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仲火帽《卫士传》_周仲火帽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卫士传》是作者“火帽”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周仲火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知何年何月,天生异象,鬼星降世,不知何时,却又生出百八十个好汉,与这鬼星对抗,不知何为英雄,何为英豪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卫士传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火帽

角色:周仲火帽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卫士传》,它的作者是“火帽”。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且虽说这梁文躲了起来,但那昊大人其实也有些不放心的。虽说让手下烧了这屋子,但最后还是请手下前去探查一番,才知这些个公人是被那妖道的障眼法所蒙骗,其实并没有任何人的尸首。但那杨亦也确实为梁文的逃跑争取了时间。梁文走到一半,也看到了贴在墙上的通缉了,上面倒是把自己画的宛如怪物一般,他突然想起自己头上的白发太可能暴露,他便告辞了跟他一起跑的朋友,只不知从何处掏来了一把大砍刀,一挥手便把头上的白发全都切掉了,顶着光头走了几里路,见到山口便有几个官差脱了衣服在乘凉,他便坐了下来,抄起一块石子,扔到了前面,这便引起了那几个官差的注意,马上他突然冲去,几拳打昏了那几个官差,抓起那红的衣和帽,便夺路而逃。走远后,他便把那帽子顺手往头上一戴,马上就穿起那官服,开始赶路……

评论专区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文笔有问题

我的好感度系统有问题:这力量体系正常发展下去30章必崩。主角对他人产生好感或者恶感(满值100点,40点就可以)就能抽奖,我花钱找1000个人打我骂我一顿不就无敌了?

我真是个富二代:来龙空基本没给过一星,因为我觉得作者都不容易,不好看不评论就行了,干嘛看完还要给别人踩一脚。但是,这本书实在是太毒了,恶心的一笔,不给一星念头不通达。

卫士传

《卫士传》在线阅读

第一章 白骏马徒手杀疯牛 边弓手冒近梁大人

且虽说这梁文躲了起来,但那昊大人其实也有些不放心的。虽说让手下烧了这屋子,但最后还是请手下前去探查一番,才知这些个公人是被那妖道的障眼法所蒙骗,其实并没有任何人的尸首。但那杨亦也确实为梁文的逃跑争取了时间。

梁文走到一半,也看到了贴在墙上的通缉了,上面倒是把自己画的宛如怪物一般,他突然想起自己头上的白发太可能暴露,他便告辞了跟他一起跑的朋友,只不知从何处掏来了一把大砍刀,一挥手便把头上的白发全都切掉了,顶着光头走了几里路,见到山口便有几个官差脱了衣服在乘凉,他便坐了下来,抄起一块石子,扔到了前面,这便引起了那几个官差的注意,马上他突然冲去,几拳打昏了那几个官差,抓起那红的衣和帽,便夺路而逃。

走远后,他便把那帽子顺手往头上一戴,马上就穿起那官服,开始赶路。

“若是我穿着这服跑回家里,不知我哥哥能否保的了自己。”他心里便是这样想,但目前他也确实走投无路,倒也总不能上了那水凤山,自己拥立为这寨主,成为土匪吧。

自己只能先回这哥哥所在的长街城先看看了,先扮作个公人,但这凤水牢城营离着那长街城隔了几座山,要是不翻这几座山,在下面的大路,太容易遇到那些个官差,硬碰硬又是指定碰不过的,只得从这山中过,但好在这梁文自小也上过山,从这山上翻过去,他也再熟悉不过,又是荒芜人烟,倒是最安全的线路。

想着这些,梁文便也走上了那偏僻的山路。山路虽说偏僻,但好在坐拥勃勃生机,野花似水开于大地,松柏一样的绿色,越往上走,便也越见得更多的黄色。梁文才感叹,“松柏照常绿,无力在心中,最是无解愁,难逃一生命……”

边走着,却见着树林竟层层缩了起来,倒是出来了几户人家的迹象。

梁文抬眼看去,见到一木屋立在路边。梁文恰是口渴,便在不远处放下大刀,生怕吓着人家,小声走到那房门前,却忽见到这门上突有两个大洞。梁文抬手扣门,见无人回应,鼻间却突有血腥味,他一脚踢开大门,却见一男一女倒在房中,身上都一样被戳出两个大孔,还在继续渗出血来。

突然,从梁文身后莫名传来低沉的哼声。梁文心头一紧,“难不成是那山间大虫?”他缓缓转身,却见一头怪牛立在梁文身后,四只大蹄上沾满了血渍,那牛角锋利的如利器一般,那牛身上插着好几块木板,一只眼睛已经瞎了。

“竟是一疯牛!”梁文大叫一声,那疯牛却好似看的清清楚楚,大叫着向梁文冲去。梁文一下跳起,翻出了屋子,转身看向那大刀,“倒是我自己害了自己!”那牛好似感应一般,快速转身,向梁文冲去。梁文在地上滚了一圈,伸手拿起那大刀,就要向那牛砍去。那牛竟突然冲出牛角,一下将那大刀撞成两块。梁文大惊,随手拿起一根木条插在那牛角之间。那牛好生聪明,突然后腿发力,将自己生生顶了起来,想要将这木条顶碎。那梁文看了看自己,才想起自己所穿的正是红衣,他一脚踢中那牛,借力退了好几步,一下扯开衣服。那牛被红色吸引,直勾勾向衣服冲去。梁文趁着那牛的注意集中,一下将衣服套在那牛头上,然后回身坐在牛脖处,使出力来,将牛头夹在自己的手间。那牛吃痛,开始后腿使劲想将梁文踢翻下来。梁文不断使劲,将那牛脖顶出个弧度来。然后用力把衣服打了个结,开始拽那牛牛头,那牛脖子被锁住,头被遮住,更加的慌乱,开始胡乱使劲。梁文接着用力,将自己的双腿也夹在牛头处,浑身用劲,生生将那牛脖子拉断,那牛倒在地上,梁文也气喘吁吁的跪了下来,大叫几句:“这疯牛,老子差点被这牛害死……”

歇息了一会儿,他捡起地上留着的刀片,看了看那牛,用力切开牛皮,取了些肉下来。然后回身找了些木柴,烧了起来。他打开那屋子的大门,看了看里面,两人仍倒在那里,梁文摇了摇头,转身提起两人,在屋边挖了两个大坑,将两人放在里面。回头再看屋中,还留有几把钢刀,于是他便取出了钢刀,并点了大火,将那房子焚烧殆尽。借着那火,他也顺手烤了烤取下来的肉,便也准备继续赶路了。

又走了几个时辰,转眼已经来到了最后一座山的山顶了,梁文站在山顶,鸟瞰那长街城,宛如过去的一样,那长街城中的四条长街一览无余,纵横交错四通八达,来往客商络绎不绝。他看到了曾经的大湖,他已经多久没回来了,多久没回这长街城了。梁文一人独自在外闯荡,打出了个白骏马的名声,说来他自己也觉得也好笑,他自己闯出去也是为了摆脱他父亲,还有他哥的阴影,回来的路上才发现,众人看见白发的男子,才不会首先想起那白骏马,反而是自己的哥哥,常常被人想起而已,而自己落魄至极,只得回来求助亲人,却也无话可说,无力回天。

梁文缓缓走下山崖,此处正是这一地区最为繁华的长街城,梁文自小和他哥梁德住在这里,那时梁文十有五,两人争执不下,谁也不让谁,他便自己一人跑出去,行侠仗义,打出了个白骏马的名声,“唉”梁文已经分不清,究竟是自己想的话,还是说出来的话了。

只看见那城门越离越近,梁文走了下来。却见一辆囚车疾驰而过,梁文眉头一皱,却见那带头的解差骑着一匹白马,身后的囚车里,关着一群人。

梁文大惊,那群人正是那天他去征讨那张三土匪窝时候,为他们引路的猎户。只见那柴烈早已没有了过去的傲气,披头散发,躲在坐在那囚车里,手上扣着几十斤的枷。

“柴先生?”梁文不由得说了出来。正准备提起那木棍,冲出去,却被一个人死死拽住。

梁文一下挣脱束缚,转身一看,那人竟是石狮子胡宇。胡宇笑了笑,一下把梁文拉到一边。

梁文见是兄弟,只是一拜谢。

“胡兄弟,好久不见,不过我之后再跟你一起吃酒。兄弟你不知!这囚车里关着的!也是我的兄弟。”

“哥哥如此着急,我当然知道,里面是您的兄弟,但是你不知,这次押送犯人的解差,正是那杀人蜂,陈进!”

“陈进?我听说过,但他不是在那黄州的水军教头吗?怎么来这里了?”

“黄州战事吃紧,他也被牵连,只得做个解差了。”

“胡兄弟可有妙计?能解我这兄弟?”

“我倒是没妙计,不过这杨先生,似乎倒有妙计!”

只见一道人似踩着白云而来,手拿长棍,正是那神机算杨亦。

“杨先生?”梁文也是一惊,“杨先生为何在此?当时多谢杨先生指点!我才能活到现在!”

“梁先生你不必多言!”杨亦挥挥手,“我这便想个计谋,大家一道救了这柴兄弟!”

梁文点了点头,“那也只好如此了!”

梁家在长街城有一处老宅,那陈进带着那柴烈,进了那梁家的宅邸。只见一人,屹立门中,一见冒失气满泄,大河遣诗玉披衣,三军齐心听命之,英雄盖世比浪高,正是那霸刀梁德。

“陈大人,让我见见这柴烈!”

“梁大人,我已将这柴烈带来了。”

只见那柴烈被带到那人面前。

柴烈抬头一看,却见那人貌似英豪,便呆住无话可说。

那梁德走向前去,对着那柴烈问道,“你见过我弟弟梁文?”

柴烈大惊,“竟是那霸刀凉梁德?失敬!”

“不必多言!”梁德显然有些心急,“我倒是不担心,我只怕我弟弟梁文出了什么事,那昊大人在押解囚犯的路上,还派先遣兵来与我说,说我弟弟死了,而且他还在那水凤山那自立为王!现在边事吃紧,若是这个当头他要……他要干这种事!我……”

“梁大人别急,分明是你昊大人在胡诌,我们几个根本不是什么山贼,我和我的同乡都只是那水风山脚下的猎户,只是那昊大人为了以权谋私,偏将自己安上好位。”

“啊?”梁德本来也不愿相信自己的弟弟会干这种事,便也叫那陈进拿来文书,自己好好看看。

说着,那梁德摇了摇头,接过文书,看着那罪名,“他一直在外,便也不是我的错了,我倒是想他,曾也三番五次叫人去寻他竟没人找的到,后来听说了白骏马的名号,我还以为他终于是混出了些名堂,现在才发现,他逃了那牢城营,竟还在一山上称大王,痛心啊……”说着那梁德话也说不出来,暗自叹息。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pm10:09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pm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