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枚冒险戒(杨米亘古之光)_(杨米亘古之光)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杨米亘古之光是奇幻玄幻《我有一枚冒险戒》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杨米20岁生日那天,丧尸病毒爆发!生死一线间,一枚神奇的戒指替他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多年以后,杨米岛主,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我有一枚冒险戒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亘古之光

角色:杨米亘古之光

看奇幻玄幻文,千万不要错过“亘古之光”的《我有一枚冒险戒》。概述为:杨米眼中不带半点感情,看着那些蠕虫,不由回想起自己第一次猎杀丧尸时就差点悲剧了。电影里都是一爆头丧尸就嗝屁的,谁成想,当时那只丧尸被杨米拿铁棍从脸上到后脑勺捅了个对穿,居然仍旧生龙活虎的朝着杨米扑咬过来!好在杨米反应够快,又补了一刀捅穿那只丧尸的大脑才真正干掉它。拔出刀时几条血色蠕虫顺势飞溅到杨米手臂上,一粘上就死命往里钻。好在杨米当时也是穿的防水冲锋衣,否则他现在就得改名叫“丧米”了。甩了甩渴得发昏的头,杨米也不管被这动静引来的另外两只丧尸在玻璃门外死命抓挠……

评论专区

为美好的异世献上科学:一开始就是大雷

从契约精灵开始:像是TX出品的微创新产品,合理性和阅读感稍好。

胜利之星照耀着我们:以观后效

我有一枚冒险戒

《我有一枚冒险戒》在线阅读

第一章 生死一线

杨米眼中不带半点感情,看着那些蠕虫,不由回想起自己第一次猎杀丧尸时就差点悲剧了。

电影里都是一爆头丧尸就嗝屁的,谁成想,当时那只丧尸被杨米拿铁棍从脸上到后脑勺捅了个对穿,居然仍旧生龙活虎的朝着杨米扑咬过来!

好在杨米反应够快,又补了一刀捅穿那只丧尸的大脑才真正干掉它。

拔出刀时几条血色蠕虫顺势飞溅到杨米手臂上,一粘上就死命往里钻。

好在杨米当时也是穿的防水冲锋衣,否则他现在就得改名叫“丧米”了。

甩了甩渴得发昏的头,杨米也不管被这动静引来的另外两只丧尸在玻璃门外死命抓挠。

在枯叶中擦了擦短斧上的血迹,再次小心翼翼的往楼上探索。

一番搜索下来,确定茶楼里的确就这一只丧尸。

杨米又忙上忙下把整个茶楼翻了个底朝天,不出所料吃的喝的统统没有!

“这附近也不知被搜刮了多少遍,真特么的比老子的脸还干净。”

杨米骂骂咧咧,从楼下弄了些枯叶上来均匀的铺在墙角,再从他的背包里拿出自己宝贝的珊瑚绒毯子往身上一裹,蜷缩着就钻了进去。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杨米看了眼仅剩的几块饼干,干巴巴的喉头一阵滚动。

“下午又吃了两块,今晚就忍忍吧。”

“轰隆……”

闷雷声响起。

“果然又要下雪了。”

杨米苦笑着摇了摇头,闭上眼睛。

……

“咕噜噜……”

肚子的饥叫声似乎比丧尸的嘶吼还要响亮,才凌晨五点多杨米就被饿醒了。

又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掏出饼干艰难的咽了两块。

躺靠在枯叶中杨米一阵颓然,他现在已经渴得发晕,感觉自己似乎快要脱水了。

外边的雪不知何时停了,即使明知道雪里面有那种可怕的寄生血虫,杨米还是有想要抓几把雪放进嘴里的冲动。

他太渴望水了。

三小时后。

昏昏沉沉的挨到天光大亮,杨米还是强打起精神,收拾行装继续朝着目的地前进。

作为土生土长的M市人,杨米对M市的大部分地头还是颇为了解的。

一路小心翼翼直到下午三点多,终于快要抵达杨米的目的地了。

前面路口再右转,就是M市第二看守所的大门。

不过越是接近目的地杨米也变得越发小心,他可不想临天亮了还撒泡尿在床上。

路口没有丧尸。

右转,也没有。

蹑手蹑脚的潜行到看守所大门正对面,远远的看见大门内外错落却有致的横停着二三十几辆血淋淋的汽车,看样子似乎是用来阻挡大群丧尸冲锋用的。

“难道真有聚集地?”

杨米心头一喜。

猫着腰摸索过去,一直到最接近看守所大门的一辆汽车旁边才停下,再次探头往看守所内张望。

只见看守所内小广场上密密麻麻的游荡着上百只丧尸,满地都是残尸和暗红的血迹,一片触目惊心。

地上或近或远杂乱的扔着一些铁棍、刀斧,甚至还有几支沾血的手枪和步枪。

杨米内心“咯噔”一下,一阵绝望。

历尽艰辛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居然看到这似乎早已沦陷的模样!

舔了舔已经干裂见血的嘴唇,有些生疼。

虽然满心不甘,不过杨米还是果断的选择了放弃这里另谋出路了。

里面那么多丧尸,万一惊动了他们铁定是尸骨无存的下场!

杨米轻轻转身,打算换个方向去寻找新的庇护所。

“呜……”

“呜……”

结果刚一转身,就见几条大半身子已经溃烂的警犬正微躬着身,冲自己呲着血淋淋的獠牙。

杨米心中大惊,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双手猛地一撑车头,翻身一跃拔腿就往看守所里跑。

虽然里面的丧尸足有上百之多,不过相比之下,这几只尸兽却更让杨米觉得恐惧!

警犬丧尸如风一般飞快追来,速度比杨米还要快!

才跑出十几米,眼看最近的一只警犬丧尸就要扑到杨米的小腿,杨米却是忽然一个急刹,又飞快转身往左边亡命奔逃。

那呲牙咧嘴的模样,一看就知道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杨米这边如此大的动静,很自然的引起了小广场上丧尸群的注意。

死寂的看守所一下沸腾起来。

无数狰狞的丧尸张牙舞爪,咆哮着向杨米这边冲来。

遭遇夹击的杨米心中满是绝望,心道这一次自己多半要交代在这里了。

“我xxx!”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杨米狂吼一声国骂,就打算扔了背包拼死一战。

“老子就是死,也要先砍死你们这些狗日的丧尸!”

握紧短斧的同时,突然瞥见左边不远的墙角处,几辆血迹斑斑的囚车正静静的停在那里。

其中一辆的后门正半开着,在寒风中左右摇晃。

杨米大喜,也再没了拼命的勇气,拔腿就朝囚车狂奔。

不过他的速度终究要比警犬丧尸慢一些,眼看就要钻进囚车,一只警犬丧尸却在这时死死地咬住了他的靴子。

“滚xx的!”

杨米怒吼着狠狠往狗头上连蹬数脚,终于把警犬丧尸连同着左脚的靴子一起蹬飞了出去。

“砰!”

不待其他丧尸冲来,杨米一把拉过开着的半扇车门狠狠关上,然后立马从背包里掏出锁链把里面的铁栅栏死死拴住。

随后也不顾外面疯狂的拍打抓挠,直接四仰八叉的往后一躺,重重的喘着粗气。

杨米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就要跳出胸腔,咚咚响个不停。

即便外面寒风刺骨,他也已经湿透了整个后背!

只觉得这短短的几十米亡命奔逃可真是够惊心动魄的,“我x!差点就要了老子的小命。”

几分钟后,杨米使尽全身力气勉强撑着坐起,仔细检查了一番已经冻得麻木的左脚,确定没被那该死的警犬丧尸咬伤之后才长长松了口气。

有些无力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杨米觉得自己的舌头似乎也已经干了,就像一把锉刀似的舔得嘴唇生疼。

囚车外面一大群丧尸依旧在不停的抓挠拍打,可怜的车窗没坚持几分钟就开始接连破碎。

一只只或是干枯腐烂或是鲜血淋淋的手臂隔着囚车的铁栅栏伸向杨米,车身摇晃的弧度也越来越大。

杨米却像泥塑般不为所动,紧紧裹着他的珊瑚绒毯子蜷缩在囚车中间。

虽然裹着毯子,不过杨米的左脚现在已经冻得没了知觉,嘴里喉咙里干得又痒又苦,双眼无神的看着手里仅剩的三块饼干也毫无食欲。

不知过了多久,车外的警犬和大部分丧尸终于渐渐散去,只剩下几只顽固分子仍旧死死扒着囚车想要进去品尝杨米鲜美的血肉。

“轰隆……”

一声闷雷响起。

“又要下雪了吗?”

杨米虚弱的睁开眼,感觉车身已不像先前那般摇晃得厉害。

想要挪动一下冰冷发麻的身子,却又使不出一点力气。

“我也要死了吗?呵呵……”

杨米发出干涩的苦笑。

“这样也好,总比被当成排骨啃要强吧!爸、妈、老姐,我好想你们啊……”

杨米本来就三四天没喝水了,现在又一下失去了求生的意志,顿时就感觉身体有些轻飘飘了,仿佛下一秒就要灵魂出窍一般。

恍惚间杨米眯缝的眼中似乎闪过几点耀目的蓝光,就在囚车的长条座椅下面。

仿佛是有某种神秘的吸引力,杨米无意识的伸出颤巍巍的右手摸向蓝光。

一秒,两秒,三秒……已经冰冷到没有知觉的指尖似乎触碰到一丝温润,然后又像是被蚂蚁咬了一口似的传来一丝轻微的痛感。

杨米想要睁大眼睛看看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却又无能为力,好像那薄薄的眼皮有千斤重一般。

杨米身体略微抽搐了一下,失去了意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8月2日 am6:09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am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