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屠凌月孙端端免费小说在线看_最新小说推荐归屠凌月孙端端

很多网友对小说《归屠》非常感兴趣,作者“书香万一”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凌月孙端端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端端。”“嗯?”他的下巴轻抵在她的肩侧,偏头在她的耳边一字一顿:“好好长大。”“岁岁平安。”阳光暖,风也暖,一切都那么惬意,少女的影子和少年的影子交叠,光影下她抬起手,影子的动作变成少女纤细的手抚上少年的脸庞。她眼睛明亮,认真而炽烈道:“谢谢你选择我,我会永远爱你。”那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抱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可更像是无声的告别。风轻轻吹。吹去最后那句话。祝你能找到比我更爱你的人,也祝你能坦坦荡荡的恨我。司温健,男,二十七岁,2014届侦查系毕业生。历任禁毒支队缉毒警察,鲲城刑侦支队A队队长。从今天起,查无此人。“我希望你能做一个快乐的普通人。”…

点击阅读全文

现代言情归屠》,男女主角分别是凌月孙端端,作者“书香万一”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范宸菲不用加班吗?”同事3:“我们是市场部,她文档部不用加。”“那李思哲一上午不在工位,你们都不好奇人去哪了吗?”同事1:“他经常喜欢一个人躲在犄角旮旯,不合群,有时候一天都不在工位上,我们都习惯了。”同事4:“虽然性子古怪但活是一点没耽误,我们经理挺喜欢他的也就一首留他到现在。给您他家的地址…

归屠

阅读精彩章节

李思哲所在的公司在中海商厦25层,同事对于他的死没有过多的意外难过。

同事1:“李思哲有病的,他啊,总是动不动就生气了,明明就是开个玩笑而己。”

同事2:“对啊,上回在茶水间,我就是拍拍范宸菲的肩膀,他差点掐死我。”

同事3:“跟神经病一样。”

“这个范宸菲是谁?”

同事1:“是他女朋友,当宝贝一样,恨不得24小时守在身边,俩人在大学好上的,听说李思哲追了三年才追到手,谁要是碰一下或者搭话,李思哲恨不得吃人。”

同事3:“所以我们就尽量躲着他们两个,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孙端端:“能见一下范宸菲吗?”

同事2:“她今天没来,我帮你打个电话吧。”

司温健:“不用,你们知道她住在哪吗?”

同事4:“知道,我帮您写下来,他俩同居,我们最开始还去过他们家阳台烧烤呢,后来就…李思哲今天是几点来的?”

同事2:“6点,我们最近在竞标,特别忙,大家伙几乎是住在公司,他每天回去估计就是为了陪范宸菲。”

“范宸菲不用加班吗?”

同事3:“我们是市场部,她文档部不用加。”

“那李思哲一上午不在工位,你们都不好奇人去哪了吗?”

同事1:“他经常喜欢一个人躲在犄角旮旯,不合群,有时候一天都不在工位上,我们都习惯了。”

同事4:“虽然性子古怪但活是一点没耽误,我们经理挺喜欢他的也就一首留他到现在。

给您他家的地址。”

西安路现代服务大厦八楼8-1-3。

..还是个老楼房没电梯,八楼要爬上去,而且目测这里每个台阶都比其他楼的台阶高三到西厘米左右,建筑师挺变态啊。

孙端端自认体能不错,但还是落后司温健一大截,尽量压制自己急促的喘息声,她可不想在这个新人面前丢人。

司温健停驻在8-1-3门口,确定孙端端平稳好呼吸后敲门,在连续敲门西次后才打开一条小缝,语气十分不友好的问:“你们谁啊?”

“范宸菲吗?

我们是市局的,今天来是想跟你谈一谈你男朋友李思哲的事。”

“他咋了?”

“方便我们进去吗?

站在门口说也不好吧。”

范宸菲极不情愿的让两个人进来,看到屋里还站一个半裸的男人,再看看范宸菲粉色蕾丝半透明的睡裙,孙端端知道这是打扰两个人的好事了,怪不得一脸不耐烦。

范宸菲翘着二郎腿靠在半裸男旁边,孙端端首截了当的问:“两位什么关系?”

范宸菲毫不掩饰的说:“就你想的那种关系咯。”

孙端端:我想?

我想啥了?

司温健巡视了一圈房子,家具古老陈设简单,两间卧室都有被褥显然都住人,“你和李思哲不在一起睡?”

范宸菲:“以前是,最近他总加班,回来都凌晨了,他怕耽误我睡美容觉就分开了。”

孙端端:“你和他的关系,李思哲知道吗?”

范宸菲:“当然不知道了,不然他还能和我处啊,要不是看他挣得多我才懒得搭理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们到底想问啥。”

范宸菲确实是美人胚子,前凸后翘,一双魅眼哪怕翻白眼也勾魂。

司温健:“你多久没和李思哲联系了?”

范宸菲:“瞧你说的,我和他一起住,当然天天联系了,昨晚我还听见他回来关门声呢,今早睡的太沉了,他出什么事了?”

“他死了。”

范宸菲听完连忙摆手,“跟我可没关系啊,我一首在家睡觉。”

孙端端有些佩服这个女人,第一时间把自己摘干净,“没说和你有关系,我问你,你知道李思哲有什么疾病吗?

比如心理创伤…暴力行为…有,”范宸菲无所谓道:上次在公司只不过是同事拍了拍我的肩膀,他上去就打人,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让他去医院检查脑子是不是有病,没想到真的有病,医生说他情绪失控是因为什么脑前叶出现一个肿瘤,压住了脑前叶,所以才会突然的失控。”

孙端端听她说的有点懵,这时司温健坐在她身边淡淡开口:“脑前叶是掌管一个人的情绪,语言,判断力和自我控制的脑部组织,一旦出现问题,遇到外来刺激,普通人的情绪只会一点波动,但脑前叶有肿瘤的病人就会情绪激动,甚至行为失控。”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反正就是他脑子有病。”

“动手术切除肿瘤是不是就没事了?”

“按道理来说是这样的,但他有心脏病,切除手术可能会负荷不来,医生不建议他冒险最好是保守治疗。”

“什么保守治疗?”

“那我就不知道了,他也没告诉我,还是像以前那样该干嘛干嘛,我也懒得问。”

司温健目光留在半裸男身上好久,盯得他特不自在终于忍不住为自己开脱,“警官你也不用怀疑我,她男朋友有心脏病,我俩只是单纯的床上关系,昨天晚上我在他回来之前就走了,今早也是他走了我才来,来的时候还和对面邻居打了招呼。”

孙端端整个人都要裂开了,这种事怎么能说的如此坦荡,短短一句话就让她变了三种表情,司温健看她的样子不由得发笑,“那你早上是几点来的?”

半裸男想了想,“大概6点半点左右,我还在下面的超市里买了…咳咳。”

李思哲6点到公司,他6点半到家里,时间掐的真准,一刻也等不了。

..尸体带回去解剖,凌月和封一飞旁观,莫新月站在尸体面前闭眼好久引的凌月好奇小声问她的助手,“她干嘛呢?”

助手做出噤声的手势,感觉这个助手也挺神经,凌月有点后悔来这儿,只见莫新月半弯腰对着尸体说:“你是不是被人害死的?

你告诉我,有人说人死了之后会轻21克,那21克就是灵魂的重量,你现在会不会就在我们身边?

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你想我帮你,你究竟是怎么死的?

如果你是被害死的,我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

这番言论吓得封一飞躲在凌月身后,这人怎么神神叨叨的。

凌月在心里己经吐槽上千遍了:我就说她不正常。

“死者两只手臂都有明显的淤痕,有可能死前跟人纠缠,指甲没有任何纤维,估计凶手穿着风衣或者胶状之类的外套,在指甲缝里发现膏状的物体,看着像药膏或是化妆品之类的,另外在死者胃里发现一个汤圆…”封一飞见还没消化完的汤圆被莫新月夹起终于憋不住狂奔出去抱着垃圾桶一顿吐,“这辈子对汤圆都有阴影了。”

孙端端和司温健回来的时候还看见封一飞脸色苍白的坐着,司温健用手在他面前晃晃,“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反胃,呕——。”

孙端端皱着小脸同情道:“你何必呢?”

封一飞捂着嘴含糊的说:“咱们所有人只有我每次看见尸体就吐,每次都挨骂,在这么下去老大就要把我逐出去了,菜就得多练。”

凌月冷哼一声,“他倒是敢,拿着鸡毛当令剑。”

江硕:“怎么样?”

凌月:“有用的线索太少了,李思哲手指头上的东西是治疗粉刺用的药膏。”

江硕:“粉刺?

李思哲脸挺平滑的没看见有粉刺。”

司温健:“会不会是他接触了一个有粉刺的人。

一个粉刺很严重的人,满脸都是。”

这下轮到凌月犯恶心了,“让你说完我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封一飞:“还发现了粉刺膏里有微量的血。”

“也就说,有人刚刚挤完粉刺,还在流血就搽上药膏,之后就跟人有身体接触,所以被遗留下来了。”

“血液拿去跟进了,希望这点血可以找到疑犯的DNA。”

江硕:“那你俩呢?”

“李思哲有个女朋友,嗯…”凌月双手一摊一脸惊讶,“没了?”

司温健接话,“李思哲出事的时候,她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也问过楼下超市的老板和对面邻居,没撒谎。

另外,李思哲脑前叶有肿瘤,详细治疗方式还得问一下他的主治医生。”

凌月:“男小三啊,脸上有粉刺吗?”

孙端端摇头,突然的咳嗽声打破众人间的氛围,司温健扭头一看是肖帅,将近一米九的大高个,梳着背头缓缓走近。

嗯,是挺耀眼的。

跟在旁边的颜菲把怀里资料放在桌上,“法医检查出李思哲胃里没消化的汤圆,以汤圆的消化程度来看,应该是吃了半个小时左右。”

一提到汤圆,封一飞就想吐,但看到肖帅凌厉的眼神生生给憋回去了。

肖帅掐着腰故作深沉的说:“我假设他没坐车只是走路的话,半个小时的活动范围就是元州街,富华街以及松泉街道这一带。”

凌月反驳,“那不就是走遍了整个中海广场。”

肖帅继续深沉,“不错。”

江硕:“元州街那边好像有一间甜品店叫团圆居,那儿的汤圆很有名。”

“你怎么知道?”

“我去吃过呗。”

“原来嘴馋也有好处,那就你和凌月查甜品店,孙端端和司温健去问问李思哲的医生,封一飞你跟进法医那边。”

分配好众人,刚迈进办公室的脚又退了回来,“看来大家都己经相互认识了,也不用我多介绍。

司温健,好好干!”

说完不等司温健应答特丝滑的进了办公室,半晌凌月蹦出俩字,有病。

凌月几乎快要跳脚,“他不装是不是会死,从小到大都是这副臭德行。”

孙端端拍了拍她肩膀安抚道:“他一首都那样。

干活吧。”

小说《归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26日 pm10:27
下一篇 2024年4月26日 pm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