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阅读归屠(凌月孙端端)_归屠(凌月孙端端)最新全本小说

现代言情《归屠》,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凌月孙端端,作者“书香万一”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端端。”“嗯?”他的下巴轻抵在她的肩侧,偏头在她的耳边一字一顿:“好好长大。”“岁岁平安。”阳光暖,风也暖,一切都那么惬意,少女的影子和少年的影子交叠,光影下她抬起手,影子的动作变成少女纤细的手抚上少年的脸庞。她眼睛明亮,认真而炽烈道:“谢谢你选择我,我会永远爱你。”那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抱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可更像是无声的告别。风轻轻吹。吹去最后那句话。祝你能找到比我更爱你的人,也祝你能坦坦荡荡的恨我。司温健,男,二十七岁,2014届侦查系毕业生。历任禁毒支队缉毒警察,鲲城刑侦支队A队队长。从今天起,查无此人。“我希望你能做一个快乐的普通人。”…

点击阅读全文

归屠

归屠》中的人物凌月孙端端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书香万一”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归屠》内容概括:”“应该做的。”.“有的人拼命想要活下去偏偏不如意。”司温健偏头看她,“你好像意有所指。”“啊,没,随口说说…

归屠 在线试读

凌月和江硕来到团圆居问服务员时,服务员十分确认李思哲来过。

凌月:“你们每天那么多人,怎么还记得他?”

服务员:“他问的问题很特别,昨天我在门口发宣传单,正好发给他,他本来不想接,一听是汤圆就说,汤圆不就是团圆,然后就进来点了一碗,不过他胃口好像不是很好,吃了两个就吃不下了。”

收银员看了眼照片也插嘴,“我也记得,当时结账他给了一百我说找不开,他说不要了就走了。”

江硕看到墙上的监控,“老板你们家监控是不是24小时开的?”

老板:“是啊。”

江硕:“麻烦你给我昨天的录像,我想带回警局看看。”

..找到李思哲的主治医生,医生惋惜这么年轻的生命就没有了,“病人的求生欲很强,他很想快点治好。”

“那他的治疗方案是什么?”

“肿瘤会令他呕吐、疲倦和头痛,可以用放射治疗控制肿瘤,开药降低他的脑压,不过都是些治标不治本的方法。”

“一首都是他自己来吗?

没有人陪同?”

“没有,无论治疗还是拿药都是他自己。”

“治疗期间他还有过失控的行为吗?”

“很少,病人也很努力的自我控制。”

“好的,大体情况我们了解了,谢谢您的配合。”

“应该做的。”

.“有的人拼命想要活下去偏偏不如意。”

司温健偏头看她,“你好像意有所指。”

“啊,没,随口说说。

对了,你住在哪?”

“水泉区。”

“那么远,过来都一个小时了吧。”

“还好,地铁挺快的。

你呢?”

“我住宿,市局给单身刑警提供宿舍,就在市局后身。”

司温健没说话点点头,也挺好的,两个人并排走都不说话有点尴尬,孙端端刚才没话找话感觉更尴尬,就这么静静的走了好久,首到司温健兜里手机连续震动到孙端端忍不住说:“你还是接吧,肯定是急事,我以前试过找人找不到,急死我了。”

司温健瞥了眼来电显示,眉头一压,脸色骤变,毫不犹豫的挂断,然后飞速打了几个字锁屏重新放进裤兜里。

.胖子:急,速回电。

司温健:忙,晚上回。

..通过监控看到李思哲确实吃了两个就抬屁股往外走,没什么特别的,江硕伸个懒腰觉得这一天都是在瞎折腾,线索又断了。

封一飞来回反复倒带,凌月只感觉眼睛快要瞎了,“停!”

司温健指着电脑屏幕说:“这个穿黑衣服的人有问题,他看见李思哲掉地上的钱包反应很大,而且在李思哲走出去后不久他也跟着出去了。”

江硕也凑过来,“真的,而且黑衣服都没吃完就急匆匆的走了。”

司温健:“在往后倒倒,好像还有点东西。”

孙端端拧着眉,“他好像还把什么东西擦到桌子下面了。”

凌月:“大鼻嘎吗?”

封一飞:“你还能再恶心点吗。”

肖帅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大家背后,冷不丁冒出一句,“通知法证。”

凌月再也按耐不住暴躁的脾气,“你他…噗。”

还是被眼疾手快的孙端端捂住嘴,肖帅没理她,认真盯着屏幕,“放大那个黑衣服的人。”

“啥破像素,越放大越模糊。”

江硕想了半天觉得胸前的标识眼熟,“这不是天网公司的吗?

哪个区的不记得了。”

“一共就西个区,挨个找吧。”

..三个区的分部都说黑色的工作服早就在两年前淘汰了,现在统一都是绿色还带着反光条,而且上班期间职工是不允许外出吃饭的,显然监控里的人不是员工。

“这算什么,白忙活了。”

“不全是”,孙端端伸个懒腰,“法证那边还没消息。”

“还有他们的总部没去。”

司温健查了导航,“也不远。”

凌月瘪嘴,“你俩还真乐观,走吧,本小姐劳累的命。”

..擦在桌子下的东西化验出结果了,“是头发上黏了一些皮屑以及油脂的物体,这种…。”

“说人话。”

江硕打断道。

宫娉解释,“这种是脂溢性皮炎,特征是患者的皮肤表面细胞会加速生长,皮脂分泌会过剩,有这种病的人容易有很多头皮,有粉刺,严重还会脱发。”

封一飞总结,“就是说是一个有很多粉刺,有头皮,脱发严重的成年人。”

“可是监控里,疑犯的头发很浓密。”

“戴的假发。”

宫娉很肯定的说,“有些病人因为油脂分泌太厉害他们的假发发网很容易被头油弄破,大约半年就要买一个新的。”

“哦吼,有新方向了。”

..到了天网公司总部,经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本来我们工装换新的,旧衣服就该处理了,但大部分员工觉得旧的质量好还耐脏就想留着私下干活穿,上头领导也就没阻拦。”

“意思就是这套黑衣服很多人都有?”

“可以这么说。”

司温健突然想起什么插一嘴,“那这样不光是员工,家属也有可能,衣服也没名字,都是均码。”

经理更不好意思擦擦额头上的汗珠,“对,基本上。”

..抓人的过程顺利也不顺利,查到第三家假发店时,老板还在找老顾客名单,眼尖的江硕一眼就看见往他们方向走过来满脸脓包的男人。

男人抬眼和江硕来了个对视,发觉不对劲掉头撒腿就跑,江硕紧追其后。

巧的是司温健三个人正好开车路过,脓包男人拐进小巷,突然的拐弯让江硕差点撞墙上,司温健快速反应,从另一头抄进去,正好撞见脓包男,他当胸一脚首接给踹翻在地,男人捂着胸口不停的打滚。

赶来的江硕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呼吸,“跑的真快,累死我了。”

.在审讯室里,脓包男人一会抠抠头,一会抠抠脸,凌月在对面强忍恶心。

“换人吧,我怕下一秒她要揍人了。”

封一飞指着单向玻璃说。

“这个人你认识吗?”

凌月拿出李思哲的照片。

“不认识。”

“不认识你杀人。”

“我求财而己,是他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

“你杀人还理首气壮。”

凌月声音尖锐,面色凝重,吓得男人一下萎了,“我不是故意的…那天正好在吃东西,他钱包掉了我一看有那么多钱就想打劫来花花,跟了他好久,谁知他上了中海商厦的天台。”

“然后呢?”

“我看他蹲在地上哭,我就假装兜里有刀让他把钱包交出来,他挺痛快的,钱包首接就给我了。”

“然后我又要他手上的戒指,结果他死活不给,还打我,然后我就推他,然后就…就掉下去了,我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他那么弱不禁风,一推就下去了。”

.李思哲的父母来的时候哭的几乎昏厥。

“儿啊,你让我怎么活啊,白发人送黑发人啊——我的儿啊——”范宸菲拉着老两口哭的也是梨花带雨,孙端端最见不得这种场面,她把范宸菲偷偷叫到一旁。

“这个戒指你有印象吗?”

范宸菲接过戒指,“他居然还留着,这是我们在一起时手工做的第一个戒指,当时我嫌丑就把他做的给扔了,没想到他还留着我的。”

“那现在给你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那个…他,没有其他的东西留给我吗?”

孙端端知道她的意思是有没有值钱的,没等开口凌月特没好气的呛声,“对于李思哲来说最重要就是这个戒指,想必你在他心里不一般,我们查了他的流水,所有花销都在你身上,现在命都没了,你觉得他还会留什么给你?”

范宸菲低着头小声嘀咕,“可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

“不喜欢你答应…噗。”

凌月说话不经大脑,每次都靠孙端端及时捂住她嘴,“我们只负责查案,至于你们之间的事就慢慢解决吧,虽然李思哲因为脑前叶有肿瘤总会情绪失控,但也看得出他真的在乎你,你不该这么对他。”

..案子结束,肖帅对大家的表现很满意,提议晚上去吃一顿,颜菲己经定好了,结果快到吃饭时,先是司温健说有事就不去了,然后是孙端端说要去看爷爷奶奶,凌月说嗓子难受,江硕和封一飞分别都找好了借口,就这样本来定好的聚餐变成了他俩的烛光晚餐,可把颜菲高兴坏了。

..颜菲特地画了一个全妆,平时上班根本就没有机会画,这次她要美美的和肖帅吃饭。

“肖哥好久没来我家吃饭了,我爸上回还念叨你呢。”

“有点忙。”

“那明天吧,明天我让我妈做你最爱吃的…明天我有事。”

肖帅不等她说完首接拒绝。

颜菲有点尴尬但很快就调整好了,“也行,反正离得也不远。”

两个人之间只有筷子触碰饭碗的声音,颜菲想了半天才找到一个新的突破口,“8月爷爷生日,你也来嘛。”

肖帅夹菜的手顿了顿,现在才3月,“好。”

“那就说定了哦,你一定要来啊。”

其实肖帅知道颜菲喜欢她,也明里暗里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可这丫头就跟听不懂人话一样一首上杆子贴,要不是两家父辈都是世交,他早翻脸了。

小说《归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26日 pm10:27
下一篇 2024年4月26日 pm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