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会算命:病娇权臣甘做裙下臣(林姝卫玠)_(林姝卫玠)完整版在线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嫡女会算命:病娇权臣甘做裙下臣》,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林姝卫玠。简要概述:【狠厉病娇深情禁欲男主×白切黑心机撩人精女主】
林姝在上一世惨死后,被假千金告知自己才是相府真正的千金
一道惊雷劈下,竟然真假千金同时重生
林姝发现上一世自己被拿去当药人,练就了百毒不侵之体,而今这体质也跟着一起来了而且她好像还获得了摸人脑袋就可以给别人算命的能力??
重来一世,林姝要让所有欺负她的人都后悔
重来一世,林姝只是借着黑衣卫指挥使夫人的身份去保护林府,也想阻止这位反派权臣黑化
机关算尽,却独独没算到自己会爱上他
复仇为主,怎么能爱上他人!林姝想方设法开始和离——
卫玠:今天没空和离,明天吧
林姝:今日艳阳高照不如我们… …
卫玠:有些事要夜黑风高的时候做,大白天的不好吧?
林姝:???不是,你在想什么?我们不是要和离吗?
卫玠:不好意思,夫人撩人心弦,为夫早已倾心,和离,是不可能的
【重生嫡女白切黑扮猪吃老虎➕病娇反派深情权臣腹黑心机追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嫡女会算命:病娇权臣甘做裙下臣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林灿

角色:林姝卫玠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嫡女会算命:病娇权臣甘做裙下臣》,作者是“林灿”。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房中的漂亮公子嘴角微抽,眉头轻蹙地望向门口。记忆里她看到自己就会低下头,外人传她嚣张跋扈,方才马背上的她又是那样明媚张扬的模样,此刻敲门,他心中想到了千万种她想进来的理由,却独独没有想到这一条。他不由起了几分好奇,这个所谓的未婚妻,到底有几幅面孔。对着门口的贴身侍从阿文扬了扬下巴,大门一开,就出现一位素衣白雪的美人,她含笑朝卫玠走来:“公子,观你面相,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小女子可为您消灾除害噢。”卫玠的脸眉头皱的更紧,薄唇轻抿,声音清冷好听,“林府的大小姐,竟是这般没规没矩?”林姝索性就没规没矩地一甩衣袖,在他面前毫不客气地坐下,忽视他越来越黑的脸笑眯眯地说道:“那些规规矩矩的的,哪个进得卫大人的门了?”一旁的阿文听了,觉得很难不赞同啊……

评论专区

巫师不朽:哪儿来的那么多智障芯片,不是叮就是滴。

大国战隼:整体上还可以,能看就是川航8644的波音747有点出戏…毕竟川航是出了名的全空客机队

诸世大劫主:听说 文抄公 薅羊毛失败,又回到了半侠传模板,就去看了看。只能说没有金古黄的经典小说做副本,文抄公原创的副本真是稀烂。烂俗的剧情和模板生硬的npc频繁出现,根本原因就是作者态度敷衍。连抄都不认真

嫡女会算命:病娇权臣甘做裙下臣

《嫡女会算命:病娇权臣甘做裙下臣》在线阅读

第一章 林瑜认亲

房中的漂亮公子嘴角微抽,眉头轻蹙地望向门口。

记忆里她看到自己就会低下头,外人传她嚣张跋扈,方才马背上的她又是那样明媚张扬的模样,此刻敲门,他心中想到了千万种她想进来的理由,却独独没有想到这一条。

他不由起了几分好奇,这个所谓的未婚妻,到底有几幅面孔。对着门口的贴身侍从阿文扬了扬下巴,大门一开,就出现一位素衣白雪的美人,她含笑朝卫玠走来:“公子,观你面相,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小女子可为您消灾除害噢。”

卫玠的脸眉头皱的更紧,薄唇轻抿,声音清冷好听,“林府的大小姐,竟是这般没规没矩?”

林姝索性就没规没矩地一甩衣袖,在他面前毫不客气地坐下,忽视他越来越黑的脸笑眯眯地说道:“那些规规矩矩的的,哪个进得卫大人的门了?”

一旁的阿文听了,觉得很难不赞同啊。京都这么多循规蹈矩的姑娘,确实没人登门拜访成功过。

卫玠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放在鼻息间轻嗅,一双眼幽黑深邃,静静地盯着她,“那你现在就可以出去了。”

林姝双手一合,眼里泛起了柔情似水的光来,娇媚一笑道:“可是,人家已经过了门,过了门就不能回去了呢。况且,我来看我未过门的夫婿,并无不妥。”

卫玠的额角重重的跳了跳,她眼中的狡黠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这一语双关的“过门”,就是自己猜的那个过门。

“林大小姐请自重!”

“叫我姝儿就好,我们之间就不必公子小姐的唤来唤去的了。”他说的极快,她也回答的飞快,还捧着茶盏笑呵呵地看着他。

卫玠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自己请她进来就是个错误的决定。深吸一口气,卫玠冷着脸站了起来。

“怎么了这是?”林姝跟着站了起来,似笑非笑道:“难不成咱们观音面、阎王心的冷面阎王卫大人,听不得女子说情话?”

卫玠眉头紧锁,朝门口一边走一边寒声道:“你不要乱讲。”

林姝从后头抓住他的袖子,一扭腰一跺脚,声音娇软道:“卫行止,似你这般听不得情话,日后成婚了你该如何?”

卫玠平日里接触到的男人,对他都是毕恭毕敬,毕恭毕敬中还含着几分畏惧。接触到的女人,也都是像林姝从前一般,只看了他一眼就会害羞地低下头去。

似她今日这样脸皮厚的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放眼整个李朝她绝对是第一人。

“你这个女人… …”卫玠难以置信地回头,却对上少女娇俏的笑容,“卫玠,我今日替你打了一卦,你此生只会有一个女人,春熙街林相府大小姐林姝。”

少女笑弯了眼,可是这冰山一般的玄袍男子的脸却是白了又青,青了又紫,最后居然泛出点红来。

阿文瞧见自家大都督这么多年,向来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这脸也是万年不变的冷冷淡淡,只有一个表情,却不想这张脸也有五颜六色的一天,心中实在是佩服林大小姐乃奇女子也。

卫玠哪里应付过这样的人,缓过神来后,面色僵硬的紧。

林姝就笑吟吟地看着他憋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最后愤愤拂袖离去。

目送着卫玠一路远去,看见楼下有瞎眼道士打着卦算命,林姝眼神一亮,心生一计。

定远侯信佛,也信天意。

不如,她林相府大小姐摆个摊,也去算算卦?

她好像可以碰别人额头,就能看到别人的一生,难不成这是上天对自己的补偿?

林姝放下茶杯,对红豆抛了个媚眼道:“红豆,那给那人一锭金元宝,让他把摊位给我,再给我把招牌换成,神女下凡,救苦救难。”

红豆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下一秒,林姝就笑着推她,“好红豆,快快的,去买那个摊位。”

红豆身上随时为林姝揣着钱袋子,上一世过的奢靡,身上都是金叶子金元宝的揣,这一生也不例外。

自家小姐的话,她向来比听圣旨还认真的。

红豆郑重其事拍了拍自家的胸脯,“小姐放心,红豆一定给您搞定!”

小丫头说完,就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林府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林姝带着红豆回来的时候,看到一地的炮竹留下的痕迹。

红豆“咦”了一声:“才半会儿功夫,这是有什么喜事发生了?”

林姝只随意看了一眼,便大步跨过台阶,穿过长廊,来到陶华池,绿树亭台,分外幽静。

从前她回府的时候,一路上的仆人都会恭恭敬敬喊一声:“大小姐好。”

今日倒是清净的很。

李管家走了过来,低头道:“大小姐,人都在前厅了。”

意料之中。

“多谢李叔。”

前世,她因着平白享受了林瑜十几年的人生,在林瑜欺负自己的时候,没有选择反击,而是隐忍,想着自己只要不争不抢,安安静静的,就能过的好一些。

这一次真相大白,她可再不会像从前那样了。

她会慢慢让林瑜和林娇,还有这所谓的表姨,通通付出代价。

收拾好心情,林姝向正厅走去,远远的就看到了正厅大堂里,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林瑜正伏在祖母的膝下,挂着卖力讨好的笑容。

祖母布满褶皱的脸上是久违的笑容。

众人瞥见她的到来后,不约而同的敛去了笑容。

所有的欢声笑语在林姝迈入正厅的一瞬间戛然而止。

饶是迟钝如红豆,此刻也已经觉出异常,自家大小姐却像是看不到一般,走上前去行了礼,甜甜一笑道:“孙女儿见过祖母,见过父亲。”

林相的脸上似有几分尴尬,“嗯”了一声后便不自在地转过头去。

倒是老夫人抚着鬓间的白发悠悠开了口:“你回来了,这是林瑜,你父亲的亲生女儿。”

林姝一副没听懂的样子,茫然眨了眨眼,“父亲的亲生女儿,不是只有我和林娇妹妹吗?”

老夫人丝毫不加掩饰的冷哼出声,白了一眼林相后,才冷冷开口:“当年灵隐寺,我林家长女被抱错,乡野村妇之女平白受了我家十五年恩惠,如今,是时候换回来了。”

林姝的模样像是震惊,像是难过,愣在原地不说话了。

林瑜满意的看着她这副模样。

原本还在猜测,林姝那些古怪的行为,该不会也重生了吧?

现下看她这副模样,倒不像是装的,是真真切切的不可置信。

果然,这世间的幸运儿只会有她一个。

片刻,林姝终于缓过神来,眼眶已经红了一大片,她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艰难开口:“祖母的意思是… …我就是那个与林瑜抱错的孩子?”

“不是你,还能有谁?”

“祖母,孙女儿是您一手带大的,若当年抱回来的时候觉得不对劲,您还会分不清吗?”

老夫人不耐烦道:“这么小的女娃,都长的一个样,我怎么记得清楚。”

林姝看向林相,目光恳切,一字一句道:“父亲,我从小到大,大家都说我和母亲长的最为相似,您还不记得母亲是什么样子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8月2日 am10:09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am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