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风大地(楚叶凯特)_《野风大地》完结版在线阅读

主角是楚叶凯特的都市小说小说《野风大地》,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都市小说,作者“巽哥”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核爆灭世后,地球进入了新世界时代故事从一位送货员凯特接收了一份秘密货物开始,在荒芜大地上遭受了变异兽的攻击,意外的召唤出了历史都不曾记录的更早的古代剑客楚叶,两人结伴同行,一路上解决各个城市发生的怪事,最终他们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真正秘密…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野风大地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巽哥

角色:楚叶凯特

都市小说小说《野风大地》的作者是“巽哥”。故事梗概:“所以你们俩当时在场?”兰德听到这里,惊讶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对呀,那场面相当刺激呢,对吧?那个大厅隔音效果很好,最后茉莉他们是发现有烟从金色厅里飘出来才冲进来的。”凯特用胳膊肘碰了碰正在舔巧克力棒的楚叶,楚叶连忙点点头。“这东西现在金贵呢,都没什么地方种可可了,价格是我小时候的十倍了。”凯特也拿起一根巧克力棒放在嘴里,以前这都是穷孩子吃的东西,现在都值一顿丰盛的午饭了……

评论专区

白学时代:居然可以只看个书名和人物名就瞎打分,愤青可以的。

洛阳女儿行:我想说虐主!算了,评个仙草吧~多情自古空余恨

侠行天下:主角这三观说白了就是一个大号恐怖分子

野风大地

《野风大地》在线阅读

第一章 被追捕者

“所以你们俩当时在场?”兰德听到这里,惊讶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对呀,那场面相当刺激呢,对吧?那个大厅隔音效果很好,最后茉莉他们是发现有烟从金色厅里飘出来才冲进来的。”凯特用胳膊肘碰了碰正在舔巧克力棒的楚叶,楚叶连忙点点头。

“这东西现在金贵呢,都没什么地方种可可了,价格是我小时候的十倍了。”凯特也拿起一根巧克力棒放在嘴里,以前这都是穷孩子吃的东西,现在都值一顿丰盛的午饭了。

“我跟你们说,那个男的,就是鲁特王的小儿子,是个小军头呢。”兰德赶忙也抢下最后一根,匆忙的又说了一句。

“什么?”

“**关门了,这王子又是个统帅,现在塞姆特瑞大戒严,由他来负责抓这些叛军。”兰德砸吧砸吧嘴,回味着巧克力的香气。

“这要是把叛军拿下了,不是能在议会里混个位置了,又是皇室又是议会,两头抓呀。”凯特嘲讽道。

“你话里有话啊,快说说。”

“那天在**里的那些黑衣人,有点问题。他们用的枪是绿水鬼厂的,带有自瞄效果,但是他们几乎没打到人,”凯特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兰德,又说道:“你想想,为什么要这样呢?”

“还有,一般情况下必须在附近建设时空站台才能使用时空转移球,时空站台是必须提前架设好的,不说**的警戒是全城最好的,光架设时空站台就得费点功夫,而且肉眼还是扫描都很容易发现,怎么就能让他们这么轻松的进来呢?”

“你的意思是?”兰德有些不解。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瞎猜哈,没事。反正这事和咱们也没关系,那天知道我们进去的也只有茉莉,咱们就先看看情况。”

兰德知道凯特不会再细说了,他独自琢磨了一番,却想不出个所以然,于是在房间里四处张望起来。他的眼光落在了一处。

“那个架子上的,不会是你给他买的武器吧?”兰德不可置信的指着放在墙边架子上的一个物件。

“对啊,从玩具店老板娘那边搞来的,我自己给他改装了一下,怎么样?楚叶,拿起来耍一下看看。”凯特得意的笑了起来。

楚叶从架子上拿起那个像是把手一样的物体,大拇指按下侧边的按钮,一端利刃从把手中节节弹出,最后形成了一把约80厘米的长剑,剑身充盈着淡蓝色的光,楚叶随手耍了两招风雷山泽,划出了漂亮的剑花,蓝光像是余烟般环绕在他周围。

“你用源能水晶改的?这东西挺硬的,但是不太锋利啊。”兰德看出了剑身的材料。

“没错,这东西是工业用品,就算有人查也不会当作军火,对他来说,锋利不锋利不是很重要。而且……”

“而且什么?”

凯特向楚叶使了个眼色,楚叶双击把手侧的按钮,剑身突然充满了光亮,晃动两下还有嗡嗡的声音。

“我最喜欢看那个电影了!所以加了个装饰和声音,如何?”凯特兴奋的喊道。

“啊这……还是少用吧,我怕有版权纠纷。”兰德叹了一口气。

看着耍剑的楚叶,兰德轻轻拍了拍凯特,示意她凑近一点。

“这小子,现在是咱们的人吗?”兰德捂着嘴,小声说道。

“放心吧,除非有什么科研所制造出凭空出现的间谍,我觉得那比穿越时空更加扯淡。”凯特回到。

“而且那个装置我找人验过了,确实是一个模型器,就多了一个信息芯片,也是用来读取数据的,不可能造出来一个活人,还是旧世界的。”

“总之还是小心点,你现在的身份只有我知道。”兰德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

“我先走啦,有事直接联系我。”

兰德与两人道别后,便走出了房间。凯特看着他的背影,又想起了**发生的事情,她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无论是高层出现在**,还是叛军的袭击都过于蹊跷了。

塞姆特瑞曾经作为一座临战城市,花了很多年才走上正常的轨道,现在还有许多人住在贫民窟里。如果现在再爆发一次叛军事件,只怕是这座城市要彻底掉入深渊了。那天在**的权贵们,竟然也没带保镖。

“Saite Dream,A look in somebodys eyes,To light up the skies~”凯特还在苦苦的思索着,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是兰德打来的。

凯特正奇怪,明明才刚走,顺手接了起来。

“凯特,我在前台看到有追捕局的人员在问你的信息,他们现在已经过去了,你快点跑!”

“别着急,他们有没有说逮捕之类的词语?说不定只是问询。”

“如果是询问的话干嘛带着全副武装的队伍来!我用的是私人频段,应该没有被窃听,你快走,我感觉事情不妙!”

“你先回去,看看发生了什么,我这边会想办法的,保持联系。”

凯特看向楚叶,他已经做好了接敌的准备,向凯特点点头,顺势往房门方向冲去。然而就在快要靠近房门的一刻,从门的另一侧传来了剧烈的响声。

“公民凯特!立刻从房间里出来,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手段!”

连续地踹门的声音让楚叶立刻后退,然后贴在房门侧边的墙壁上。

“有事吗?如果是询问**的事情,我可以配合,但是尊重我的基本权利,私闯个人空间是违法的!”凯特厉声说着,同时慢慢的向桌边移动,拿起了自己的手枪。

“你涉嫌与叛军同伙进行交易,现在将你带回追捕局审讯,五秒内我将采取强制手段!”

凯特在飞快的思考着,这里是11楼,房间内没有任何可以逃出的设施,如果强行闯出去的话。

然而比凯特更迅速的是追捕人员的行动,只听得一声低频的冲击,门便被一道激光切割开来。而那一瞬间,数十发子弹向房**击而来。

凯特一个受身翻滚躲到了房门的视野死角,子弹从身旁穿过,将卧室的墙面打的粉碎,破碎的子弹放出了浓度极高的烟雾,刺鼻的味道让凯特感觉头晕目眩。

“已锁定目标生命体!请不要轻举妄动!”一个举着枪的塞姆特瑞追捕手喊道,他带着队友向里走去,丝毫没有察觉到近在咫尺的楚叶。

烟雾弥漫,来人踏入了房间,楚叶甚至感觉到了他的呼吸。就在他转头的一刹那,楚叶使剑,自下而上挥出,在凯特眼里像是挥出高尔夫球杆一般,但那一刻楚叶快速挥出了两道剑光。剑光划过,前后进入房间的四人手上的枪尽数断裂。接着楚叶一脚踢向距离最近的追捕手,那一脚仿佛带有风声,踢开了环绕的烟雾,旁边的追捕手被这一脚踹来的人连带着击倒在地。

还在门口的另外两个追捕手突然发现前面的骚乱,有些不知所措。那个被队友撞在地上的追捕手大喊道:“射击!墙边!我们在地上!”

训练有素的追捕手立刻抬起枪口,一边火力压制一边向里走去,子弹穿过侧墙向楚叶袭来,他立刻用脚蹬墙跳向后方,然后又一个后空翻躲在死角。

“你还好吗?我们冲出去!”楚叶对着身旁的凯特说道。

“没问题,但是正门被堵住了!”凯特看着正在空中飞舞的子弹,她知道那是专门用来进行封人的枪,他们只要碰到就是粉身碎骨。

“这里不是能走吗?”楚叶说着,一剑划开了身后的落地窗玻璃,“我背着你!快!”

凯特有些诧异,这里可是11楼,虽然自己的关节都更换过,跳下去不会摔死,但是楚叶还是常人的身体……是吗?她又觉得不是,一瞬间楞在了原地。

“别发愣了,来时候我看过,这里的结构不是直上直下的,不会直有事的!”楚叶又一次发出了逃跑邀请。

火力逐渐向他们袭来,凯特看着楚叶的眼神,那坚定的目光让她也下定了决心。于是她点点头,翻身靠在了楚叶的背上。

“抓稳了!”楚叶猛地冲向划开的玻璃,碎裂而出的圆形玻璃块从两人身边划过,撞击身体时微微的疼痛感,自己被异兽攻击的画面从凯特的眼前一闪而过。

两人在快速的下落,酒店的警报声都被甩在了身后。凯特只听到风声从自己的下方穿过,如同野兽的咆哮冲击着她的五感。楚叶右手将剑插入身旁的楼身,剑将墙壁划出一道深痕,楚叶看准时机,翻身跳进旁边近处的酒店中空观景台。

“从平台出去,到咖啡厅的屋顶,然后从那边下去!”凯特一边想象着塞姆特瑞的街道地图,一边指挥着楚叶快速移动。两人跑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巷中,危险的声音似乎也消失了。湛蓝的天空和粉色的云彩映衬着光线洒落而下,此刻,小巷中静得可怕。

“结束了?”楚叶凝望着巷子的前端,暂时看不到追兵的行踪。

“如果事态没有升级的话,暂时是跑掉了,不过……”凯特话还没说完,地面突然出现轰隆隆的响声,似乎地下有着什么巨大的物体在移动。

不会吧!凯特一个激灵,她似乎知道这是什么,疯狂的挥手让楚叶跑起来。

六只机械长脚从地下钻了出来,然后将中间的头部猛地抬了出来,一只修长的蜘蛛型坦克破土而出,遮蔽了太阳与蓝天,如同一座巨幕阻挡在他们面前。

“不会吧……这东西只有战争的时候才会用到吧?这是来抓我们的?!”凯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且大约有三到五架无人机也飞到了巷子中,正在用猫眼死死地盯着他们。

“叛军首领凯特,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现在立刻投降!”坦克与无人机同时放出声音,震得两人有些头晕目眩。

叛军首领?什么,我怎么就变成叛军首领了?凯特感觉自己的大脑要宕机了,突然楚叶用胳膊捅了她一下。

“冷静,有人想让你做替死鬼了。现在怎么办?”楚叶的话瞬间把凯特拉回现实,虽然凯特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但她很快镇定下来,然后悄悄对楚叶说道。

“我去把无人机打下来,你先周旋一下,趁人还没来我们开溜。”

说罢,凯特立刻拔出枪对着无人机快速开枪,无人机也感应到了子弹的路线,敏捷地进行着躲避。

子弹划过无人机侧边,看似没有打中,凯特狡黠一笑,按动了另一只手中的按钮,子弹在无人机旁爆裂,形成了脉冲冲击使得无人机出现了电子故障,歪歪扭扭的在空中移动。她快速向前移动着,以防被身后坦克的冲击误伤。

另一边,楚叶立刻冲向蜘蛛坦克,楚叶不知道这东西如何攻击,所以率先出手是最好的选择。蜘蛛坦克在原地快速转向,貌似钢盔的头部伸着长长的枪口,轰的一声打出一发炮弹,砸向楚叶的移动落点。

他在判断我的行动方向!楚叶立刻下蹲,一脚踏在旁边的墙壁上,腾空而起,冲向蜘蛛坦克的头部,同时挥砍出数道剑光,然而砍到坦克上只是出现丝丝浅痕,一股强震从剑身传递到楚叶的手臂,他感到自己的手臂有些酸麻,赶忙调整姿势,落在了坦克的脚下。这一刻,炮弹在他身后爆炸,整座房屋的墙壁被炸的粉碎,飞溅的石块如雨点般落下。而坦克此时也再次捕捉到他的位置,六只机械长脚飞快的向前突进,然后一个猛地下砸想要置楚叶于死地。

楚叶迅捷地后跳躲过了下砸,蜘蛛坦克则立刻举起了机械长脚,如同飞针一般迅速!楚叶反手拿剑,连续的抵挡着长脚的刺击。

虽然蜘蛛坦克并未对楚叶造成实际的伤害,但是楚叶拿这个陌生的大家伙还是毫无办法,他还在想着如何才能从这铁玩意身上找到弱点时,蜘蛛头部的枪口又向着自己快速移动而来,它要准备进行下一次攻击了!

“躲开!”凯特大喊道,然后将一只正在感电状态的无人机狠狠地扔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楚叶向后一个空跃,在空中将无人机踢向枪口的方向!一瞬间,巨大的爆炸声响彻云霄,炮弹和无人机在枪口近处爆炸,将他们震飞出去了好远,蜘蛛坦克的枪口都被炸得破烂不堪。

“痛死了,还好我在医院做了骨强化。”凯特艰难的从地上爬起,然后碰了碰蹲在一旁的楚叶,他虽然也受到了爆炸冲击,但是很优雅的翻身落在了地上。

“咱们快走,那东西只是枪口受了损!”听到凯特这么说,楚叶一把将她拉起,然后扶着她又逃窜了出去。

——塞姆特瑞市政厅

哈文·鲁特王子正在凝视着市长房间里一幅巨大的画,是著名画家佩特拉所画的《塞姆特瑞的最后一战》,为了纪念卫国战争中铜墙铁壁般的塞姆特瑞,鲁特王还专门在这幅画上写下了这座城市的名字。

“我听说你们还动用了蜘蛛坦克?!什么意思,只是抓几个人有必要吗?”王子背对着两人,一副兴师问罪的口吻。

此刻,房间里,只有王子、市长科沃斯和追捕局局长德帕,德帕瞥了一眼

市长,立马恭敬的回答道:“您有所不知道,这次要抓捕的人是叛军的首领,所以……”

“叛军首领?”王子有些惊讶,转过头看了一眼德帕,又看了看市长,然后表情变得有些耐人寻味。

“那就快点抓到,不要搞得城市乌烟瘴气的,而且抓几个人,你就派点生力军去就好了,人手紧也可以去调我部队的人。”

“是是是,您说的对,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如此了。”德帕赶忙回应,然后看了一眼市长。市长摆摆手,德帕便自觉地离开了。

“科沃斯叔叔,您这个部下,只怕是公事私办吧?如果影响了咱们的计划,那可就……”

“王子放心,这次是我看管不严,之后一定会小心行事的。”

“叛军什么的,塞姆特瑞有那么大的贫民窟,直接去搜搜,肯定都在那里。”王子一字一句慢慢地说着,“您也很想念鲁特城里的花草吧?”

说完,王子又背过手转身继续看着那幅画,市长默默地低下了头。

“塞姆特瑞的战争,绝不会有最后一战。”

——塞姆特瑞,贫民窟的某处

两个相貌平平的人此刻正站在一间破旧的洗衣房后面,女人正将自己的咖色外套与一身已经破烂不堪的衣裤点燃。她穿着一件短款的牛仔外套,里面则是一件简单的T恤,配着一条破破的短裤。男子则是穿着一件旧旧的无袖衬衫,背着一个蓝灰色的背包,站在屋檐下凝望着女子的背影。

“你还会易容术呢?”楚叶说道,现在是一个活脱脱的没吃饱饭的青年小伙形象。

“这是化妆,算是最快的伪装方式了。”凯特将烧着的衣物扔进一只绿色的破垃圾桶,等它燃烧殆尽之后,一盆水泼了进去。

“没想到塞姆什么还有这种地方,我以为都是那种黑色的高楼。”楚叶感叹道,布满的密密麻麻的电线以及东倒西歪的柱子,映衬着远方高大的楼群。

“这里才是塞姆特瑞人口最多的地方,看一个城市,就要看最多平民居住的地方,塞姆特瑞就是一座几百万人养活几个人的城市。”凯特坐在房檐下,娓娓道来。

“我就出生在这里,我的父母都是采石工,从前塞姆特瑞是一个矿石资源丰富的地方,每年都会上贡许多珍贵的玉石。”

“作为塞姆特瑞底层人,挖矿获得的薪水也不过是正常劳动工资的十分之一,但是那个年代,只有挖矿才能正常的活下去。”

“后来呢?”楚叶问道。

“后来,我父母拼命的赚钱,终于能够离开这里,然后我们跟着私人的运输队前往鲁特城……”凯特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

“所以你们就在鲁特城定居了,对吧?”楚叶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他也没有问下去,而是直接接上了一句。

“对,虽然住在鲁特城外围,但是那里和塞姆特瑞的贫民窟相比,简直是天堂。我办了身份证,终于成为了合法的公民。”凯特低下头,笑了笑。

“等等……身份证是什么?”楚叶突然发现她话中这个令他不安的点。

“哦对!你还没有身份证,等等……那也就是说……”凯特也似乎是刚刚想起来。

“你是一个在全国的档案里都搜不到的存在,是隐形的。”凯特说道,“也就是说,其实你不必和我一起逃跑,之前无人机虽然扫描过你,但是已经被我解决了,现在来说,没有信息可以证明你和我是一伙的。”

“那万万不可,在这里我也只相信你一个人。”楚叶赶忙澄清,他绝不会丢下凯特一个人溜。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既然如此,你可以直接去和兰德进行联络。”凯特也立刻解释道。

“虽然我们之前是用私人线路联系,但是现在看这个阵势,可能我的设备已经遭到全面封锁,这样的情况下,有你这样一个隐形人,刚好可以帮我们获取外部信息。”

凯特将一部只有巴掌大的方形机器交给楚叶,楚叶拿起来摆弄一下,尴尬得挠了挠头。

“这东西很简单,我教你,你用它来和兰德联系。找到他之后,你们去这里的剃刀酒馆找我。注意,如果兰德也被抓了,接电话的话会给你暗号,那时你就直接回来。”凯特手把手的教他如何使用老式手机,并且调出了地图给他指点。

“那我直接在这里打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跑到城门那边?”楚叶有些不解。

“这个是电波手机,这么远的距离没法收到。我们虽然做了伪装,但是被扫描的话还是会暴露身份,而且现在也不知道兰德那边是否安全。”

凯特耐心的解释道,楚叶点了点头。

“大致是这个意思,你应该明白的。我就呆在这附近,你和兰德联系后立刻回来找我。”

楚叶点点头,作势准备离开。然而他却愣在原地,迟迟没有动。

“放心吧,我不会被抓的,这里地形我很熟悉,而且贫民窟这么大又这么乱,很难进来。”凯特知道他担心自己,便安慰着他。

“不是……其实是……”楚叶面露难色,然后尴尬地笑了笑。

“我不认识出去的路……”

凯特此时只想一脚把他踢飞,不过还是忍住了。

片刻后,凯特在手机地图上标注完成,交给了楚叶,楚叶点点头,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唉……我倒是有些担心,这傻小子不会最后找不到地方吧……”凯特深深叹了口气,不过想到他救了自己两次,心里对他的信任还是多了几分。想到这里,她也决定做一下准备工作,目前还不知道事件会如何发展,只能做好充分的准备,等待命运的审判了。

“不知道曾经的老邻居们还在不在了……”

黄昏逐渐衰退至黑暗,凯特看着一如从前斑驳的墙壁,走过熟悉的小路。她思考着白天发生的事情,觉得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在法斯那边,如果是兰德被抓,那么他根本不会有机会在前台附近通知自己。

但是法斯那边出了什么事呢?我以前没有和他通讯过,应该不至于从他那里联系到我的身份。算了,先去搞点破烂,保证自己的安全再说。这么想着,她卸下伪装,继续向着那个熟悉的地方走去。

一盏形如鸢尾花的晶石灯绽放在已经有些断裂的墙壁上,像是悬崖边开出的美艳独苗,凯特使劲推开这重重的机械齿轮与铁片拼出的破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精致的“垃圾场”,抬头望去,被某种设备或炸弹削去一半的草皮色屋顶挂载着满满当当的破铜灯,绝对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配上锈迹斑斑且缠绕着绿藤的齿轮,接在半截屋顶的玻璃遮罩裂缝处,竟然有些机械天神居所的美感。

房间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奇怪装置,光线倾泻而下,反射在因老旧而泛黄的玻璃柜上,柜子里是乱七八糟的旧物,比如从海滩上捡来的破冲浪板、木桩、漂流瓶。整个乱糟糟的房间却有一处非常不和谐,那便是前台柜子旁的植物架,各式各样的盆栽摆的整整齐齐。一个有些斑秃,甚至耳朵的毛都要掉光的小老头正背对着柜台,拿着油桶改成的喷壶,一边滋润着盆栽,一边看着手中的小册子。

“请问这里有军用战机吗?”凯特顺势靠在前台,看着那个有些熟悉的秃头,笑了笑。

老头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他完全没有回头看看,而是随手往后一指,大声的说道:“就在摆酒瓶的柜子旁边。”

然后他拿起一个小镊子,努力地挑着花叶上的小虫子,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补上一句:“直接扫描付款,不用找我。”

“你这生意做这么多年还是这样,怪不得只能在这里做生意~”凯特有些嘲笑地说着,然后随手拿了一张小凳子,坐在了一旁。

老头此时才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他转过身来,看着坐在那里的凯特,似乎有些眼熟,像是曾经认识的一个小姑娘。只是眼前的这位身材修长,和自己记忆里的小姑娘似乎完全不同。

但下一刻,他看到了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像是宝石一般的质地,那种感觉让他一下回到了十年前,那个女孩将一只金色高脚杯送来时的样子。

“你是朵拉家的小姑娘?”老头惊呼道。

“泽卡爷爷,您还记得我,不过我现在叫凯特哦~”女孩调皮的回答道,她从凳子上跳起来,双手扶在前台处,像极了曾经的样子。

“我的老天!没想到这辈子还能看到你,真是太幸运了!”泽卡翻开柜台的挡门,激动的走到了凯特面前。

“您这房间不大,还能出售军用战机呢?”凯特又笑道,泽卡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哎呀,我压根没听见,就随便一指。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快和我讲讲,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凯特与他寒暄几句,便将现在的处境告知了他。

“什么?你被通缉了?叛军,简直是搞笑。”泽卡听到这里,气得直跺脚。

“我怀疑是我回来的时候惹到了什么人,他们想趁这个机会把我给一起收拾了,目前看来应该和追捕局脱不了干系。”凯特这么说着,但她并没有把自己的另一身份告诉泽卡。

“哼,那群混蛋,隔三差五就找个由头就来我们这里扫荡,弄点东西回去,还要骂一下我们这些老不死的。”泽卡愤愤的咒骂着,生活在贫民区的人们,一直都只能忍受着这种压榨而活。

“所以你现在需要什么,我这里可是藏宝库!”凯特还没开口,泽卡已经将态度从另一边拗了回来,他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最喜爱的小孩,眼里满是愉快。

“我需要电子干扰器,仿生面具和感电枪,不过这些东西你商店里应该不会有吧?”

“哦,这商店里确实没有这些东西,不过呢……”泽卡笑了笑,“地下室可能有吧,毕竟以前那里也造过一些武器,虽然我现在不太清楚了。”

说着,他递过来一串小钥匙,右眼轻轻地眨了一下。

凯特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位老先生年轻的时候也有着一些神秘过去呢,她将房间暗处一块厚厚的石板移开,露出了隐蔽的通路。很多年前,她曾经来过这里,也是那时候,她第一次从泽卡这里拿到了一只小手枪,虽然只能喷喷水而已。

她走进了这个曾经熟悉的地方,小小的地下室,墙上却挂满各式各样装置的设计图,地下室中间的工作桌上,还放着新式发电机的蓝图。凯特记得小时候泽卡爷爷便信誓旦旦的说过,有朝一日要自己做出新式发电机,让这里的人们不再为高昂的电费发愁,看来他还在努力着。

凯特还处在回忆之中,一阵吵杂的声音从工作桌上的传声装置传出,这里可以听到店里的声音,她驻足停下,店里似乎来了不速之客,叮叮咚咚的声音不断响起,像是在肆意乱扔店里的东西。

“老店主啊,我听说上次有人偷了宝石逃进这里了,不会是来你这销赃了吧?”一个令人讨厌的声音出现,凯特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过,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开口说话的人正是德帕,这家伙是个十足的贪婪之辈,肥头大耳,像是一头猪獾。硬要说他唯一的优点便是勤劳,搜刮财宝这种事都是他亲自来做,即使是这贫民窟穷地方,他也要亲力亲为,前来搜刮。

“怎么可能!您看我这里的东西,全都是垃圾,我就是一个收破烂的。”泽卡说道,他的声音因恐惧在颤抖,凯特彷佛看到他那张惨白的脸。

“我告诉你,我这回来是抓叛军的,你们这边不太安全,知道吗?”德帕那令人厌恶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在店里转了转,看来这次确实没什么好东西,他随手拿起了一个手掌唱片机,那是泽卡从前在城里的古玩店淘来的。

“这东西可不像是贫民窟里有的东西啊,你要小点心,万一收到什么走私货,抓进去可不好。我先帮你收着了。”

德帕扬长而去,他的随行人员在店里一阵破坏后也眉开眼笑的离开了,似乎把这里当成了撒气桶。

“对不起啊泽卡,都是因为我,他们才……”凯特从地下室出来,她看着泽卡捡起地上被破坏的物品,鼻子一阵酸楚。

“不不不,这帮混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不光我这。”泽卡费力的站起,“我们这里穷,也就拿点东西,自由大道那边做生意的,听说还要收保护费。”

“这哪是追捕手,分明就是强盗。”

“所以你当年走是对的,不像我,年纪大了,只能守着这老地方了。”

凯特搀扶着泽卡,坐在了小凳上,她满脑子都是脏话,现如今的塞姆特瑞,还不如她曾经生活的时候,虽然穷,但是不会遭受这份屈辱。

店里陷入了沉默,这气氛令人非常不适。凯特刚想开口,外门突然又被推开了一角。凯特下意识的觉得又是那帮人回来了,想要往里面躲去,但是开门的人好像没什么力,门在缓缓的开启。

“爷爷!不好了!追捕手把我爸爸抓走了!”一个大约十几岁的小女孩费力地推着那道门,差点被回推力挤出去。凯特连忙伸出手挡住了厚重的外门。

“慢慢说,怎么回事?”泽卡蹲在小女孩面前,扶着她的双肩,用一种沉稳的声音让她冷静下来。

“他们说我爸爸是叛军,就抓走了,还有好几个叔叔也被抓走了!”女孩的声音在疯狂的颤抖,她努力的想让自己说的清楚一些,差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泽卡抬头望向凯特,凯特的脑海里瞬间一阵奔腾,她和这里的平民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叛军,真是奇怪。

时间不容她多想,这帮人估计是找不到叛军,于是想随便从贫民窟这茫茫人海中随便抓几个应付了事,凯特的脑海中蹦出了一个想法。她立刻问小女孩:“现在冷静下来,听我说,你回答我几个问题,这关系到能不能把你爸爸救回来。”

女孩点点头,于是凯特继续说道:“第一,现在追捕手大概在哪个位置?第二,他们带的是大枪还是普通手枪?第三,只有普通追捕手,还是有领导层,就是没有戴头盔,身上有很多徽章的?”

女孩仔细回忆着,但是似乎也记不清了,她哆哆嗦嗦的回答着:“他们抓了我爸爸后,我看到还有好几个叔叔,一起被押在我们楼前面,自由大道的边上,就是从这里直着走,快出分界线那里。”

“他们人不多,我看着就七八个,但是都端着好长的枪,很厉害的样子,大人们都不敢动。然后……然后,没有看到有徽章的,都是穿着黑黑的衣服……”

“你要去救他们?不行的,他们拿着枪呢!而且你就一个人。”泽卡看到凯特的表情,急忙说道。

凯特本想直接冲出去,她的脑海里已经冒出了自己疯狂开枪,将子弹倾泻到德帕那个混球身上的画面。但是下一秒,她又犹豫了起来。自己出去对抗这一帮混蛋,完全是送死。但她看着小女孩急切的眼神,心里的愤怒又无法挥去。

“你先乖乖的呆在爷爷这里,你爸爸他们虽然被抓走了,但是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我会想办法把他们救出来的,我向你保证好不好?”凯特低下身子,扶着女孩的脸,信誓旦旦的说道。

女孩仍然紧咬着嘴唇,她的眼眶里浸满了泪水,她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泽卡将女孩抱起,也做出了承诺:“莉莉你放心,姐姐从来不骗人,她一定能把你爸爸救出来的。”

凯特看着微微点头的女孩子,不由得攥紧了拳头,她打开房门,向外走去。漆黑的夜晚,门里透出的光线照在她的后背上,有些炙热。她暗暗下定了决心,就算微小,也要像这光一样。

她在黑暗的小巷中奔跑着,目光直视着前方。尽头的光亮像是电影放映机的镜头一般,灰头土脸、穿着简单衬衫的男人们被全副武装的警员们按倒在地,在痛苦的**中被丢进笼子般的押送车中。凯特伸出手想要触碰,但是车门已经关闭,缓缓的驶去,凯特即使奔跑也只能看着那辆车渐行渐远,逐渐离开了她的视野。

她感觉自己的双腿越来越沉,甚至有些抬不动了。那股怒气像是沉入海底的钱袋一般,已经完全消散。她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自己因奔跑而灼热的脸。有那么一瞬间,一股绝望漫上心头。她赶紧又拍了拍自己的脸,现在不是停滞的时候。

她没有走到尽头的光亮处,而是转身向着剃刀酒馆的方向走去。没错,我要做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

凯特的身影从小巷中消失了,这里重新恢复了平静。然而在那平静的黑暗中,一双猩红色的眼睛已经捕捉到了她的气息。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8月2日 pm2:09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pm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