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最新热门小说武门小贵女(李三丫叶默)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最新热门小说武门小贵女)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武门小贵女》小说是作者“李三丫”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这事已经过了快两个月了,可戎城的人一提到白月光和黑莲花,还是这般积极,可见当初两人在戎城引起了多大的轰动。李三郎全程僵硬着脸听完了众人对白月光和黑莲花的议论。听到活泼可爱的弟弟妹妹被说成五大三粗的打铁糙汉和阴柔狠辣的无颜女,他内心多少是有些接受无能的“白月光。…

点击阅读全文

武门小贵女

李三丫叶默为主角的武侠修真小说《武门小贵女》,是由网文大神“李三丫”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从叠岭关回来后,李三丫立马将叶默教她的步法告诉了李三郎、李二丫、李四郎,并着手练习了起来一个月后,天山脚下,李三丫宛如一只轻盈的滑翔蜻蜓,只见她双脚轻点草叶,便快速的飞入了草木森森的天山里头之前深入天山,李三丫需要花费近半个时辰,如今十来分钟,她就能翻越两三座山头“果然,不管学什么,还是要有个师父呀”虽然很多事都能自学,但一个人独自摸索,即便再聪明,也是会走弯路的,浪费…

第一章 免费试读

房屋过户手续是李三郎去办的。

期间在和牙行负责人闲谈间,李三郎想到弟弟妹妹前段时间在戎城闹得那一出,便状若无意的打听了一下戎城这边有没有什么大事、新鲜事。

牙行的人最是消息灵通了,当即和李三郎说了不少,其中就提到了白月光、黑莲花灭天罗门的事。

这边牙行刚一起头,周围的人就围了过来,纷纷加入了议论。

这事已经过了快两个月了,可戎城的人一提到白月光和黑莲花,还是这般积极,可见当初两人在戎城引起了多大的轰动。

李三郎全程僵硬着脸听完了众人对白月光和黑莲花的议论。

听到活泼可爱的弟弟妹妹被说成五大三粗的打铁糙汉和阴柔狠辣的无颜女,他内心多少是有些接受无能的

“白月光。。。。。。这名字挺雅致的,听起来不像是打铁汉子,倒像是位漂亮的小。。。。。。美人呢。”

“黑莲花。。。。。。虽然是黑的,但还是莲花呀,莲花总是丑不到哪里去的。”

可惜,人们发散性的想象盖过了李三郎微弱的纠正。

“这位兄弟,一听你这话就知道你不懂江湖了,江湖人取外号,多半是缺什么取什么。”

“白月光那手铁珠弹得那叫一个好,招招一击毙命,肯定是常接触铁珠的人才能练就这么一手好武艺,肯定是个打铁的汉子。”

“咱们身边打铁的汉子都是什么样的,结实魁梧、牛高马大,站在那里就够吓人的,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招姑娘家喜欢。”

“所以,孤独、寂寞的打铁汉子,只能望着夜空中的月光,幻想着飞下来一个媳妇,白月光。。。。。。多么深的希翼啊!”

“而黑莲花呢,你想啊,她要长得不错,为什么不直接叫莲花呢,或者叫白莲花也行呀,可她偏偏是黑的,这不是隐射她是无颜女是什么?”

李三郎愣愣的看着有理有据的众人。

他们说得都好有道理,他竟无法反驳!

得,溜吧!

。。。。。。。

李三郎回到新家的时候,李三丫和李四郎还在打扫卫生,前主人将房里的家具都搬走了,他们还得添置好多东西。

“哥,你总算回来了,等会儿我们想想都要买些什么东西,赶紧布置起来,然后好早点回去接爹娘和姐。”

没听到李三郎的回答,李三丫转头看了过去,然后就看到她哥一脸复杂的看着他们。

“哥,你怎么了?”

李三郎:“你们怎么取的名字,为什么要叫白月光和黑莲花呀?”

李三丫:“这名字怎么了,我觉得很有想象空间呀!”

李三郎失笑道:“就是想象的空间太大了,你们知道外头的人是如何议论你们的吗?”

李三丫和李四郎都来了兴趣:“怎么议论的?”

李三郎立马将他人的议论说给他们听。

“我是糙汉子?”

“我是无颜女?”

李三丫和李四郎都一脸的无法接受。

“外头的人脑子坏掉了?!”

看着气鼓鼓的弟弟妹妹,李三郎趁机说道:“你们前段时间闹得太厉害了,以后不许再以白月光和黑莲花的名义行事了。”

李三丫立马反驳:“那怎么行,好不容易才有点名气,就这么不要了多可惜呀?”

是才有点名气吗?

李三郎在心里吐槽,弟弟妹妹在戎城的名气那是高得吓人好不好:“你们还要继续当白月光和黑莲花,是准备往江湖杀手这种不务正业的方向靠拢吗?”

李三丫赶紧摇头,满脸严肃的表明自己的立场:“什么杀手不杀手的,哥,你不要乱说,我最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了。”

这话,李三郎已经无力吐槽了,直接给了李三丫一个白眼。

李三丫没注意,她正畅想着美好的未来。

“咱们家现在在戎城有了房子了,等爹娘他们一到,我们就可以开始崭新的生活了。”

“过两天我将所有家具都给添置整齐,姐到了后,请个教书先生,然后我和姐就可以一起在家读书、识字、学女红了。”

古代闺阁女子的生活,她还是挺喜欢的,安安静静的,没事喝喝小茶,绣绣小花,不比出去累死累活的打杀来得惬意呀?

“对了,我还要学弹琴。”天波门掌门那里得来的音波秘诀可不能浪费了。

“这么多正事我都忙不完,哪有时间出去打打杀杀呀。”

“不过,我不出去,但你们可以啊。”

“哥,咱们家在戎城毫无根基,要想闯出一番天地,手里不得有点筹码呀!”

李四郎满脸认同的点着头:“姐说得很对,哥,要不以后你来当白月光吧?”

一听这个,李三丫立马出声反驳:“不行,白月光是我的名号,哥还是自己重新取一个吧。”

李四郎很是积极的转动起了脑子:“哥取个什么名号好呢?一定要霸气,别人一提起就瑟瑟发抖。”

李三丫:“还有姐,姐也不能落下。之前暗香门只有我们两个人,说出去都寒碜,有哥和姐加入后,勉强算是个小门派吧。”

李四郎连连点头:“对对对,姐也不能落下,那姐叫什么好呢?”

看着李三丫和李四郎就这么开始讨论起他和二丫的名号来了,李三郎觉得心累的很。

他让他们不要在当白月光和黑莲花了,他们倒好,反过来把他和二丫也拉了进去。

偏偏他还觉得两人说得有道理,找不到理由反对。

在天岭屯,想要活下去,只要会种地就行了;可是要在戎城生存下去,他知道他们需要学的还有很多。

尤其是他们还不甘于平凡。

想要取得一定的成就,总得有点过硬的本事吧。

取名号得征求当事人的意见,李二丫没来,李三丫和李四郎讨论了一会儿也就停下了,继续收拾屋子。

“哥,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屋子我和四郎来收拾,你回去接爹娘和姐吧。”

若是以前,将李三丫、李四郎丢在戎城独自回家,李三郎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可是现在,知道两人连别人的门派都说端就端,他没任何犹豫的回家接人了。

担心两人?

不存在的!

他现在担心的是别人,希望不要有人撞倒他弟弟妹妹的手中,不然那结果。。。。。。哎!

。。。。。

李三郎一走,李三丫和李四郎立即投入到了添置家什中去了。

在花银子上头,向来以李三丫唯命是从的李四郎有了不同的意见。

“姐,咱们花钱是不是太大手大脚了?要不还是节省点吧,我瞧刚刚那个二手书案就挺好的,不过就是桌面上有几条划痕罢了,又不影响使用。”

“用别人用过的旧的,你拿来再用,不觉得心里膈应呀?”

“我不觉得呀,反正还能用。”

李三丫睨了一眼李四郎,她觉得有必要纠正一下傻弟弟抠搜的毛病:“四郎啊,你说咱们辛辛苦苦赚银子是为了什么?”

“还能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了。”

“对嘛,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何为好生活呢?不就是想买就买、想吃就吃吗,银子赚来就是为了花的。”

“我没说不花呀,我就是想省着点花。”

“咱们现在不缺银子,买些新东西布置屋子,看起来心里也更舒服不是?要不然弄一推银子放在屋里,你拿来看呀?”

“对啊,我就爱看银子,看着银子我心里踏实。”

“。。。。。。”

李三丫无语了,见傻弟弟固执己见,也没有强行改变他的意思:“行,你和哥的西厢,你来布置;爹娘的上房,还有我跟姐的东厢,我来布置,咱们各管各的。”

于是,同一个院子出现了两种迥异的布置风格。

李三丫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一切都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布置,不会太计较价格;

李四郎呢,完全跟她反着,是怎么节省怎么来,除了被褥这些贴身之物,其他的基本上都是二手货。

等两人收拾好,上房和东厢看起来,那是讲究、亮堂,一看就知道是有点子家底的人住的;

而西厢呢,简陋、老旧,要不是外头的房屋还是新的,活像是住了几十年的那种老房子。

如此强烈的对比,李四郎却丝毫不在意。

李三丫同情了李三郎几秒:“哥要是看到他日后住的屋子被你布置成这样,肯定会不想认你这个弟弟的。”

“不可能!”

李四郎可自信了:“哥比我还节省,他只会夸我会过日子的。”

“。。。。。。。”

李三丫表示傻弟弟开心就好。

屋子布置好了,李三丫就带着李四郎出去置办年货去了。

第一次在新屋过新年,她准备怎么丰盛怎么来,不理会傻弟弟的碎碎念,买了好多年货回来。

吃的坚果零嘴那些摆了大半个桌子,厨房里光是全羊都买了两只。

穿的,家里人一人四套新衣,都是在成衣店里买的。

连炮竹和烟花都买了一筐。

屋檐下挂满了红灯笼,各个门口都贴上了对联和福字。

一番布置下来,整个院子看上去一派喜气洋洋。

。。。。。。

临近过年,戎城南城开了夜市,李三丫想着房间里还少了点红色,晚上就带着李四郎出了门,想到夜市上买点同心结和剪纸用来装饰屋子。

月黑风高杀人夜。

李三丫和李四郎提着一推剪纸和同心结从夜市上回来,途经一条巷子口时,看到了里头正在进行着一场一对多的激烈搏杀。

姐弟两眼尖,都认出了那被围杀的人就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牙行老板商老九。

李三丫淡淡的扫了一眼,就径直从巷子口走过,没有要管闲事的意思。

李四郎回头看了好几眼,忍不住道:“姐,那牙行老板要被砍死了。”

李三丫看了他一眼:“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因果,他如果死了,那也是因为他自己种下了因。”

李四郎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姐,你之前说过,来了戎城我们要多交朋友,这样才能更好的在戎城立足,我瞧那牙行老板人还不错,咱们不能和他交朋友吗?”

李三丫停下了脚步,看向李四郎:“你想救他?”

李四郎点了点头:“嗯。”

李三丫:“为什么?”

李四郎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那老板是开牙行的,和他成了朋友后,日后我们打听消息也能更方面一些呀。”

李三丫沉默了一下:“你这么想也不错,但是。。。。。。救人不难,可我们一旦出手了,就相当于沾染了他的因果,这或许会给我们惹来很多的麻烦。”

“和牙行老板激战的人都是六七品的武者,能一下聚集这么多人,其背后应该是有点势力的。”

“强龙难压地头蛇,尤其是我们初到戎城,并且还想安安稳稳的在这里生活下去,冒然卷入别人的争斗中,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李四郎了然了点了点头:“是我想少了。”

李三丫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能想到通过牙行老板来打探消息,这已经很不错了。救人也不是不能救,不过。。。。。。”

“得看收益,如果牙行老板带给我们的价值大过潜在的危险,救他也不是不可以。”

此时,巷子里的激战已经结束了。

牙行老板以一己之力全歼了对手,但是他自己也倒地不起了。

李三丫想了想,决定过去看看:“走吧,过去看看那人值不值得救。”

巷子里,商老九拼尽全力杀死所有沙盗后,自己也因伤势过重而倒在了血泊中。

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悄无声息的死在巷子里时,两个半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视线中。

是两个孩子!

商老九重新燃起了希望,等人到了跟前,立马吃力的开口:“小娃娃,帮叔叔一个忙,去九边牙行给叔叔送个信。”

李三丫蹲在了商老九面前:“还想活?”

这反应太出乎商老九的预料了,愣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李三丫打量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势:“腹部多处刀伤,伤及内脏;嘴唇发黑,手腕、脖子青筋带黑,身中剧毒。”

“啧啧~你这情况,就算我们帮你送了信,除非你那边有医术超群的大夫,否则你也活不了啊。”

商老九没想到眼前的小女娃眼睛这么尖,一下就看出了他的伤势,心里又惊又震。

李三丫嘴角带着浅笑:“不过,你运气不错,遇到了我,我能救你,但是我得看你值不值得救?”

商老九睁着沉重的眼皮,凝视了李三丫好一会儿。

眼前这小丫头应该只有十来岁吧,可说话做事却比他还像道上的人!

李三丫见他不说话,提醒了一句:“你身上的毒,得赶紧解,你的时间可不多了哟。”

没有人想死,商老九当即就道:“我有九支骆驼商队,边关好些城里都有我开的牙行,你若救了我,我必重金答谢。”

一听这人竟有这么多的商队,李三丫顿时就心动了:“我不要银子,要我救你可以,认我做老大!”

这个条件。。。。。。

商老九惊得瞪大了眼睛,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认一个小丫头做老大,他还要不要面子了?

还没等到商老九的回答,巷子里又跑进来了几个提刀汉子。

看到这些人,商老九眼中顿时浮现出绝望之色。

沙盗铁狼帮的三当家竟亲自追来了!

完了,这次必死无疑了!

看着铁狼帮的人直接提刀杀来,商老九同情的看了看眼前的两个孩子。

果然,人不能趁火打劫,更不能心存贪念啊!

这下好了,两个小家伙要把自己的命给折在这里了。

商老九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了一会儿,预想中被刀砍死的剧痛没袭来,倒是听到了倒地的闷哼声,眼睛一睁,顿时傻眼了。

铁狼帮的人全死了!

巷子里就站着两个人,就是那两个小孩!

李三丫扔掉手中的刀,再次蹲到商老九面前:“想好了吗?”

商老九吃力的瞥了一下头,看了看倒地不起的铁狼帮三当家,抬眼看向李三丫,当即就喊道:“老大,日后小弟以你马首是瞻。”

八品高手说杀就杀,这小丫头了不得啊!

李三丫满意一笑,手中银针划过,一针下去,商老九就昏迷不醒了。

小说《武门小贵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26日 pm5:09
下一篇 2024年4月26日 pm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