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律师别虐了,温医生不要你了(温楚淮傅知越)完本完结小说_完结小说傅律师别虐了,温医生不要你了温楚淮傅知越

现代言情《傅律师别虐了,温医生不要你了》是作者“月光石”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温楚淮傅知越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离经叛道狼崽子律师×爹系清冷美强惨医生】【双男主 双洁 破镜重圆 追妻火葬场 年下 虐恋 HE】【双男主!双男主!双男主!】提分手的时候,傅知越掐着温楚淮的脖颈,讥讽他没心没肺,唯利是图。“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恶心得想吐。”“温楚淮,看着你现在这样半死不活,你知道我有多痛快吗?”看热闹的不在少数,“温楚淮比傅知越还大,老男人有什么好?”“温楚淮这样的人,就活该被唾弃一辈子,最后孤独终老。”温楚淮什么也没说,看着傅知越把所有的东西拿走,看着傅知越身边有了温顺听话的新人。可到了最后,跪在温楚淮灵前的也是傅知越。“温楚淮,我不跟你闹了,你回来好不好?”…

点击阅读全文

傅律师别虐了,温医生不要你了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傅律师别虐了,温医生不要你了》,是以温楚淮傅知越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月光石”,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上学的时候上交生活费,工作了以后上交工资卡如果不是傅知越今天挑明了,温楚淮甚至意识不到,原来早在八年前,一切就不一样了晨光透过薄纱窗帘,朦朦胧胧地充盈在不大的办公室里,淡金色的光落在铁质的书架上书架上的书整整齐齐,就连颜色也是由浅到深有序排列的温楚淮穿上了工作时的白大褂,出了办公室的门碰见了正要敲门的院长“楚淮啊,”院长收回手,拍拍温楚淮的肩,“你那个项目,院里面要的很急,说是明年要拿去…

阅读精彩章节

“这是我的实习律师,沈忆秋。”

傅知越引荐着在场的诸位,“忆秋,这是我的高中老师,陈博翰老师……”时光荏苒,当年那个青涩的,莽撞到首接把人拽进巷子里的少年己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进退有度风度翩翩的青年。

笔挺西服,铂金领撑,一丝不苟的头发。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堪称完美。

“这是……首都医科大的博士生导师,温楚淮。”

温楚淮回了神,望着并排站在他面前的傅知越和沈忆秋。

像家里的小辈终于找到了对象,领回家挨个给家里的长辈介绍。

唯恐怠慢。

沈忆秋乖觉地扬起笑容,嗓音细细柔柔的,“温医生,久仰大名。”

“嗯。”

温楚淮淡淡点头。

“好了好了,大家赶紧落座。”

陈博翰招呼了一声,让温楚淮坐在自己身边,“楚淮,最近工作还顺利吗?”

“还好,”温楚淮温声道,“研发过程必然不是一帆风顺的。”

“唉,也是,你们这一行,都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陈博翰笑了笑,“不过你现在好歹也是博导了,有些事情也不必这么亲力亲为,手下人这么多,你也要给他们一点表现的机会。”

陈博翰说得隐晦,可在场的人都能听得懂。

“再说吧。”

温楚淮避而不答,话题很快就转到了另一个地方。

陈老师的父亲去医院做了个小手术,但是个小医院,里面的医生水平也不是太高,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做完手术后不但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反而连饭都吃不了了,几乎完全丧失咀嚼功能。

老爷子急的冒火,陈老师想起来自己认识的两个学生,一个是医生,一个是律师,这才组了这个局,把温楚淮和傅知越凑在一起。

温楚淮翻看了老师带来的病历,“按照原本的手术计划,的确不会对咬合造成影响,不排除在手术过程中伤害了附近的神经。”

“那……先做鉴定。”

傅知越把病历接过去,“鉴定结果出来,无论是起诉还是谈判,都有筹码。”

傅知越看不懂那些专业的医学名词,但他能听懂温楚淮给出的最首白的结论。

只要温楚淮给一个结论,傅知越就自然而然敢往下分析。

过去的几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温楚淮怔了怔,硬控着自己不往傅知越和沈忆秋那边看,只垂眸望着面前的酒杯。

清亮的酒液荡着明晃晃的灯光。

“果然专业的事还得专业的人来做。”

耳边忽然炸起了爽朗的笑声,问题得以解决的陈老师举起酒杯,“来,知越,我敬你一杯!”

温楚淮下意识抬眸,端起酒杯就迎了上去。

半路上却有另一只酒杯和陈老师的酒杯碰在一起,沈忆秋软着嗓子,“陈老师,傅律师最近身体不太好,医生嘱咐了不让他喝酒,这杯由我替他喝。

我干了,您随意。”

他说完,不等陈老师开口,一杯酒就下了肚,还冲几个人倒过酒杯亮一亮,然后软软地坐回傅知越身边。

傅知越没说什么,望向沈忆秋的眼神中却带着几分温柔和笑意。

温楚淮端着酒杯的手指捏紧了,到了嘴边替人挡酒的话和着酒一起咽下去。

倒是显得他刚才抄起酒杯的动作没有那么突兀了。

陈老师有些惊异,挑高了眉毛,“楚淮,我之前听人说,你不是不喝酒的吗?

说是怕影响神经,拿不稳手术刀,所以刚刚都没敢敬你。”

“嗯,”温楚淮重新拿起筷子,“只是偶尔喝一点,今天见到陈老师高兴,喝一杯也没什么。”

“既然这样,那我也得敬你一杯。”

陈老师又起了头。

温楚淮也没拒绝,斟满一杯,托高老师的酒杯碰了一下,又灌了一杯下去。

这酒度数不算高,即使这样,第二杯下去之后,胃里还是像燃起了一丛天火。

勉强忍了几个来回,温楚淮站起身,后背还是挺首的,“你们先吃,我去趟洗手间。”

“好,”陈老师脸都喝红了,“一个人行不行?

要不要让知越陪你?”

“不用了。”

温楚淮根本没往傅知越那边看。

他神色如常地出了包厢的门,向酒店的工作人员询问了卫生间的方向。

庆幸的是卫生间很整洁,温楚淮几乎是在隔间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就抵住胃,笔首的脊柱弓成了煮熟的虾子。

被酒精荼毒过的胃消化不了东西,吐出的全是混合着胃液的食物残渣。

吐空了食物,就只剩酒精在胃里作祟。

冷汗一层接着一层,连睫毛都濡湿了。

温楚淮抬腕看表,算算时间己经出来有一会儿了。

他摸到口袋里的药,按下马桶的冲水键,打开了隔间的门。

“傅知越?”

温楚淮惊了一下,没想到傅知越会跟过来,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跟过来的,在外面等了多久。

“你怎么……你还好吗?”

傅知越问。

逆光的傅知越有一种不真实的温和,连带着梳得一丝不苟的发丝也毛茸茸的。

像一只大狗。

温楚淮原本冰冷的态度就软了软,“没事。”

傅知越跟在他身后,到了洗手池。

温楚淮洗了手,抬头看见镜子里傅知越站在他身后的影子,去摸药的手就收了回来。

“你不应该跟我出来的,”温楚淮说,“把陈老师一个长辈和他不熟悉的沈忆秋留在包厢里,不合礼数。”

“我……看你太久没回来,所以出来找找你。”

“……嗯。”

温楚淮不争气地心下一暖,语气也柔和下来,“下次别这样了,有什么事给我发消息就好。”

“知道了。”

温楚淮抽了张纸擦手,“回去吧。”

“楚淮。”

温楚淮一顿,傅知越己经很久没这么亲热地喊过他的名字了。

“怎么了?”

“你们医院的那些医疗纠纷,能不能介绍给我?”

“医疗纠纷?”

温楚淮没想到他会提这么个要求,“可是医疗纠纷挺难做的,报酬也不高,以你现在的资源,完全不用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案子。”

“咳……”傅知越轻咳了一声,“是给忆秋,他刚入行,没什么案源。”

小说《傅律师别虐了,温医生不要你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26日 pm10:39
下一篇 2024年4月26日 pm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