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热文精彩小说宠妻狂魔:王爷重生后说他错了(墨承影沈雁归)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精彩小说宠妻狂魔:王爷重生后说他错了》全本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宠妻狂魔:王爷重生后说他错了》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苏寒舟”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那婆子行礼,“老奴愿听婉侧妃差遣。”夏安回来,重新灌了一个汤婆子,递给王妃,不无担忧道:“奴婢方才回来,瞧见婉侧妃跟李管事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密谋些什么?这婉侧妃年纪虽小,满脸心思,王妃单纯,日后还是少同她单独在一处的好,免得被她挑拨了去。”“是吗?我还挺感谢她今日巴巴儿跑来,劝我醒醒呢。”听说她刚…

点击阅读全文

宠妻狂魔:王爷重生后说他错了

宠妻狂魔:王爷重生后说他错了》又名《宠妻无度:腹黑摄政王重生太粘人》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墨承影的故事,看点十足。《宠妻狂魔:王爷重生后说他错了》这本连载中宠妻狂魔:王爷重生后说他错了,墨承影沈雁归,古代言情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330章 着火(有新增),已经写了806929字,喜欢看古代言情、宠妻、甜宠、 而且是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一、作品介绍

《宠妻狂魔:王爷重生后说他错了》小说是网络作者苏寒舟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墨承影。主要讲述了:也是,她爹沈庭一个月俸禄才一百两,沈家账面上一年才给娘亲二十两外头好些穷苦人家,两年都花不到五十两一下子要五十两确实有点多了沈雁归收了两根手指,“三十两”墨承影低头抿嘴笑,又抬起头,“那点碎银,够干什么?”碎银?他管五十两叫碎银,摄政王殿下还真是不知人间疾苦啊“绿萼,让库房送一封金子、一封银子,摆在案上,给王妃当摆设”!!!当摆设!沈雁归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劈啪作响:一封是五百两,一两金子…

二、书友评价

我服了,如果到后面这个女主妈没有一个合理理由,那她就是真的活该受罪,看的都气死了

三、热门章节

第9章 受辱

第10章 前尘1

第11章 前尘2

第12章 急报

第13章 立威

四、作品试读

世间巧合还真是多。

婆子回答道:“老奴不过是个小管事,哪有什么机会见诸位主子?侧妃常去宫里,想必是见过老奴的姐姐,才得了两分熟悉。”

冯婉言上下打量道:“你姐姐在慈安宫当差?”

“回侧妃的话,是。”

桃红看了眼主子,脸上浮现一抹笑,“你姐姐替太后娘娘办差,从今往后你便替侧妃办差。”

那婆子行礼,“老奴愿听婉侧妃差遣。”

夏安回来,重新灌了一个汤婆子,递给王妃,不无担忧道:

“奴婢方才回来,瞧见婉侧妃跟李管事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密谋些什么?这婉侧妃年纪虽小,满脸心思,王妃单纯,日后还是少同她单独在一处的好,免得被她挑拨了去。”

“是吗?我还挺感谢她今日巴巴儿跑来,劝我醒醒呢。”

听说她刚来王府那几日,还算温婉,去了一趟宫里回来,便跟个泼妇似的,连对自己身边的婢女,也动辄打骂。

有人说是太后宠着,给了她当泼妇的胆,有人说她是嫉妒王妃得宠,所以把气洒在婢女身上。

沈雁归想起她腕上那只不合身份的素银镯子,总觉得冯婉言身上有什么秘密。

不只是她,整个王府后院的女人,也都古古怪怪的。

一个个争宠争得热闹,可却瞧不出有多爱摄政王,倒像是……

春祺盛了碗膳汤摆在沈雁归面前,雾气腾腾。

沈雁归拿勺子轻轻搅拌,她觉得那些人跟这个勺子很像。

冬日近黄昏,温度便降了下去,沈雁归回到君临苑,刚解了披风,青霜从外头冲进来。

“王妃不好了,小小姐不见了。”

“什么?”

青霜跟着绿萼一起去了将军府,见了江佩蓉和沈圆圆,因着江佩蓉不肯来摄政王府,青霜便将王妃的情况细细与夫人说了,陪小小姐吃了东西,才回来。

结果都快到王府了,玉竹追过来,说是她们一走,小小姐就不见了。

“王妃莫急,绿萼姐姐已经派人去寻了。”

这怎么可能不急?

沈雁归问道:“确定不在将军府吗?”

“不在,玉竹姐姐说,她们在府上找了,街上有人说瞧见小小姐从府里跑出来,追着车跑了。”

沈圆圆是沈雁归一手带大的,近二十岁的年龄差,叫她待妹妹更像待女儿。

沈雁归一阵晕眩,“什么时候的事?”

“午后……”

“午后的事情,你为何到现在才回来说?”

沈雁归少见如此疾言厉色,青霜立刻跪下去:

“奴婢知道王妃会担心,与绿萼姐姐商量着,想快些将小小姐找回来,再告诉王妃的,奴婢不是有意要隐瞒的。”

眼下不是追究的时候。

“圆圆今日穿了什么衣裳?”

“穿了件毛领红斗篷,脑袋上系着金铃红绳。”

一个四岁小娃娃,穿金戴银独自在外,多危险啊?

若是只遇见个求财的,抢了金铃也就罢了,若是遇见人贩子,或者那些对小孩子……简直不敢想象。

沈雁归当即要出去,“我亲自去找她。”

王爷不在府里,能拿主意的绿萼也不在,春褀四人立刻拦在沈雁归跟前。

“王妃,天都要黑了,您还是莫要出去了,奴婢这就去府上点人,派出去找小小姐。”

“天都黑了……”

沈雁归往外头瞧着,圆圆的危险岂不是又多了一重?

“我知道你们有难处,可我只是去找妹妹,我不会逃跑的,我会回来的,求……”

青霜知道沈雁归心里有多着急,她看着春祺四人,干脆跪下请求。

一个青霜的跪求,她们已经受不住,春祺瞧着王妃说话间竟也是要跪下来的,连忙伸手来扶。

“王妃不可。”

春褀这些日子头回见王妃急成这样,她一咬牙,“王妃,奴婢陪您一起去找小小姐。”

夏安也附和,立刻遣人去备马车,秋绥和冬禧则去叫了一批护院来。

正在微雨湖散步的侧妃唐妺看着远处浩浩荡荡的架势,往府外去,随口嘟囔句,“这是怎么了?”

便让丫鬟去打听。

——

比起摄政王府轰轰烈烈寻人,沈府显得很安静。

偏院那边的事情,沈林氏一向不管不问,她不动手处理江佩蓉母女已经是隆恩,至于沈圆圆走丢,她左耳听右耳出,全当不知道。

她不知道,沈庭自然也就不会知道。

半夜里,沈雁归与绿萼在街心汇合。

两边人都一无所获。

冬夜天寒,小圆圆的危险又多了一重。

沈雁归站在街道上,望着轿身上的团龙纹,忽然想到什么。

“圆圆不会同陌生人走,绿萼、春祺,你们带人往南边再寻一寻,青霜、夏安,你们往北边再走走。”

她上了马车,“秋绥、冬禧,我们回府!”

沈雁归抱着一丝侥幸,希望沈圆圆是发现了摄政王府的马车,然后跟过来了。

皇天不负,还真被她猜中了。

摄政王府西门外墙角边,一盏灯笼摇摇晃晃。

一个男子正扯着一个红衣小丫头。

那脑袋上红绸带随风飞扬,小金铃反着灯笼的光,正是沈圆圆。

小圆圆抱着拴马柱死不松手,因为用力,小脸憋得通红,嘴里却还大喊着:

“走水了——走水了——”

只可惜这是在摄政王府门口,数步之外,是另一座高墙院落,这么晚根本不可能有人听到。

“住手!”

车门刚打开,沈雁归快跑过去,秋绥和冬禧出了车门,脚尖点地,直接飞身过去。

一个飞踹那男子,一个抱住沈圆圆。

沈雁归后脚过来,从秋绥手里接过妹妹。

“圆圆!”

“姐姐——”

憋了半宿的沈圆圆,在见到自己姐姐的这一刻,“哇”的一声哭出来。

小奶团子委屈巴巴道:“姐姐,你、你去哪里了?圆圆想你,呜呜呜,天好黑,圆圆不敢回家……”

豆大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滚落。

“圆圆乖,圆圆不怕,姐姐在这里,姐姐在这里。”

沈雁归紧紧抱着失而复得的妹妹,自责道:“是姐姐不好。”

圆圆的小胖手死死攥着姐姐的衣裳,她哭得双肩颤抖,听到姐姐自责,又抽抽搭搭安慰,“姐姐、不哭,圆圆不怕。”

才四岁大的孩子,大半夜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忽然被一个陌生男子拉扯,哪里会不怕呢?

秋绥和冬禧将那男子押过来,“王妃,此人该怎么处置?”

小说《宠妻狂魔:王爷重生后说他错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4:24
下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