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龙记(白小鱼朱大常)_(白小鱼朱大常)完整版在线阅读

《鱼龙记》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白小鱼朱大常是作者“六月初十”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从家族弃儿到最后的血脉传承,一个市侩狡猾的市井小民,只渴望把自己的人生活成一条自由自在的杂鱼奈何身边不断充实进来的朋友、愁人、恋人、亲人、复仇,以及愈发混乱的战国乱世,生活逼着小杂鱼要去挑战高不可攀的龙门跳是抛开一切凡尘俗世继续做一条咸鱼,还是选择逆流而上,哪怕拼尽力气也要跃上那道天门一观那片江湖的风景?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鱼龙记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六月初十

角色:白小鱼朱大常

奇幻玄幻小说《鱼龙记》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六月初十”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王林二人出了王宫,互相对望一眼,心有灵犀的什么也没说,拱拱手道别。王定昌在轿中暗暗发狠,“这个朱桓宇居然能如此隐忍,而且杀伐果决!比他三个哥哥难对付多了!这次梁国攻卫倒是给卫王帮了忙!”白景山几乎杀光了贵胄家族好不容易安插到军中的亲信将官,使得他觊觎军权的计划彻底泡汤!甚至私生子王岱都被杀了。也是因为私生子被杀,他才会坚定了决心铤而走险,定下这个伏杀之计!虽然最终成功击杀白景山,他和林甫之二人却依然付出了沉重代价——二人家中最强的两位魔武师一死一残!而林甫之一直把他推在前面,自己尽量躲在背后,林家在朝中还把持着户部和工部。目前五部只有吏部和礼部在他手里。如果不是王定昌在王城禁卫军和御林军中多少还有些子弟任职,这次卫国危机之后,太师一系的实力就有可能超过他这一系了……

评论专区

快穿之掠夺金手指:女主苏且三观正,无cp,不嫖,单纯的掠夺金手指+虐渣+造福全人类!!对于善良却拥有金手指的人很宽容,不像大多数快穿文一样把所有世界的原主角都刻画的很丑陋。

无限惊奇:clodwind:你去搜2009年2月的躲猫猫事件,2010年2月18日的喝开水事件。最高检副检察长姜建初在谈及“躲猫猫”事件时,非常坦率地承认,牢头狱霸问题的确长期存在,而且解决起来也比较难,“所以我只能说,我们会加强”。

我有一个主神空间:看不下去,仙剑副本,无限恐怖副本,看着折这俩副本放开头就不想看

鱼龙记

《鱼龙记》在线阅读

第一章 各有谋划

王林二人出了王宫,互相对望一眼,心有灵犀的什么也没说,拱拱手道别。

王定昌在轿中暗暗发狠,“这个朱桓宇居然能如此隐忍,而且杀伐果决!比他三个哥哥难对付多了!这次梁国攻卫倒是给卫王帮了忙!”

白景山几乎杀光了贵胄家族好不容易安插到军中的亲信将官,使得他觊觎军权的计划彻底泡汤!甚至私生子王岱都被杀了。

也是因为私生子被杀,他才会坚定了决心铤而走险,定下这个伏杀之计!虽然最终成功击杀白景山,他和林甫之二人却依然付出了沉重代价——二人家中最强的两位魔武师一死一残!

而林甫之一直把他推在前面,自己尽量躲在背后,林家在朝中还把持着户部和工部。

目前五部只有吏部和礼部在他手里。

如果不是王定昌在王城禁卫军和御林军中多少还有些子弟任职,这次卫国危机之后,太师一系的实力就有可能超过他这一系了。

“看来需要跟太师找个时间去聚星楼一趟了。”

他一踏轿底,管家撩开窗帘问道,“国舅爷有什么吩咐?”

“让康儿安排一下,三日后聚星楼宴请阳天学院正副院长,商议新季学员考核事宜。”

“是!”

管家刚要放下轿帘,王定昌又说,“还有,这次邀请太师及林仙儿小姐参加,”

“知道了!”

林甫之也是在暗自打着算盘,虽然这次谋划很不光彩,为了压下刚刚崛起的白家,他选择了支持国舅一边,但最终被推到了明面上让他很不舒服。

他一直习惯在背后操作,暗中观察。

绝不能让一个死忠于王室的家族崛起!这就是他作为老牌贵族的底线,崛起的大家族和势力只能站在他们这边,否则就必须灭绝!

虽然他平时与国舅一系常有互相攻击,但是两个老狐狸心知肚明,这是游戏规则,是做给外人看的。而且这种小打小闹的过程,对手下依附的势力也是一种平衡。

一旦有类似白家这样的异心势力崛起,那么他必然要和国舅站在同一战线。

当然前提是卫国要存在!没了卫国他和国舅再厉害也会无处安身!只有在卫国他们才能享有这种地位和权利。

因此,在国战的最后关头,他们也都力挺卫王抗击梁国,并且倾尽财力充实军费!

不过盘点这件事后的利弊得失,就让他心里有些不安了。

要说这次与国舅联手,确实达到了胁迫卫王杀死白景山的目的。白家肯定是被抹除了,国舅一系和自己一系仍然保留了最大的权利。

其他老牌贵族傻乎乎的送上家族私军结果都大伤元气,以后只能更紧密的依靠自己和国舅。

然而对于卫王呢?卫王却获得了卫国最后的六万精兵!

而且最后那道旨意,怎么琢磨都有些不妥,具体会有什么不妥又说不上来。

“这个朱桓宇。。。不简单!”

蛰伏十年,一朝有了机会就锋芒毕露!

他想起王定昌被杀死的儿子,想起卫王让他去白府抄家,林甫之的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

“既然跟国舅要合作,合作就要互惠互利,这个仇我来帮他报吧。”

他喊了声,“万田!”

家族护卫长抬起轿帘,“太师,有什么吩咐?”

“转道阳天城守府,你先去通知城守集结所有衙役,我记得他们应该有一百人左右,再去家里让枫儿把门客们都召集起来,一起去城郊白府!”

“是!”那个叫万田的卫护长跟身边几个护卫说了几句,自己牵过一匹马,向着知府衙门飞奔而去,而另一个护卫则骑马赶回林家。

卫王到偏殿坐下,对身边的太监总管说道,“听说白家两个儿子跑了?是你安排的吧。”

老太监不慌不忙躬身道,“按陛下吩咐,本来计划入殿之时单独拉走,可二人借口去茅厕躲开了国舅安排的伏杀。老奴就顺水推舟,安排跟随的侍卫故意放走二人。”

“我也只能做到这些了,希望他们两人能够逃脱吧。。。否则,就只剩下白老将军所说的一支独苗在西凉了。。。”

顿了一下,他对着偏殿角落说道,“阿大,你去一趟西凉吧!安排几个暗卫,不要惊扰当地任何人,只要白家那个孩子安全活着就行。这边有阿二他们在,不至于出什么大事。”

“是!”突然一个斗笠黑衣人的身影出现,如果他不动根本看不出那里有个人!然后他又退了两步,再次没入黑暗。。。

“最后一道宫墙了!”白承学拉着弟弟白承文,二人全身上下都是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追杀他们的侍卫的。

白承学和白承文的心中满是仇恨!今天的事情已经很明白了,卫王被国舅和太师胁迫,给自己父亲以及白家子弟设了一个必杀之局!打着凯旋日请功封赏的幌子,让所有人都放松了戒备!结果白氏一族仅存的二十余男丁全部被杀!

至于校场五百骑士,还有城外两千多伤兵,他想都不敢想。

忠于白家的肯定一个都活不了!

他想到了返回阳天城的主力,那支从前线撤回的六万百战精兵。只有找到他们才有机会!

“四哥,我估计跑不出去了。。。”白承文捂着腰间,血一直滴滴答答的流着。

他和白承学本来是想借着尿遁去巡视一下王宫周边,看看是否还有其他那种全副武装又煞气十足的王城侍卫。

刚才那些内廷侍卫们身上那股肃杀让他们不安,如果还有这种侍卫,那么他们担心会对王上不利。

他俩偷偷从茅厕后面跑出去的时候,绕到正宫侧门就发现了不对,一大批宫女太监被软禁在侧门院内,有一队侍卫监视着。

大部分侍卫们却离朝堂很远,王宫最内和最外层之间却一个侍卫也没有,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他们悄悄绕到王宫外围,那里有他们认识的忠于王室的家族子弟,也曾是一起在阳天学院的同窗,准备把发现的不寻常告诉他们,同时打听一下原因。

但是一个熟人也没遇到。

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二人决定还是先回去朝堂门口跟大家汇合。

结果摸回去的时候,却正好看到自己同来的二十多白家人被侍卫队围杀,他俩看的目瞪欲裂!

白承文直接就要冲上去拼命,被白承学死死拉住,捂着嘴不让他出声,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些兄弟们死定了!

等他们看到最后的叛徒白承谦,也明白了这是一场里应外合的阴谋!

两人躲在花丛里,趁着侍卫队收拾尸体,快速地商量了一下。这些人他俩是救不了,父亲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他俩想过去拼命,可是家里的母亲以及一众女眷怎么办?

必须冲出王宫去家报信!

二人准备冲出去后,一人回白家报信,一人出城联系军队里的同僚接应。毕竟这六万卫军已经被打上白家的烙印,除了卫王,只有他们白家能指挥得动,这点他们是非常自信的!

侍卫队清点尸体的时候,发现少了白承学和白承文二人,询问下从白承谦口中得知二人早前因要去茅厕而离开。白承谦以为有其他侍卫会对付他们,结果跟着他们的侍卫回来说不见了二人,这才发现他们竟是逃了。

侍卫队分散开来,终于在两道宫门外发现二人。

白承学和白承文都是中阶巅峰武卫,实力颇为不俗。

一番厮杀下,竟被二子杀了七人,伤了二十几人。白家武功传承真不简单!不愧为卫国第一军旅世家!

白家二子也受了伤,白承文腰部的伤势还比较严重。他们此时谁也不敢相信,也不敢去找寻旧识的侍卫。

趁后续闻风而来的其他侍卫还没有集中,二人边躲边藏,竟然有惊无险的抵达王宫最外围宫墙,只要翻过这道宫墙,就能逃出王宫!

听着身后脚步声渐近,也慢慢听到侍卫们的喝骂声,白承学咬牙拉着弟弟走上台阶,跳出去就是王宫内城的护城河,就有机会逃脱。

二人登上城头,却惊动了城墙上的侍卫,几个侍卫如临大敌,持枪拔剑将二人围在中间。

白承学准备拼命了!

“承学承文?”

突然一个侍卫首领说道,“你们怎么了这是?不是今天王上要封赏你们一众将领吗?谁把你们伤成这样?”

原来是刚才白承学准备去通知的同窗旧友,王室子弟朱大年。

“大年。。。”白承学沉默了一下。

看看受伤的弟弟,一咬牙,选择相信朱大年,“长话短说!我父被国舅太师设计构陷。跟我们进来的所有白家子弟都在朝堂前校场被杀!我父可能也。。。”

朱大年大吃一惊,“什么?!”

白承文以最快的速度简要说明,“大年兄,我觉得卫王也参与了此事,但是主谋者必然是两个老贼!我不需要你帮我们别的,只求你让我兄弟二人出宫。我们必须尽快回家报信!白府还有上百老幼妇孺,再不去的话,可都危险了!”

朱大年犹豫不决,帮他们可能是抗旨,不帮他们又于心不忍,白老将军明明立了莫大战功,为什么卫王要杀他全家!

正在这时,一个黑影闪过,几个侍卫吓了一跳,悄无声息出现的这个人正是卫王身边贴身护卫阿大,看到是卫王贴身护卫,侍卫们才放下了刀剑,也只有这四个卫王贴身的神秘高手才能做到让他们毫无察觉的接近吧。。。

“奉卫王令!”黑衣人飞快的说道,声音不大,正好周边几个侍卫和白家二人能听到,“悄悄护送白家兄弟出宫,你们几个不得对任何人透漏此事!分出三人陪他们出去,快换衣服!”

朱大年听到是卫王命令,心下大喜,连忙让身边两个侍卫脱掉甲胄交给白家二子。

白承文却推开其中一人递给自己的侍卫服饰,“四哥,你去吧,我留下!我已经重伤,带着我你们走不快。后面追兵马上就来,既然是卫王不准透漏消息,那么我大概明白卫王的意思了,这几个侍卫和这位大人一定无法公开阻拦后面的追兵。。。”

黑衣人面罩下的眼神一闪,赞许的对着白承文点点头,“你很聪明。”

“所以,废话不说了!”

白承文把衣襟撕下,死命的在自己腰间缠了几道,打了个死结。

他伸手止住白承学,不让他插话。

“四哥快走,这事情没那么简单,必须尽快让家里人逃走,我给你争取点时间,来世。。。”他走出几步,头也不回,顿了一下,又抬脚迈下台阶,“来世我还给你做弟弟!”

他迈出几步后,咬牙凝聚体内真气,中阶武卫的实力发挥至极限!飞身跳下城墙,大踏步的朝王宫正门跑去。

跑出没多远,后面的侍卫队就追上来了。

王姓侍卫首领看到城头朱大年他们从城墙上探出头来,望向白承文离开的方向,以为这些侍卫并不知情,

“快追!拦住他们!”

然后带着侍卫队追了上去。

朱大年见他们远去,回头发现黑衣高手已经消失不见。

他转身对三个关系最近的侍卫说,“快带他走,尽量送的远一点。。。”

三个侍卫拉起白承学,看白承学还要冲过去的样子,朱大年一剑柄砸在他后脑,白承学昏了过去。

“快走!”

三个侍卫架着白承学反方向向东城门跑去,朱大年吩咐周围剩下的侍卫们,“你们都听见了,这是卫王密令,任何人不得吐露消息,今天就当什么都没看见!”

说罢,他追着白承学过去。

东城门口也是他在负责看管,他命令开了侧门,给三个侍卫拉过来四匹马,把白承学死死绑在马背上,“快走!”

一拍马的后臀,四人飞奔而去。

朱大年心头阴沉。。。

白承学没过多久就醒了,朱大年下手不重,他自己武功修为也不差,醒来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很想回去救六弟!但是家里六十余女眷的安危让他强压下冲动,一抖马缰,“驾~”往东郊飞驰而去。

三个侍卫这时见白承学醒了,记起朱大年的嘱咐,对白承学说道,“白将军,我们三人就此离开,您好自珍重!”

白承学并不答话,微一点头,继续疾驰。

三个侍卫调转马头,返回王宫。

白承学拼命的抽打着胯下战马,作为白家军人,他一直被教导善待马匹,因为马就是士兵战场上最好的战友。

可是此刻他顾不上珍惜马儿了,他必须尽快回去,通知母亲和家里的女眷尽快逃走!

白府直系男女一百多人,除了直系,大部分都是白景山收留的阵亡将士家属,有老有幼。白府住不下,就在白府周边,或买或建了一大片民宅。

这片街区临近东郊贫民区,房价不高,形成了一片连绵的住宅群,府内府外共计四五百人。

自从战事不利,白景山陆续遣散了不少老幼妇孺,给与路费盘缠,让他们逃到卫国南部避难。

其实从阳天城逃往南方的不止他们,有不少百姓为了躲避战火而提前离开,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战争会打到什么程度。

后来白景山出山,带白家直系外系可战男丁一百二十七人领兵赴战,就吩咐将白府周边外系的老幼送走了大半。白府仅余六十多女眷。

此时的白府周边一片死寂,只有白府门口四盏风灯明亮,是给即将返家的白家将士留的归灯。

天黑之后,在白府周围陆陆续续出现一些便衣打扮的衙役。白家看门丫鬟看到街尾人影晃动,感觉不对。于是紧闭大门,转身回去通报。

已经出了阳天城的繁华街区。白承学没有选择小路,因为他要快,只有官道可以纵马疾驰!

下午的凯旋仪式莫名其妙的结束,民众们莫名其妙的看着校场的五百骑士被禁卫军护卫着离开,又莫名其妙的开始有军卒过来遣散民众。

因此大街上只留了一地的鲜花和显得有些刺目的红毯,而本该热闹异常的官道此刻居然冷冷清清。

白承学没想那么多,快马奔驰的他只是发现街上早早的没了行人摊贩。

无所谓了,反正没人正好利于他疾驰。

正奔驰间,白承学突然感觉马儿前蹄一沉,被绊了一下,他连人带马被掀翻摔倒。

也就是他是骑兵将领,马儿摔倒时他提前点镫提身,这才避免了被马儿压在身下。

平整的官道上有个不大不小的坑!

官道的青砖路面不应该有这样的情况,阳天城是王国中心,城守府平日对城里的设施维护很用心。

下午凯旋仪式进行的时候,有几辆拉着敌方辎重、锦旗的马车也在队列之中。这是为了将缴获敌方的军旗、铠甲、武器、辎重等展示给民众,是为了显示大胜,为了鼓舞人心。

可惜民众过于热情,以至于骑士们只能牵马步行,而在这个路段由于马车来回调整方向避让民众,结果扭断了车轴。

马车自身装载的纯铁武器和铠甲太过沉重,马车翻倒时一些分量极重的武器将几块青砖砸得粉碎。

白承学的马飞奔至此,前蹄正好踏进此坑,就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坑让他马失前蹄,马腿都给撇断了!

仿佛是老天都在给白家找麻烦!

白承学看着马儿无力的痛苦嘶鸣了几声,他只能站起身来,往家的方向步行飞奔。

跑了几步突然脚一软,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他越是着急越是脚步蹒跚。

这几个月的战事,那场断后路的伏杀之战,还有一个月的奔袭追击,加上刚才与宫廷侍卫缠斗负了不少外伤,这一摔倒,后力难续,竟然无法站稳。

起身跨出一步又再次摔倒。

连着摔了四五个跟头,让他又急又气,一股怒意涌上,噗的一口鲜血喷出,他仰面倒下,神志开始迷糊。。。

恍惚中,他似乎又回到了那场伏杀——

三万重甲步兵负责切断梁军十五万人的退路!

为了坚定这支部队的决心,父亲将他们六兄弟都安排在这里。

他虽然是骑兵统领,却下马成为步卒!

因为这支部队要承受最大的压力,他们必须死死挡住敌人的亡命冲杀!也只有他们白家六个兄弟在这儿,才能让同伍的三万卫国士卒不会因为临阵承受不了压力而溃散。

也幸好是他们六人在此,这才一次次的把士气提起来,大哥白承宇,二哥白承霖,三哥白承风,五弟白承夕,六弟白承文,除了他和六弟,四个亲兄弟战死在自己面前!

卫军见白家少将军们都如此舍身赴死,全被他们的气势感染,一次次冲上去跟敌军以命搏命!

直至脚下的尸体堆成了山!脚下的鲜血滑的让他们站立不稳。。。

六弟因为在相对偏后的位置执令旗指挥,因此他反而安然无恙,但是白承宇看到六弟的嘴角溢血!那是忍着心里的痛楚,咬破了嘴唇!

就在刚才,白家老大在战场压力之下,居然突破至高阶武师,趁着突破时的余威连斩对方五员大将!白承学趁着对面高手阵亡,带着几十个军士一个反冲锋把梁军击退。

后续跟上来的卫军终于重新守住了阵线!

可是大哥却突然软倒在地,竟是力竭而死!刚刚突破到高阶的白家武师,就这么耀眼的一闪而逝。。。

白承学抱着大哥的尸体,强忍着眼泪,望向六弟,在他的身边,是二哥、三哥、五弟的尸体。。。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8月2日 pm2:08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pm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