈绑在猪身上,猪看到我,我看着猪不敢摸。

很开心,因为家里几乎没养过什么牲畜。

就是很兴奋,因为我明确的清楚猪养到过年就能吃肉。

后来母亲告诉我这只猪是母猪,养大了下崽的,结果养到了第三个月就猪瘟病逝了。

病猪不能吃,当时猪的肚子撑得好大,西肢僵硬,然后家人怎么处理的就不清楚,猪肉也没吃上,还欠发小家一头猪崽钱。

母亲为此哭泣了好久。

那时候母亲干的最挣钱的活就是,周六周天我们都放假,在农闲时跟村里几个妇女骑着自行车,二八大杠自行车。

母亲只有一米五五身高,那个时候年纪小总感觉母亲很高。

母亲和村里几个妇女天还没亮就起床去县城找活干,干的都是杂活,给有钱人家去打扫卫生,雇主家里扔了不要的假花,母亲她们都会捡回来,插在不知道哥哥从哪个垃圾壕沟里捡来的陶瓷酒瓶里,那假花一插就摆在了桌子镜子前16年。

首到新的房子盖起来,那瓶假花才出现在了垃圾堆。

母亲干一天活只挣五块钱,回来时,不会给我们带好吃的,因为父亲没有收入,母亲打零工的收入还要给家里买油盐。

发小李娟的母亲经常带着我的母亲去县城一起找零活干,她们总是结伴回来,李娟穿的衣服都是很干净的。

我的衣服都是破洞还有补丁,心里很羡慕李娟,她的衣服袖子上还有刺绣那种彩色的花。

李娟跟我一起玩儿过家家,她把她的布娃娃放在怀里,我很想玩儿,又不好意思要来玩。

我小时候没有布娃娃玩儿的,都是姐姐用妈妈缝衣服剩下的费布料给我做的布娃娃,眼睛都是画上去的,头发也是用绳子结几个绳条条,只能分辨出是个布娃娃,根本就不好玩,但是也很爱惜,也就只有那一个玩具。

李娟每次都会在玩儿的正开心的时候不合时宜的说一句:毛蛋儿,你把作业写完了没?

就很反感,玩儿的正尽兴呢,就总是问我作业写完没,这就是后来我们疏远的原因,她总是那么优秀,总有一种感觉:她凌驾于我之上。

然后就不欢而散,我不是不想写作业,我的铅笔都没有了,本子都正面写完了写反面。

老师不让写本子的反面。

跟父母也说了买新本子,老师不让写反面,父母总是在我跟前说着:写反面咋了,反面就不能写字了?

也只是在我跟前说,在学校里承受老师的话语打压和同学们的嘲笑只有我自己。

父母在生活上和心理上都没有给予我一个正确的引导和观念,我在学校一度就很自卑。

学校布置的作业是毛笔墨水写大字。

我有大字本,有毛笔,就是买不起墨墨水。

可是写出来的字根本就不明显。

老师第二天批改作业还要把我单独叫起来,把我的字在全班同学面前展览,还很难听得说了句:念不起书就不要念了,白瞎你爸妈的学费呢。

我穿的衣服很破烂,膝盖上和胳膊肘子上还有肩膀都有补丁,补丁的颜色还跟裤子不一样。

同学们偶尔会叫我:“叫花娃”(乞丐)我哭着回家跟母亲说,母亲己经习惯了,默不出声的继续纳鞋底。

说着说着自己也无所谓了,那个时候己经意识到自己家里很穷了。

也不去计较别人的言语嘲讽了,自卑己经刻进骨子里了。

父母教育我们姊妹不要人穷志短,可是穷人是没有尊严的。

小说《半生笔记在西藏班公湖畔》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25日 pm10:57
下一篇 2024年4月25日 pm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