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阅读诱吻春夜郁璃贺擎州(郁璃贺擎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郁璃贺擎州)全文阅读诱吻春夜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郁璃贺擎州)

霸道总裁小说《诱吻春夜》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雪迦”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路上付婉雯将电话打给贺擎州,得知他已经回家,车子是压着限速跑回家的。贺擎州坐在楼下客厅沙发上,等待暴风雨来临。果然,梁正国进门看到他,眼底怒意赫然,鞋都没换,直接走过去问他怎么想的。贺擎州还试图用老一套蒙混过去,说:“还能怎么想,陈婧是陈婧,她爸是她爸,她爸做错事,难道还连坐吗?我只是谈了个恋爱,为…

点击阅读全文

诱吻春夜

经典力作《诱吻春夜》,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郁璃贺擎州,由作者“雪迦”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精彩片段如下:郁璃第一反应是:“不可能,我就算喝了酒也不至于变个人”梁锦墨唇角轻轻勾了下,没说话这是个冷笑,郁璃有些心虚,她决定不再追问昨晚的事情,她说:“昨晚谢谢你照顾我,回头请你吃饭”她总是用这招,梁锦墨已经习惯,他道:“就昨晚你做的事来说,请我吃一顿,可能不够”郁璃愣了,“啊?”梁锦墨:“得包月”郁璃闭了闭眼,“我干脆给你打钱,你自己去吃吧”“你觉得我缺钱吃饭?…

第一章 这个月你们就订婚。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晚上,梁家同样不得安宁。

贺擎州回到家里,一直很烦躁,脑中反复斟酌措辞,现在滑雪场的事儿已经是小事了,他绞尽脑汁想如何跟父母坦白他和陈婧的事情。

不过许何平比他想象中动作更快,直接将电话打给了梁正国。

梁正国和付婉雯夫妻俩今晚本来在参加一个慈善晚宴,梁正国接完电话,脸色当即就变了,带着付婉雯回家。

路上付婉雯将电话打给贺擎州,得知他已经回家,车子是压着限速跑回家的。

贺擎州坐在楼下客厅沙发上,等待暴风雨来临。

果然,梁正国进门看到他,眼底怒意赫然,鞋都没换,直接走过去问他怎么想的。

贺擎州还试图用老一套蒙混过去,说:“还能怎么想,陈婧是陈婧,她爸是她爸,她爸做错事,难道还连坐吗?我只是谈了个恋爱,为什么要管那么多……”

他话没说完,梁正国的巴掌就已经落了下来。

贺擎州被打得耳膜嗡嗡地响。

他唇角浮起一抹嘲讽,郁璃今晚挨打,他也今晚挨打,他们的步调还挺一致的。

付婉雯赶紧过去拦着梁正国,“别打了,有话好好说。”

说罢,心疼地看着贺擎州,想要摸摸他的脸,又忍了,“牧之,快给你爸爸道歉。”

贺擎州舌头顶腮帮子,一副混不吝的无赖样,“我错哪里了?你们没有见过陈婧,如果你们见到她就知道了,她人又不坏,遇到那种爹是她倒霉,她也挺可怜的,你们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

“你……”梁正国险些要背过气去,“你二十几了,不是小孩子,这里面的利弊还要我教你?!她是没错,但她爸的案子牵扯到的人那么多,罪名不是受贿就是行贿,现在北城但凡有头有脸的人,哪个愿意和陈家扯上关系?我们梁氏一直干干净净,难道要因为你一个人谈恋爱就沾染上这样的污点?人言可畏你懂不懂!”

贺擎州摸了摸脸,“我和她交往的时候,她爸都已经坐牢了,什么行贿受贿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以为别人会听你讲什么先后吗?!”梁正国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只要你的身份和陈婧的身份被人拿出来做文章,媒体会怎么说,舆论怎么讲?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贺擎州皱着眉头,还想说话,被付婉雯喊了声。

“牧之,其他的我们都能由着你,但这件事不行,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牵扯到梁氏,”她苦口婆心道:“从你太爷爷到现在,梁氏几辈人的基业,所有人都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干干净净的,到了你手里,你跟个贪官的女儿在一起,你觉得别人会怎么想我们梁氏?”

贺擎州其实知道自己不占理,但低头对他来说太难了,他攥紧双拳,站起身,“我做不到,陈婧没有做错任何事,我不能抛弃她,这个世界对她已经很不公平了,我不能再这样对她。”

“逆子!”梁正国厉喝,“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东西,你想做情圣,难道要拉着梁氏一起承担骂名!”

说话间,他又扬起手,只是被付婉雯拦在半空。

“你消消气,我劝劝儿子,别打了……能打出结果吗?”

付婉雯还是心疼儿子,这么多年,贺擎州根本没有挨过打,但梁正国这次显然是真的被气到了,手下毫不留情,刚刚那一巴掌已经让贺擎州脸颊红肿起来。

楼下动静太大,上面休息的梁老爷子下楼,一路过来,听那些话也已经听出端倪。

他走到客厅,付婉雯最先看到,“爸,您怎么下来了?”

老爷子现在身体没前些年硬朗,又有高血压,情绪上需要注意,贺擎州看到爷爷,心里也紧张了下。

这种吵架的场面被老爷子看到,确实不太好。

梁正国忍着火,对老爷子说:“爸,我……就教训孩子一下,没什么事,您上楼休息吧。”

梁老爷子站在沙发边,盯着贺擎州,“你真和那个陈婧好上了?”

贺擎州唇线紧抿,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他现在并不畏惧承认,但他得考虑老爷子的身体状况,他能在梁正国盛怒的时候反驳,但对老爷子,他确实不敢。

然而沉默就是一种回答。

梁老爷子面色沉沉,好半天,才吐出两个字:“分了!”

“爷爷……”贺擎州终是忍不住,“这件事您别管了行吗,我自己会处理的。”

“我问过你那么多次,什么时候娶栀子回家,你都和我嘻嘻哈哈,说等她毕业,说早晚的事……”老爷子被气到手抖,“你是不是觉得我老了,就能随便忽悠?还找个贪官的女儿,害得全家跟着操心,你长本事了!”

付婉雯赶紧去扶老爷子,“爸,您消消气,消消气……您放心,这事儿我们一定让牧之给个交代。”

贺擎州听到老爷子的话,心底也有气,“爷爷,现在都是自由恋爱,娃娃亲太扯了,我就算和陈婧真的分开,也不可能跟郁璃结婚。”

梁老爷子被扶着刚坐到沙发上,闻言又站起身来,“那你以前为什么不说?你和栀子一直形影不离的,我都跟梁家说得好好的……你许叔叔,许阿姨,还有栀子……你现在闹这一出,你让我的老脸往哪里搁?你让我怎么和他们交代?”

贺擎州心想,交代个屁。

他说:“这事儿您不用管,我去和他们说。”

“你这样对得起栀子吗?!”梁老爷子不可置信,“你这叫始乱终弃!”

这帽子扣得太重,贺擎州脑仁疼,“我和郁璃谈都没谈过,什么始乱终弃,爷爷,算我求你了,这事儿你让我自己解决,行吗?”

他自认语气足够温和,算不上顶撞,但梁老爷子还是被气得够呛。

“今天我话放这,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这门亲事就作数,这是我和你许爷爷说好的,他人不在了,我得信守承诺,”老爷子干脆也不同他再理论,直接下了最后通牒:“栀子还有半年毕业,这个月你们就订婚,明天我就去和你许叔叔定日子,我要全城的人都知道你是有未婚妻的人,包括那个陈婧!”

小说《诱吻春夜》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4:00
下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