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温棠谢长宴《完整版阅读通房丫鬟,疯批世子囚她上瘾》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温棠谢长宴)最新热门小说

热门小说《通房丫鬟,疯批世子囚她上瘾》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榴莲肠粉”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谢老夫人提醒的隐晦。孙子素来清贵,何时这般失了分寸,那丫鬟断断是留不得,万一主母入府还不徒生出事端来,那样不知廉耻,青天白日纠缠着孙儿,恐失了规矩。“祖母说得是,明夏那厮我会收入房中,不会丢了谢家的名声。”谢长宴声线僵硬,眉头微微蹙起,更像是懊恼…

点击阅读全文

通房丫鬟,疯批世子囚她上瘾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通房丫鬟,疯批世子囚她上瘾》又名《放跑外室后,疯批世子他悔了》,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作品,围绕着主角温棠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榴莲肠粉。《通房丫鬟,疯批世子囚她上瘾》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 87章 拖延,作者目前已经写了191617字。

一、作品介绍

《通房丫鬟,疯批世子囚她上瘾》小说是网络作者榴莲肠粉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温棠。主要讲述了:当今圣上本就对老侯爷大掌兵权有所忌惮,若不是为了遮掩和摄政王的接触,世子爷不至于无端受了罪拙藏多年,和摄政王交好的事,很可能暴露在人前……“庄子上,她如何?”“……”长风犹豫再三,还是将常嬷嬷带去避子汤的事全吐了个干净“明夏姑娘她……没闹,只是吃下膳食就躲在房里,不让除了绿绮以外的丫鬟服侍,好像,服下避子汤也没有丝毫不情愿”他描述的还算委婉,要是让爷知道明夏那丫头见了避子汤就跟见着救星—样,…

二、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三、热门章节

第 9章 明夏终究是不一样的

第10 章 压根没想放她出王府

第11 章 再没比姐姐好看的人了

第12 章 抬举明夏是明智之举?

第13 章 夏夏想永远留在侯府

四、作品试读

“祖母,……”

谢长宴轻抚上脖梗的痕迹心下一惊,下意识拉高领子,嘴角还噙着抹若有似无的笑。

疏忽了,他家猫儿抓挠出来。

明夏一向胆小心细,今日定是回府高兴得昏了头才整出这茬,想起俩人在房间的大胆,他眉眼都染上些许春意。

“那个小蹄子……她竟,狐媚你,宴儿,我们谢家出身清流,你身为侯府嫡长子,岂能让卑贱的小丫鬟爬到头上去。”

谢老夫人提醒的隐晦。

孙子素来清贵,何时这般失了分寸,那丫鬟断断是留不得,万一主母入府还不徒生出事端来,那样不知廉耻,青天白日纠缠着孙儿,恐失了规矩。

“祖母说得是,明夏那厮我会收入房中,不会丢了谢家的名声。”

谢长宴声线僵硬,眉头微微蹙起,更像是懊恼。

方才,是他失了分寸,居然痴恋那女人……还做出那等事来,倒不像他。

“罢了,宴儿拿捏好分寸好,只是她丫头身份卑微,你打算给她哥什么位份?”

谢长宴是她从小带大的,老夫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孙子对那个狐媚子的独特之处,府中貌美的丫鬟不在少数,却唯独要了明夏,要是孙儿真沉溺在情色也就算了。

怕就是,两年的陪伴衍生出一点情谊来。

就像是,当年的那个女人一样……闹出诸多事宜。

“老太太,明夏安分守己,若不是我在江陵无意间撞见,她怕是也没回来的打算,如今也是个良民,偏要等主母入了府邸,孙儿想着给她良妾的名头,也好叫她不被府中人欺负了去。”

说起温棠的时候,谢长宴眉尾上挑,脸上带着丝丝愉悦。

“良妾。”

谢老夫人反复咀嚼二字。

“好一个良妾,那丫头在你心底到底是有几分在意,既然她愿意,那就等宴儿的婚事定下。”

通*房之上才是侍妾,侍妾之上是贱妾,贱妾之上是平妾,之后才是良妾,孙儿决心抬举了那卑贱的丫头,如此老婆子不便反对。

老太太愣怔了两秒,随即应下。

孙子这些年身边唯独这个小通房,一时兴起也是有的,过些日、子接触了高门贵女就不会留恋于明夏那狐媚丫头。

就如宴儿的意思,收为良妾也无妨。

“谢祖母。”

谢长宴没想到老太太这般轻易就答应。

至于他的正妻是谁都无所谓,尚书府的嫡出小姐,还是将军府的千金,只要能宽待他的夏夏,皆可。

“好好好,那不日我安排着你们见上一面。”

老太太手上捻着碧色佛珠,脸上总算有几分笑意,心中的不虞早早消散。

入夜。

月光光照大堂。

谢长宴坐在案板,一旁的长风木然站在房门口侍奉,脸上全然没了前些天的胆颤。

明夏姑娘一回来,主子就正常了,连带他这个做奴才的也少受些冷眼。

“长风,拿身常服来,去摄政王府。”

思虑再三,谢长宴还是决定当即去一趟。

毕竟,当日贸然离开燕京是那人给予的权利,不然他早该暴露于朝堂。

为了区区一个通房……他做了此生最胆大妄为的事。

他的亲生父亲,镇北侯,也是为了那名妾室弃娘亲于不顾,以至于他小小年纪就没了生母,等稍稍年长点,又抬那女人为侧室,还让他喊那人为母亲。

宠妾灭妻,不可取。

眼下,他竟做了同那人一样的事,果然,身上流淌着是他肮脏的血液。

谢长宴眼眸闪过些许阴霾,在想到那抹青衣蓦然有了丝松懈。

明夏,她本本分分,即便是刻意接近也不曾有半分逾越,反倒是自己……

他的夏夏,终究是跟那些女人不一样的!

楚王府。

谢长宴身着朴素的素衣,从侧门入内,走进府邸不过三两步就对上黑暗中那双戏谑的眼眸。

“谢大人,家中的小兔儿也追回来?”

楚熠从暗处走出,一身玄紫金衣袍绣着蛟龙,腰间别着块玉珏,身姿修长,手上捏着把折扇,笑意盈盈望向对面人。

高鼻梁、薄唇,剑眉星目,侧脸和面目轮廓皆是无可挑剔,纵使谢长宴一身灰黑色粗布麻衣偏是给他穿出文雅的气息,比起身侧的楚熠毫不逊色。

“王爷说笑了。”

“家养的小猫儿、兔儿,不知外界险恶,出了府,无人庇护。”

简单调侃两句,楚熠不想耽误时辰,去了书房商谈要事。

谢长宴躬身行礼,脸上显然没了前两日的忧愁。

“此去江陵,南边的流寇止步于此……倒像是有人刻意为之。”

楚熠挑眉,眼底闪过丝狠厉。

江陵尚且是他的领地,朝中那人竟把手伸到他的地方,莫不是觉得他楚熠软弱可欺?!

“另外……臣在江陵周边的瞧见了太子一党的人。”

谢长宴顿了顿。

江陵山路险峻,又有九曲回肠之名,山路十八弯,乃是兵家不争之地,东宫的人出现在岭南,是要想图谋什么。

楚熠冷哼一声,并没作答。

那人容不下他。

居然一点余地都不愿留。

就别怪他日后反上皇城去,反正,这江山原就是他家打下的。

“你先回去,等我这边命令。”

烛火下,楚熠收回了停留在男子脖颈之间的目光,故作漫不经心,直到谢长宴的身影再也看不见。

有意思,堂堂镇北侯长子,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子,居然是个痴情种。

好久没看到谢长宴那厮变了表情,好像是在他提及那家中小兔儿的时候。

谢长宴是他藏在朝中的一把利器,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看见这样的场景。

那厮一向矜贵,不问人间世事,难得主动请缨去江陵。

“王爷,您去看看侧妃,她……出大事了。”

“侧妃她劫持了王妃。”

福禄轻轻叩了两声房门,跪在地上把头磕得咚咚作响,涕泪横流。

侧妃是王爷心头宝,王妃是丞相家千宠万爱的千金,前半月才入府,他是哪个也得罪不起。

“……”

楚熠捏了捏眉心,撂下手上的公文,径直朝后院去。

瑶光台。

姜青黎一手扣住女子白皙的脖颈,一手将手上的刀刃对准那人的无瑕的脸蛋。

“你们给我起开,不然我就划开沈清宁的脸。”

“给我准备马车和银票,放我离开,不然你们王爷的心头爱的脸就要毁了!”

“侧妃娘娘,有什么您把刀子放下,我们好好说。”

府中几位管事的魂儿都要飞了,千防备着还是被侧妃钻了空子,此事传到王爷耳中,他们怕是连命都留不得。

“姜青黎,你闹够了?”

“快把清宁放下,你要的东西我给你便是。”

楚熠匆匆赶到院中,瞧见沈清宁苍白着小脸,心下一急,冷下脸厉声呵斥。

小说《通房丫鬟,疯批世子囚她上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5:57
下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