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热文小说胎穿嫡长子,娘家人配置无敌了(刘据卫子夫)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小说胎穿嫡长子,娘家人配置无敌了》全本阅读

作者“智者的土狗儿”的热门新书《胎穿嫡长子,娘家人配置无敌了》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的小说。精彩截取如下:司马迁世代修史,他承了父亲的官职,任太史令,因曾拜董仲舒为师,便与董仲舒站在一边,二人都是奉儒。而在汲黯右手侧,是廷尉张汤和都尉江充,两人若即若离,但身位却是在最前,都尉张汤,少年时好刑罚,曾因老鼠偷米,在官府为老鼠判案,抓得鼠赃俱获,当时百姓都报着看热闹的态度围观,张汤判案后,又对老鼠行了“磔刑”…

点击阅读全文

胎穿嫡长子,娘家人配置无敌了

胎穿嫡长子,娘家人配置无敌了》又名《家父汉武帝!》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刘据的故事,看点十足。《胎穿嫡长子,娘家人配置无敌了》这本连载中胎穿嫡长子,娘家人配置无敌了,刘据卫子夫,古代言情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72 章 李广史诗级加强,已经写了350469字,喜欢看穿越、历史、历史古代、 而且是穿越、历史、历史古代、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一、作品介绍

《胎穿嫡长子,娘家人配置无敌了》小说是网络作者智者的土狗儿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刘据。主要讲述了:刘彻随意摆手道,“让他也过来吧”没一会儿,群臣声起,“微臣拜见皇后娘娘!拜见殿下!”卫子夫牵着刘据款款而来,而从另一侧,则是丞相公孙贺领着刘闳走过来卫子夫见状,微微挑眉,笑道,“丞相大人辛苦了”丞相公孙贺脸上不动声色,恭敬回答道,“能为陛下、娘娘做事,是老臣之幸!”小刘闳可怜巴巴的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刘据招了招手,“来,到哥哥这”“嗯!”小刘闳听话的跑过来,紧紧拉住刘据的衣角看到这一幕,…

二、书友评价

人物形象刻画鲜明,文笔非常好权谋文

哇,太爽了,作者一定要跟下去,你的背后有我们这群坚定的读者。

更新太慢不够看,真想住作者家里看,妈的这写的太爽了,真有种感觉哈,比那些爽文好多个

三、热门章节

第1章 我的评价是,不如李广

第2章 你必须先攻击这个嘲讽单位

第3章 太子党铁三角

第4章 霍去病敢这么玩?!

第5章 主战?主和?

四、作品试读

翌日

拂晓的阳光洒落在建章宫,将这座新立起的宫殿衬得更加熠熠生辉,

昨夜太多人都没有睡着,

但,

熬过了黑夜,又是新的一天。

建章宫内

刘彻身着赤色常服,黑发被梳得一丝不苟,贴着头皮束起,头上拢着双龙盘珠天子冠,面前错落着几个臣子,

这些都是御史台的成员。

刘彻少年继位,窦太后把持朝政,每日朝会上的君臣所言,都要抄录一份送于后宫,刘彻便召集几员亲命大臣,私下谋事,政不入后宫,

哪怕是窦太后薨逝,这制度也并未被废除,久而久之倒成了常制,

虽置三公,事归台阁,如此一国之政事,便全部握在了刘彻手中。

几位臣子,分别是右内史汲黯、廷尉张汤、太史令司马迁、都尉江充、前胶西国相董仲舒,

这五人站位很有意思,

正中位置,不偏不倚立着的是右内史汲黯,汲黯左手侧,乃是董仲舒和司马迁。

司马迁世代修史,他承了父亲的官职,任太史令,因曾拜董仲舒为师,便与董仲舒站在一边,二人都是奉儒。

而在汲黯右手侧,是廷尉张汤和都尉江充,两人若即若离,但身位却是在最前,

都尉张汤,少年时好刑罚,曾因老鼠偷米,在官府为老鼠判案,抓得鼠赃俱获,当时百姓都报着看热闹的态度围观,

张汤判案后,又对老鼠行了“磔刑”,因为太过血腥,此刑罚在文帝时便被废掉,

说简单点就是先把犯人骨肉分离,在其清醒的状态下割喉取命,

刑了老鼠以后,周遭看热闹的百姓,顿时神情肃敛,目不敢旁视。

张汤冷面冷血,手段狠辣,是为大汉酷吏。

而都尉江充,

就是掀起巫蛊之祸,逼得太子刘据自杀的那宦官。

江充揭发赵国太子刘丹与后宫乱奸,受到刘彻器重,一时间成为政坛新星。

张汤、江充俱是修“商申之术”,主张法家。

有趣的是,大力捧起儒学为官学的圣上,似乎更喜欢学法的官员。

“爱卿。”

刘彻笑眯眯的看向董仲舒,董仲舒恭敬上前,

“陛下。”

“爱卿别站的那么远啊,离朕近点。”

“是。”

董仲舒又是上前一步,但身位不过是与汲黯平行,仍然是后于张、江。

汲黯连看都不看董仲舒一眼,反倒是张汤、江充都朝着董仲舒投去了跃跃欲试的目光。

“再近点。”

刘彻挥挥手。

“是,陛下。”

董仲舒目不斜视,又是往前蹭了一步,才算是和张、江站在了一条线上。

刘彻看到董仲舒这副样子,

不禁失笑,

“爱卿回京以后,怎么倒成了客人?”

说罢,

刘彻起身,把董仲舒拉到了自己身边,

江充眯起细长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董仲舒。

年龄不过二十上下的司马迁,则是一副小迷弟的眼神,望向恩师。

“熊儿在你手下读书,朕很是放心,

这么多年,朕一直找不到合适这孩子的先生,见你与熊儿很是合拍,朕的心里也算是放下一块大石头了。”

“殿下聪颖,微臣并没有什么功劳。”

“哈哈哈哈哈,”刘彻开心大笑起来,“你倒是第一个说熊儿这孩子聪颖的!”

汲黯上前一步,

“陛下!

皇后已立,陛下虽富于春秋,但国不可一日无储!还请陛下立殿下为太子!以安民心!”

张汤、江充二人闻言,俱是表情复杂。

刘彻皱眉,摆手推脱道,

“熊儿还小,太子这事,有什么可急的?”怕汲黯这个愣头青继续开口,刘彻转移话题道,“朕今天找你们来,是为了苏建的事,莫谈别的。”

“汲黯,司马迁。”

“微臣在。”

“你们觉得苏建并未降匈奴,你们先说说。”

司马迁有些口吃,

“陛,陛下,微…微臣以以以…”

汲黯揽过话头,

“苏将军平素为人刚正,历次出塞击匈,也都身先士卒,经大小战争七十余次,身上伤疤不计其数,

微臣以为,苏将军没有降匈奴的道理!

太史令大人也是这般想的吧。”

司马迁朝着汲黯投过去一个感激的目光,连连点头道,

“是是是….苏苏苏将军家眷,也在京中…实在在在…没有降匈奴的道理。”

刘彻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看不出喜怒。

又侧头看向张汤、江充二人。

“张汤,江充。”

“微臣在。”

“你们在早朝时,与丞相公孙贺一起,都觉得苏建是降了匈奴,对吧?”

廷尉张汤顿住,开口道,

“陛下,微臣改主意了。”

“哦?”

刘彻闻言,饶有兴趣的挑起眉毛,

江充惊讶的看向张汤,眼中闪出鄙夷的神色。

张汤开口道,

“微臣仔细一想,觉得右内史大人和太史令大人,说得有理,此事,微臣还要再想想。”

刘彻托起下巴,

“你呢?改主意了吗?”

看江充这样子,就是有一肚子话想说,

“禀告陛下,微臣并非奉承之人,微臣一直以为,苏建降了!”

说罢,还挑衅的看了张汤一眼。

“那苏建…”

江充正要开始长篇大论,刘彻抬起手打住话头,

“不如把熊儿和闳儿都叫来吧,看看他们是什意思?”

群臣直接愣住,不知道陛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这等复杂的情况,把两位皇子叫来考校是什么意思?

而且就算是要考校,叫来七岁的皇长子刘据也就算了,还特意把三岁、口齿都不清的刘闳叫来是为何?

刘彻似笑非笑的扫过群臣,

在这几人中的一人,心中松了口气,

没想到,还没等自己主动提出来这事,陛下倒先说了!

右内史汲黯皱眉道,

“陛下,这….”

“汲黯,你攻讦皇后的事,朕还没找你算账呢!”

汲黯脖子一梗,

“微臣问心无愧!”

刘彻看了汲黯好半天,烦躁的挥挥手,

“朕懒得和你说话,

来人!把熊儿和闳儿叫来!”

没过一会儿,

两位皇子就被带进了建章宫,立于群臣中间。

刘据还是那副木讷的样子,小皇子刘闳眼眶发黑、可眼中却是神采奕奕。

刘彻看向小儿子,笑问道,

“闳儿,昨晚是背书没睡着?”

“是,不不,不是…”

刘闳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小说《胎穿嫡长子,娘家人配置无敌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6:49
下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