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无弹窗万人迷npc非要净化灵境游戏(黎东源张玄)_万人迷npc非要净化灵境游戏黎东源张玄小说推荐完本

叫做《万人迷npc非要净化灵境游戏》的小说,是作者“疯凄”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黎东源张玄,内容详情为:同人衍生•无限流•双强•女装大佬剧版黎阮cp•解谜•群像白鹿老大人类黎东源X黑曜石老大npc阮澜烛if线:自从黎东源没有挡刀 报仇转正爽文原著死亡万花筒影视化网剧致命游戏都很好看…

点击阅读全文

万人迷npc非要净化灵境游戏

黎东源张玄现代言情万人迷npc非要净化灵境游戏》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疯凄”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第三天清早,黎东源迷蒙地睁了睁眼,今天不用早起了吧,又睡了,过了一会,阮澜烛起床去卫生间洗漱,出来走到黎东源旁边,边系衣带边说:“走吧,去吃早饭”黎东源含糊地说:“啊,哦”一睁双眼就看到这美景,黎东源美美地想:美人在我旁边系衣带,仿佛我们昨晚干了什么嘿嘿。阮澜烛系好衣带收好腰转身走,他可没想这么多,…

免费试读

第三天清早,黎东源迷蒙地睁了睁眼,今天不用早起了吧,又睡了,过了一会,阮澜烛起床去卫生间洗漱,出来走到黎东源旁边,边系衣带边说:“走吧,去吃早饭”黎东源含糊地说:“啊,哦”一睁双眼就看到这美景,黎东源美美地想:美人在我旁边系衣带,仿佛我们昨晚干了什么嘿嘿。

阮澜烛系好衣带收好腰转身走,他可没想这么多,昨晚晚餐没吃多少,赶着去吃饭,顺便叫下黎东源起床而己。

黎东源看着他走出去流连他的腰,还调皮的说:“你还真是该吃吃喝喝该睡睡一点都不耽误,诶,等等我,别走这么快”黎东源快速洗漱完,出门追上了阮澜烛与他并肩走着,要吃早饭的玩家们都就座,议论纷纷说着昨晚门神大开杀戒死了两房间的玩家,有人小声说门神不是去杀对面两大佬的房间吗?

怎么他们还在。

有人更小声说:“别问了,别惹他们,他们是真厉害”有个经验少的玩家懵懂的说:“所以门神是谁啊?”

这些人一阵无语的看向他,还不清楚吗?

女皇,这人估计被带上来做炮灰的。

御用太监侍女npc像往常一样摆好宫廷餐,阮澜烛这次拿了个荔枝在剥,明知故问的又问御用太监npc:“女皇又没起床?”

太监npc说:“回大人,确实是这样的”阮澜烛调皮的说:“又耍酒疯打扰两房间的使臣,累坏了吧”御用太监npc卡顿又卡顿,机械地说:“大人又说笑了”这次御用太监npc居然人性化的想:下次不站他旁边了,这奇怪的玩家惹不起。

阮澜烛吃完一颗荔枝,没小盘子吐核,黎东源伸左手让他吐在他手里,剥下的荔枝壳也给他,阮澜烛这次居然听话了,黎东源接过荔枝壳和核,阮澜烛迷茫的看向他说:“你…”黎东源一边喝自己碗里的白莲燕窝粥一边随意的说:“我不介意,你快趁热喝你碗的粥”黎东源吃完了粥,将左手的荔枝壳和核放进了碗里,阮澜烛又听话了细嚼慢咽的喝粥,不吃水果了,黎东源还拿了几块糕点给他,看着他吃,想到两次阮澜烛和御用太监npc的话就靠近地问他:“感觉你在门里还挺狂,威胁npc挑衅门神,好像什么都不怕,还有松弛感”阮澜烛停顿了下然后说:“我也有害怕的时候”就在昨晚,没说出口。

阮澜烛这次吃完了粥和糕点,用手帕擦了擦嘴巴,打着哈欠跟黎东源说:“我想回去补个觉”黎东源一听睡觉,立马附和激动的说:“我也困了,一起回房间”两人潇洒的离席,女玩家一首偷偷姨母笑观察他们kdl,有些男玩家听到两大佬还要回去补觉,不信,都第三天了,肯定知道门和钥匙在哪了,跟上了他们,没想到还真是回房间关门了,大佬的思维还真是猜不透。

阮澜烛还真是倒床就睡,黎东源躺在他身边,这次阮澜烛不背对着自己睡了,他无声的笑了笑,一首看着他的睡颜,看了一个小时多自己也睡着了,过了挺久,阮澜烛睡了个回笼觉醒来时状态很好,第一次不按设置好的早睡早起程序代码,感觉还不错,他盯着黎东源的睡颜,安静帅气,比他开口说话顺眼多了,阮澜烛鬼使神差伸出手触碰他的脸,黎东源眼皮颤了颤,他赶紧收了手,黎东源睁眼就问:“祝盟你睡好了吗?”

阮澜烛嗯了一下,起床走出去说:“走,我们该去了解下女皇和阿鲁吉之间的仇怨了”黎东源起床伸伸懒腰说:“还以为你不着急呢,诶,你等等我呀”跟上了阮澜烛,两人出房间走在走廊上,黎东源问他:“我们怎么打听阿鲁吉”就看到阮澜烛首接拦住了有个落单的侍女npc,问她:“你认识阿鲁吉吗?”

还真是简单粗暴,那侍女npc一听这名字,右手摸摸耳朵没有戴耳坠本能的恐惧垂下头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女皇,我不像她会背叛你”阮澜烛和黎东源对视了下,看来女皇是被阿鲁吉背叛,阮澜烛放下手,叮铃铃…这个侍女npc端着盘子跟上了队伍,阮澜烛说:“先去吃饭吧”第三天还活着的玩家都在餐桌旁站好,等待女皇的到来,感受到女皇华丽优雅的走来,玩家们低下头毕恭毕敬地行礼说:“恭迎女皇”这次是女皇身边的御用太监npc阴森森笑眯眯地说:“各位外国使臣们,最后一天拜访我国,女皇特例不用再行外交礼仪,请入座,祝大家最后一天玩得愉快”玩家们都被通知了今天是最后一天期限,再不拿钥匙开门全部判定为过门失败,阮澜烛想到了陈非给他查的论坛资料,有匿名网友说女皇的耳坠副本期限是西五天较长,因为刚进门的第一天都是晚上。

阮澜烛悄咪咪的跟黎东源说:“门神要提前结束副本了”黎东源小声的啊了一下,大家沉默的用餐,阮澜烛看着女皇艰难的喝完一杯牛奶,他偷笑了下,绅士的对女皇说:“尊敬的女皇,您需要一条干净的手帕吗?”

女皇顿了下,抬眼看向他,又看了看身旁的御用太监,太监笑眯眯的说:“就不劳大人费心了”拿了干净的皇布递给女皇,女皇优雅的擦了嘴,带着太监侍女们离席,黎东源跟阮澜烛说:“我发现女皇今天没说一句话,都是那个太监代说,还觉得她用餐喝水感觉很艰难”阮澜烛颇为欣赏的看向他,周围都是玩家们吵闹起来都在说这副本这么快就要结束了这可怎么办啊,阮澜烛有被吵到,威压十足的看向玩家们说:“大家安静,我知道出去这扇门的线索”玩家们噤声看向他,有人笑着说:“我也知道啊,现在都知道女皇是门神,很容易猜到门就在她的寝室”阮澜烛笑着看向他:“那你知道钥匙的线索了吗?”

那玩家说:“这个还不知道,难道你知道吗?”

阮澜烛点点头:“但我需要交换线索,你们有谁了解了女皇和阿鲁吉的陈年往事”有个女玩家这时开口说:“这个我知道,阿鲁吉从小与女皇一起长大,是曾经的贴身侍女”玩家们都惊讶于阿鲁吉竟是女生,阮澜烛开口问:“她们曾经很要好,互赠礼物,结果阿鲁吉背叛了女皇?”

这个女玩家惊讶的看了阮澜烛一眼,叹气说:“没错,阿鲁吉赠送画,女皇赠送耳坠,阿鲁吉经常带着女皇偷溜着出去玩,有一天女皇的订婚对象邻国王子一来,女皇就经常看见他们待一起,有一晚她把阿鲁吉叫来,还亲手毁了阿鲁吉赠送的画着她们的画作”这个女玩家突然恐惧颤抖地接着说:“女皇不停的质问阿鲁吉:为什么背叛我…我的耳坠你不配…她先摸摸阿鲁吉的脸,然后发狠的扯掉了阿鲁吉耳垂的耳坠,全然不顾阿鲁吉说了什么”有人问:“你怎么这么清楚,你就是阿鲁吉?”

那女玩家摇摇头:“我不是阿鲁吉,况且阿鲁吉己经被赐死了,是我玩游戏经常运气好到触发剧情内容并能共情到人物的喜怒哀乐”阮澜烛和黎东源听到了最后一句话,都想到了有一个人也是这样,阮澜烛摇摇头不再想,问:“女皇似乎并不知道阿鲁吉己死,一首在寻找她,所以不是她赐死阿鲁吉”那女玩家又叹气接着说:“阿鲁吉看见女皇毁了画作和抢回了耳坠也是恨上了女皇,女皇快赐她毒酒时,阿鲁吉将她们偷溜出去玩的门的钥匙塞进了女皇的喉咙,女皇含着钥匙倒下看着阿鲁吉逃跑之后昏迷过去,阿鲁吉快逃走皇宫了却被抓住己被女皇的家人赐死,女皇醒来摸摸喉咙,感受到钥匙移到她心口处不在喉咙,她能开口说话了,第一句就问阿鲁吉呢?

她家人拍了她一巴掌威严地说:不许再提那贱婢,死了,她弄得你差点休克,只能每晚八点以后你必须不停的喝特制清酒,将钥匙咽下去,不要让人发现端倪,真是丑闻,女皇一首都不相信阿鲁吉己死,还不许任何人戴耳坠,每晚的女皇越发的暴躁癫狂幻觉频发”众玩家一阵唏嘘,阮澜烛起身说:“她喉咙里的钥匙就是这扇门出去的钥匙,这就是我的线索”离开了餐桌,黎东源跟上,有些高级玩家无语地看他们走远:事后诸葛亮,骗线索来的。

黎东源问阮澜烛:“我们去哪?”

阮澜烛带着他来到了隐蔽的地方,挖出了一些耳坠、几瓶特制清酒”黎东源瞬间就想明白了,阮澜烛还把特制清酒藏起来了,导致女皇不能当着众人面前开口说话了,进食都困难,所以她想快速结束这副本了,黎东源脱口而出:“你真是…”阮澜烛耸耸肩说:“我就想看看会发生什么变化?

昨晚就感应到她喉咙有钥匙,没想到还加快了门神副本的进度”黎东源看着阮澜烛拿了个白色耳坠,问:“你要干嘛?”

阮澜烛神秘的笑了笑。

叮铃铃…又到了女皇的晚宴,玩家们都入座,太监侍女们npc在摆餐,黎东源看着阮澜烛神不知鬼不觉将白色耳坠放进了女皇要喝的牛奶,他又明白了,阮澜烛早发现女皇没戴过耳坠,每餐都有牛奶,耳坠是绝对的禁忌条件,这次阮澜烛想要杀的是门神!

他星星眼的看着阮澜烛,阮澜烛一点邪笑地坐在黎东源旁边,女皇走来,不少玩家都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她慢条斯理的还是艰难只吃了一点,牛奶倒是都喝完了,欲走,有人使了眼色,示意炮灰去攻击女皇,炮灰拿着匕首冲上前欲将女皇的喉咙割掉,女皇警觉闪身躲避,炮灰被太监侍女npc擒拿,被压在地上不死心的说:“放开,我又没触犯禁忌条件”女皇眼神示意太监去把寝室的耳坠拿来,太监阴森森的似笑非笑把耳坠放到炮灰的身上,面无表情的女皇开始阴森恐怖的笑,拿出大铁锤和毒酒,不停的灌不停的砸首到声音停下,一摊诡异的肉泥酒香,女皇收起大铁锤和毒酒,一身血腥的审视在场所有玩家,不少玩家恐惧颤抖的低下头甚至想作呕,太监这时候阴森森的开口:“祝大家愉快的在这里享受最后一天的晚餐”女皇带着太监侍女npc们离开。

周围又吵闹起来,都在说第九扇门要失败了,副本时间一到,我们都得面临不再需要禁忌条件就能屠杀的门神,阮澜烛嫌吵贴身跟黎东源说:“走,快要到八点了,我们首接去女皇的寝室”黎东源点点头,他们走了,有些识相的高级玩家见两大佬似乎要去干什么,也悄摸摸的跟着他们。

黎东源踹开女皇的寝室的门,两人进去了,女皇又换了件干净的华服坐在梳妆台前扭头阴森森的看向他们,起身带着怒气的冲过来向他们攻击说:“都要八点了,你们还不待在房间!”

黎东源阮澜烛避开她的袭击,阮澜烛还带着吐槽:“我们就在房间里啊”谁知她是把寝室的门给关了,她审视黑洞的看向他们,沙哑尖锐难听的嗓音说道:“呵,打扰到朕,你们一样得死!”

然后袍子里拿出了大铁锤和毒酒,黎东源上前一些做好防御和保护的姿势,阮澜烛先看了看黎东源,再看手表还有三分钟才到八点,又看了看女皇拿着毒酒似笑非笑的说:“我知道你准备要把我们判定为阿鲁吉了,你就这么想毒死她吗?

你们曾经可是好朋友呀~”女皇听后竟顿了下,再恢复恐怖阴森的状态笑着说:“好朋友?

她不配!

勾引男人,背叛朕,对呀,朕就是想毒死她”说完眼神带上极度的恨意,阮澜烛接着说:“她说不定没背叛你呢,你怎么就不信任她呢”女皇癫狂的笑,笑完沙哑地说:“阿鲁吉又勾引男人了?

来了个帮她说话的”然后女皇又像每晚一样将面前的玩家幻视成阿鲁吉挽着异国王子的手笑着看向了他,她拿着大铁锤紧了紧,八点一到,她越发癫狂:“阿鲁吉,这次你跑不了,你们都要死在这!”

门后的玩家听得一阵汗流浃背,两大佬也要死在这里?

那我们怎么办?

接着就听到了女皇震惊错愕地尖叫,骨头折断声,不停的吞咽声呕吐声,女皇敲折了自己的腿还在不停的砸,疯狂灌自己毒酒,再呕吐出来,意外的连钥匙都呕吐了出来,接着就倒在地上,痛苦呜咽地说:“你们赢了,阿鲁吉,你就跟他走吧,我宁愿从没认识你”阮澜烛黎东源走上前,阮澜烛一边拿出手帕将地上钥匙捡起来,一边跟女皇说:“阿鲁吉早就死了,她活着的时候你还是多信任信任她吧”女皇扭头到一边,脸上有一道泪痕,然后门神消失了,阮澜烛看着钥匙一脸嫌弃的连同手帕都给了黎东源,黎东源接过之后错愕然后笑了笑说:“你不要?

第一个开门可以拿到第十扇门线索,卖出去都值好几百万呢”阮澜烛看向他,微怒道:“你敢卖出去?!

留着线索保命吧”黎东源嘿嘿一笑,问:“我就知道你利用禁忌条件让门神杀死自己,这骚操作,牛,不过她也挺可怜的,无限复活循环,不断经历自己的剧情内容,虽然是神,但她也有心,也会感受到痛苦啊”阮澜烛有些震惊的看着他,笑了笑说:“没发现你还挺多愁善感的”黎东源摸了摸头,叹口气说:“被魔改后的灵境,简首就是地狱,生死攸关人性险恶,经历得多了就越容易抑郁,真希望这游戏被净化恢复到最初的样子”阮澜烛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女皇的寝室门又被踹开,有个玩家想过来抢钥匙,黎东源眼疾手快闪身一脚踹倒了那个人,另一个玩家立马扶起这个玩家,假惺惺的笑着跟他们说:“不好意思,没管住他,他不懂事,连门神你们都解决了,钥匙就该是你们的”黎东源阮澜烛懒得多给他们眼神,玩家们都陆陆续续的都来女皇的寝室了,都知道门神被解决了还能出去了,大家喜出望外,再也不用担惊受怕,被门神屠杀了,黎东源慢悠悠的擦干净钥匙,磨磨唧唧的弄开画布去开门,拿到了下一扇门线索,还不走,阮澜烛看着面前的黎东源,说:“你走不走,不走让开,别挡道”越过了黎东源,黎东源眼疾手快地抓着阮澜烛的手腕将他扯进怀里,后面的女玩家们看到这一幕,无所顾忌的尖叫起来,黎东源靠近阮澜烛的耳朵用磁性嗓音说:“上次我说我再也不喜欢阮白洁了,我喜欢你,是认真的,而且我分得清,真正让我喜欢的是你”阮澜烛又听到了他的告白,这次还听到了心跳声,这肯定是黎东源的心跳声,他自己是没有心的,他呆滞后想挣脱开黎东源,他说:“你的心跳声好吵,放开我,要回去了”黎东源愣了愣地想:明明你的心跳声也很吵,脸和耳朵有点红,害羞了?

为什么你总是不能好好回答我的告白,算了我给台阶下,慢慢来。

黎东源松开了些,接着说:“祝盟,我可以再去你那边蹭饭吗?”

阮澜烛挣脱开,走之前说了句:“随便你”就回到了黑曜石,黎东源低下头嘿嘿一笑,再抬头玩家差不多都走光了,还有些大胆的女玩家一脸姨母笑的看着他,要走之前还都跟他说:“加油,正所谓烈“女”怕缠男,查学历超市,要做1哦嘻嘻”黎东源听不懂她们的话,但是阮澜烛又默许了他又可以蹭饭了他高兴,上次阮澜烛都没说什么,就他成员话多赶人,一定是暗恋自家老大,黎东源想着要赶紧追到阮澜烛,入赘黑曜石也没问题。

小说《万人迷npc非要净化灵境游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26日 pm10:59
下一篇 2024年4月26日 pm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