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一晨杜若曦)偏执溺爱:顾大总裁嗜妻如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偏执溺爱:顾大总裁嗜妻如命》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偏执溺爱:顾大总裁嗜妻如命》,由网络作家“朱雨沫”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顾一晨杜若曦,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杜若曦逆袭爆红后
黑粉:未婚先孕丑闻缠身,还妄想嫁进豪门
热搜榜:某集团继承人屡次求婚杜若曦被拒,仍不死心,甘做备胎
黑粉:不就是有几分姿色,靠男人上位
某财经频道专访:隆重介绍一下,国际一线品牌CX的创始人杜若曦
黑粉:有钱了不起?不还是生了个没有爹的野种?
某富可敌国腹黑霸道总裁:孩子是我的,谁有意见?站出来!
黑粉们:……
对不起!打扰了!
*
第一次遇见,那一抹身影,便成了他一生的执念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偏执溺爱:顾大总裁嗜妻如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朱雨沫

角色:顾一晨杜若曦

热门新书《偏执溺爱:顾大总裁嗜妻如命》是由著名网文作者“朱雨沫”所著的现代言情分类小说。文章简述:挂了电话,杜若曦站起身。“肖肖,林寒,一……,顾先生,不好意思,我还有些急事,要先失陪了。”杜若曦失口,差点习惯的叫顾一晨一晨,想想叫一晨似乎太过于亲密,硬生生把晨字咽下肚,改成了顾先生。“我送你!”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被刚才那句顾先生刺激到了,顾一晨鬼使神差的站起身,一把拉住欲转身离开的杜若曦的手。楚肖肖忙起身要出面阻止,被一旁的林寒制止,示意她不要插手……

评论专区

无限恐怖之雨夜独行:伤感、结局美

环球挖土党:个人意见:虽然看上去作者准备的资料很足,但光是挖宝探险卖钱,这很难写长。接触各种各样的民间收藏家才容易写出彩。毕竟美国民间收藏家和组织各种奇葩。

从全球穿越开始:幕后流,推演流,细节多,车很快

偏执溺爱:顾大总裁嗜妻如命

《偏执溺爱:顾大总裁嗜妻如命》在线阅读

第一章 该结束了吗

挂了电话,杜若曦站起身。

“肖肖,林寒,一……,顾先生,不好意思,我还有些急事,要先失陪了。”

杜若曦失口,差点习惯的叫顾一晨一晨,想想叫一晨似乎太过于亲密,硬生生把晨字咽下肚,改成了顾先生。

“我送你!”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被刚才那句顾先生刺激到了,顾一晨鬼使神差的站起身,一把拉住欲转身离开的杜若曦的手。

楚肖肖忙起身要出面阻止,被一旁的林寒制止,示意她不要插手。

“谢谢。”

杜若曦抽回手,率先出了包厢,顾一晨紧跟在后面。

“你干嘛拦着我,你不知道他们……”

看着他们走出包间,楚肖肖心急如焚,忙起身就要追出去。

“肖肖,这是他们两个之间的问题,迟早要去面对的,必须他们自己解决,你不应该插手。”

林寒耐着性子细心安抚着随时要炸毛的楚肖肖。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真的不能再让他伤害若曦了,你不知道若曦过的有多苦。”

楚肖肖可怜巴巴的趴在林寒肩头,脸上还挂着两行泪。

一想到杜若曦曾经历的那些,心就不由自主替她难过。

“该面对的总得让他们自己去面对,一味逃避也不能解决问题。不然你把你知道的都跟我说说,我也好帮你分析分析,看能不能帮上点忙。”

林寒总觉得顾一晨和杜若曦的事情没那么简单,一面能安慰怀里的小女人,一面还能偷窥铁哥们的私密感情,俨然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

杜若曦一路小跑,远远就看见了门口不远处靠在车门上的霍思凯。

她顿了顿脚步,整理了下衣衫,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些。

紧跟在杜若曦后面的顾一晨,见她停下,也跟着停顿下来。

“多谢顾先生相送,我先走了。”

杜若曦转头对着顾一晨道完谢,正欲离开,却又被顾一晨紧紧抓住了手腕。

“若曦,可不可以不要走?不要跟他走。”

他深情的眸子笼罩着朦胧的水汽,那语气更像在乞求。

顾一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到外面的霍思凯,心里堵得难受,他只知道他不想让杜若曦跟他走,更不能让他带她走,全然没有发现此刻的自己有多么的卑微。

“不好意思,顾先生,我真的要走了。”

杜若曦用力甩开顾一晨的手,绝尘而去。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这么对我?”

顾一晨痛心地看着她的背影,一如四年前,她也这般丢下他,投奔那个人的怀抱。

心底最深处的脆弱战胜了最后一丝伪装,撕心裂肺的悲痛蔓延,顾一晨缩卷着身体靠在墙角,竟哽咽得像个无助的孩子。

腥风血雨他都不曾害怕落泪,唯独在爱杜若曦的这条路上,他变得如此不堪一击。

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在这段漫长的感情里,他爱的是那么卑微,那么脆弱,全军覆没却也毫无保留。

爱情里,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爱一个人,除非,你亲眼看着她和别人在一起。

杜若曦的心如刀割,但她必须走的决绝,像四年前一样。

有时候,你选择与一个人保持距离,甚至远离,从他的世界消失,不是因为不在乎,而是你清楚的知道,他不再属于你!

杜若曦知道,她和顾一晨的爱情就像倒在手心里的水,不论她放开还是紧握,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

如果非要在一段感情中分出一个对错,那就让她继续做那个错的人吧。

本已有错,那就让她一错到底。

林寒楚肖肖从包厢里出来,就看到眼前这样一幕。

顾一晨一个人孤单的靠在墙边,神情落寞,手里握着一支燃尽的烟,烟头的火灼伤了手,竟还不自知。

“一晨,你没事吧?”

这样脆弱的顾一晨是林寒从来都不曾见过的,不免有些担心。

“没事,走了。”

捻灭烟头,顾一晨孤独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幕里。

这一瞬间,楚肖肖有些恍惚,她竟然觉得顾一晨有那么一丝丝可怜。

究竟有多爱,才会用那仅有的尊严去乞求一个早知不可能的答案。

风,吹掉最后一颗栖落在顾一晨眼角的水珠。

黑夜是他勇敢流露悲伤的另一双眼睛,他通过它来唤醒身体内某一块儿没有完全死掉的温热,悲痛地牵起他的曾经过往。

顾一晨如行尸走肉般疲惫的回到住处,他脱掉外套,烦躁地扯下领带,狼牙吊坠应声落地。

他怔怔的看着地上断开了的银色链条和吊坠,心脏抽离般的生疼。

“是时候该结束了吗?”

他怔怔地望着断痕,喃喃地问自己。

毕竟凡事都有缘起缘灭,强求不得。

片刻后,顾一晨把破损断开的项链收到一个精致的丝绒盒子里,丢到床头的柜子上,转身去了浴室。

顾一晨仰头,任由水洒到他的脸上,他用双手把头发拢到脑后,露出精致的五官,紧闭着双眼,蒙上了一层水汽。

顾一晨从浴室出来,浴巾松垮的系在腰间。头发上的水珠顺着脸颊滴落,滑过到颈间,又爬上他结实性感的腹肌,最终终于投奔到他腰间浴巾的怀抱。

靠在床头,他扭头看向床头柜上的盒子,拿出手机拨出个电话。

“雨泽,有件事拜托你。”

“公事私事?麻烦顾总看看现在几点了,我早已经下班了,您能不能体谅下您的员工?”

陆雨泽刚睡下,有些不满地抱怨。

“给你十分钟,我在家里等你。”

陆雨泽刚想再说点什么,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忙音,郁闷找不到出口,只能又硬生生咽回肚子里,憋成内伤。

陆雨泽,顾一晨的死党,在国外一直专研珠宝工艺及修复,在这个领域小有成就。

十分钟后,一个时尚俊美却又不失男子气度的妖孽,站到了顾一晨家门口。

“进来吧,要喝点什么?”

“有事说事,拜托大哥,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陆雨泽背靠在沙发上,抱着肩膀,大半夜被扰清梦,气急败坏,耍着大牌。

“看看这个能不能修好?”

顾一晨无视他的不满,直奔主题。

陆雨泽漫不经心的一瞥,眼睛顿时冒光,随即坐起身来,戴上专业手套,拿起盒子里的东西细细打量起来。

最后,竟然还从口袋里拿出常年不离身的放大镜,把东西放到下面继续研究,一副很老沉的样子。

他这副模样,让顾一晨突然想到了那些检测古董的老专家们,跟眼前这个帅哥完全不一个格调,嘴角挑起一抹玩味的笑。

“这款狼牙吊坠出自法国顶级珠宝设计师弗兰克之手,当年他亲手为自己和爱妻打造了这一对狼牙吊坠取名‘挚爱一生’。且不说,它上面镶嵌的宝石价值连城,单是这鬼斧神工的工艺,已是空前绝后,而且这是孤品,世上独一无二。听说它曾被拍卖出惊人的天价,最后有人用当时法国城中一座最繁盛的一处庄园作为交换拍得了它。你这一条就是其中的那条男款。”

陆雨泽滔滔不绝的一一道来。

“挚爱一生?独一无二?”

顾一晨眼眸状似波澜不惊,可心底却有什么突然死灰复燃。

“狼一生只有一个伴侣,而狼牙象征忠贞至死不渝的爱情,所以弗兰克给它们取名叫‘挚爱一生’。”

陆雨泽见顾一晨似有不解,继续补充这条项链的设计理念。

顾一晨再次被陆雨泽的话深深触动,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吊坠还有这么深层的意义。

他只知道这是杜若曦送给他的,也知道它价值连城,所以他一直视若珍宝。

现在再回想起杜若曦当初说的那句话,‘我把我的所有都给了你’,此刻他才后知后觉,真正明白杜若曦当时说这句话的含义。

“你可以把它修复好吗?”

看着破损的狼牙吊坠,顾一晨竟然突然莫名的心慌起来。

“修复好没问题,但是想要跟原来的如出一辙,除非弗兰克本人亲自出马,只可惜……”

“可惜什么?”

顾一晨的心漏了半拍。

“可惜弗兰克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恐怕很难有人再做到了。”

陆雨泽摇了摇头也有些可惜。

毕竟一个设计师,有一个设计师的设计习惯和特点,再刻意的模仿,也做不到完全的一样。

“没有别的办法了?”

顾一晨的盯着他局促起来,像审犯人一样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据我所知,弗兰克的妻子安娜还在,也是顶级的珠宝设计师,也许你可以去碰碰运气。”

陆雨泽耸耸肩,并没抱多大希望。

“好,回去你帮我查下安娜的具体地址,发我手机上。”

“没问题,没别的事,那我先回去了。”

陆雨泽望着失神的顾一晨,总感觉他今天怪怪的。

什么价值连城的项链顾一晨没见过,怎么弄得跟丢了魂似的。

送走陆雨泽,顾一晨重新审视着盒子里的东西,眼神里有渴望有珍视有震感,亦有感动有忧伤有心痛,更有浓浓的爱意,各种情感交织在一起。

“它的名字叫挚爱一生,挚爱一生。”

只要一想到它的名字,顾一晨的心瞬间就被装得满满的,所有的情绪都被取代。

他不自觉地勾起嘴角,脸上露出了久违的一抹笑。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8月2日 am10:08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am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