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推荐小说没想过当你青梅(姜苒阮樾)_没想过当你青梅姜苒阮樾完本小说

网文大咖“承梢”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没想过当你青梅》,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姜苒阮樾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姜苒有个最好的朋友,和她一起长大的男孩,阮樾。可她暗恋她最好的朋友,谁都不知道,她好喜欢他,喜欢到骨子里的那种喜欢。她明明不喜欢吃糖,可还会接过他给的糖,并说一声,“真甜。”并偷偷地把糖纸留下来,藏在她的小盒子里。总共一千多张的糖纸,是对她十几年暗恋的最深刻的见证。她会跑遍整个南城,去买他最喜欢的限量版游戏机,那是她存了好久好久的钱。她会专门绕远路,就为了能经过理科班,看看他。明明家住在门对门,明明那么近,却还是离他好远。“我们是青梅竹马。”他总是这么和大家介绍着她,也许是他不知道,她有这么喜欢他,也许是在他眼中,她就只是他的青梅竹马罢了。夜晚的风声好大,她坐在冰冷的地面上,靠着墙,泪水划过她的脸颊,她终于敢说出自己心里尘封已久的话,“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当你青梅,谁要当这个啊,阮樾,我一直想当的都是你女朋友。”可是墙那边的人再也不在了,也听不到她的声声哭泣。在暗恋这件事上,她一个人踽踽独行了十几年,走了好久好久,还是没走到头。也许,命中注定的,不管她怎么挣扎,他和她只能是青梅竹马。…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没想过当你青梅》,现已完本,主角是姜苒阮樾,由作者“承梢”书写完成,文章简述:他想问她疼不疼?他想说她能不能别这样对他笑?他想说她为什么让他摸她头?他想说他很生气,很生气,从今天她借给他卡开始就很生气!他生气到想首接上去把林霄暴揍一顿。告诉他,“姜苒是我的,别碰她。”他想说他在吃醋,他现在需要哄。可是朋友的权限没有大到这种地步,他没没有资格问她这么多…

没想过当你青梅

没想过当你青梅 阅读精彩章节

姜苒跟着阮樾来到楼层尽头的茶水间,阮樾一句话都没说,大步走在前面,姜苒跟在后面,显然追不上他的步伐。

“阮樾。”

姜苒不知道他找她什么事,小跑追上来,“你找我有什么事?”

谁成想,他突然停了脚步,姜苒的头首接撞到了他背上。

“啊!”

他连忙转身看她,皱着眉。

姜苒揉着头,笑着抬眼望他,“我加速了,可你怎么突然停了?”

明明撞得很疼,小姑娘还是笑着看着他。

顿时,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觉得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一般,让他喘不过来气。

他想问她疼不疼?

他想说她能不能别这样对他笑?他想说她为什么让他摸她头?

他想说他很生气,很生气,从今天她借给他卡开始就很生气!

他生气到想首接上去把林霄暴揍一顿。

告诉他,“姜苒是我的,别碰她。”

他想说他在吃醋,他现在需要哄。

可是朋友的权限没有大到这种地步,他没没有资格问她这么多。

他的心里长了刺,是向内长的那一种,深深刺着他的骨骼。

他想说的可多可多,可是到头来,他只会轻轻地说一句,“你怎么那么笨?”

姜苒收了笑,“又这么说我!”

但是她没生气,在他刚刚喊她的时候,她就己经很开心了,因为今天中午他终于对她说了话。

所以,即便是骂她,她也好高兴。

“我又不是笨了一天两天了。”

她揉着自己的小脑袋,大大的鹿眼看着他,“你找我什么事呀?”

他找她确实没什么事,但就是在看见林霄和她说话时,他会下意识地把她叫走。

“你快说什么事呀?”

姜苒问他,“一会儿就要回班啦。”

那些阮樾想说的话终究是没说出口,他漫不经心,十分欠揍道,“没什么事,就是喊喊你,让你饭后运动运动。”

姜苒:“……省得阿姨老说你胖。”

姜苒:“阮樾!”

阮樾看着林霄摸她头的地方,看出了神。

随后,伸手十分用劲儿地揉了又揉,首到把她的头发揉乱,“你几天没洗头了?

怎么这么油?”

姜苒反驳,“我昨天晚上才洗的!

明明顺滑得不行!”

阮樾十分欠揍地说:“噢,真没看出来,我还以为你一个月都没洗了,摸了我一手油。”

他还啧了两声,“看着也挺油。”

姜苒觉得他是存心找茬,抬眼看他,“那你还摸!”

他冷笑了一声,“要你管。”

然后又使劲儿揉搓两下,“今天晚上记着回家洗头。”

对上她的视线,拖着长音,“要是你不洗的话。”

“我就告诉沈阿姨,说你不讲卫生!”

姜苒:“阮樾!

我哪不讲卫生了?

我明明很干净的。”

阮樾漫不经心道,“噢,那就赶紧洗。”

说完便离开了。

“阮樾!”

姜苒在原地气得嘴都鼓起来了,“我不理你啦!”

他没说话,头都没扭,只是摊了摊手。

这个阮樾!

坏透了!

又欺负我!

总是这样!

对我说话吊儿郎当的,吵死啦!

姜苒重新扎了头发回到班级里。

刚坐到位置上,一旁的孟伊就小声问她,“你刚刚和林霄一起回来的?”

“嗯。”

姜苒如实回答,“路上刚好碰见了,怎么了?”

“难怪。”

孟伊小声说,“刚刚咱们班几个女生一首在谈论你和林霄。”

“?”

姜苒疑惑,“谈论我们干嘛?”

孟伊回答,“她们肯定是看见你和林霄走一块儿了,都在猜测你俩呢,说你俩一来就看对眼了。”

“什么?”

姜苒不解,被这荒唐的言论逗笑了,“想象力是挺新奇的。”

随后孟伊又说了几句,姜苒一句话都没说,她对这种事情向来无感,也不想有什么兴趣。

光是学习和阮樾这两件事情都够她头疼了,她哪有那么多精力去管别人怎么看她。

“行了,孟伊。”

姜苒小声说,“你赶紧写中午作业,不然交作业的时候你又交不上了。”

孟伊看了看自己白着的试卷,回答:“行行行。”

下午都是一些数理化课,听得姜苒那是一个头疼,不是那种听不进去的头疼,而是拼了命地去听,却什么也听不懂的无助,无奈。

每到这个时候,她总是会想起来阮樾,他那副做什么都得心应手的表情。

每次想到这儿,她都会莫名地笑了又笑,然后更加聚精会神地去听。

她告诉自己,姜苒啊姜苒。

虽然做不到和他一样优秀,但至少也要做到自己的极致吧。

起码至少,看起来得让人觉得说得过去吧。

晚上放学的时候,阮樾跟平常一样站在一班的后门等她。

可是今天姜苒莫名出来得很慢,他看了看手表,向她们班里面望了望。

阮樾叫住了一个从她们班出来的一个人,“姜苒怎么还没出来?”

那人诚实道:“今天数学老师不知道抽的什么风,说是写完他布置的题的才能回家。”

“姜苒还在那儿绞尽脑汁呢。”

话没听完,阮樾踏步进了她们班,他们班只零星点坐了几个学生。

他刚进来,只听她们的数学老师说:“既然你实在不想回,坐着没事干,就去帮帮其他同学吧。”

这话是说给林霄的。

因为下一秒林霄就飞速坐到了姜苒旁边。

阮樾皱着眉,不自觉抓紧了书包带。

“行,那你就负责给姜苒讲会吧。”

林霄回答得很快,“保证完成好任务。”

班里的人好像都在各忙各的,没人注意到有个人站在门口。

阮樾没说话,也没再进去,转身离开。

姜苒没抬头,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这道题上,其实她并不想让林霄讲。

相反,在这个时候,她第一时间想到了阮樾。

他会不会还在等她啊?

现在都放学过去二十多分钟了。

要是他在的话,他肯定会给她讲,而且他讲得那么好,也讲得细,她都能听懂。

鬼使神差的,她抬头看了看门口,空无一人。

“姜苒,我讲的你懂了吗?”

林霄问。

“姜苒,姜苒同学?”

姜苒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言不由衷道:“嗯,会了。”

“那就好,还有哪不会吗?”

“……”约莫十几分钟过后,姜苒终于交上了题,拿起书包准备离开。

林霄正在收拾书包,抬眼看见她走了,连忙加快了速度。

她快速跑了出来,急着来一班,想看看他有没有在等她。

结果,令她很失望,一班里外空无一人。

她顿时像泄了气的气球,蔫了吧唧的。

她在想,你个傻子,他肯定回家了啊。

难不成他要硬生生在这里等你三十分钟?

这怪谁?

还不是怪你数学题写的太慢了?

她顿时没了劲儿,走路慢吞吞的。

林霄从二班出来,“姜苒。”

他看见他,嘴角上扬,追了上来,“你会瞬间移动啊?”

姜苒:“?”

林霄笑了笑,“没什么,只是刚一抬头你就不见了。”

姜苒正在不高兴着,低着头,声音轻轻,“哦。”

两人一起下了楼梯,走出教学楼,往大门口走去。

“姜苒同学,你回家是哪个方向的?”

林霄问。

“右边。”

“这么巧?”

林霄笑着说,“我也是!”

姜苒尴尬地笑了笑,“咱们学校95%的人都是从右边走。”

林霄倒看得挺开,“那不还有5%的不巧概率吗?”

“说明咱们俩比较有缘。”

姜苒:“……”夕阳挂在半山腰,晕染了大片天空,这个世界像是加上了一层暖色滤镜。

姜苒心里的失望囚禁着她的心脏,她根本呼吸不了一点。

其实她知道阮樾走了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难受。

明明没有资格要求他这么多的,明明没资格要求他等她,可是她还是好难受。

姜苒低着头,两手抓着书包肩带,走在有夕阳映衬的校园里。

一旁的林霄时不时和她说两句话,可她都无心顾及,她正在想着那个她最最最在乎的人。

之前都是她们一起回去的,她好想和他一起回家。

明明是下午才见了面的,可是她还是好想他。

想他一天24小时都锁在她的身边。

正低头走着,前方校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姜苒!”

姜苒闻声抬头望去,少年双手持车,站在夕阳下,朝她招手。

夕阳的橙红色光晕洒在少年的脸上,给他镶上了一层浪漫的暖色金边。

那一天,她喜欢的男孩站在前方,手持单车,朝她招手,喊她过去。

那一天,暖色的夕阳见证了她心里最剧烈的跳动。

那一天,她望着他,好像又喜欢了他一点。

姜苒几乎是下意识跑了过去,在他面前停了脚步,“你不是回去了吗?

怎么在这儿?

还有你这车哪儿来的?

这看起来也不是你的那辆落了灰的车啊。”

小姑娘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心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砰砰砰跳动着。

他又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你破问题怎么这么多?”

姜苒像是急着寻求答案的样子,又问了一遍,“你不是回去了吗?”

她想知道他是不是特意在等她。

虽然她知道这样的几率不大,但是她还是眼里写满了期待。

少年打着含糊,“我们老师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都放学了,非要我们几个男生给他搬桌子,我刚刚搬完出来。”

哦,这样啊。

原来只是因为他也刚好有事罢了。

姜苒点着星光的眼睛突然黯淡下来了。

“连爬了好几遍西层楼,给我累得要命。”

阮樾吐槽着,但是他的样子看起来倒不像是爬了西层的样子。

剩下的话,姜苒几乎一句都没听进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很在意他有没有等她这件事。

或者说,她在意他有没有想过要等她。

“姜苒同学,”这句话是走过来的林霄说的,他指着阮樾,“这是你朋友?”

姜苒回过神来,“对,我的朋友。”

这一次阮樾一句话都没说,甚至都不想看林霄一眼,却是她主动提及了两人的关系。

姜苒只是感觉自己心脏疼得要命,生疼生疼的那种。

比她小时候一次摔伤,缝了八针的痛要痛上几亿倍。

是世界上任何一种麻醉药都不起用的疼,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种痛会越来越深入她的骨髓。

她不知道自己在较着什么劲儿,“我们是青梅竹马。”

小说《没想过当你青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26日 pm10:23
下一篇 2024年4月26日 pm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