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热文姜竹心黎泽风(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完结版阅读)今日阅读更新_《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完结版阅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怡然”。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高斌膝下子女众多,最最出色的乃是一双嫡子嫡女。”嫡子是高恒,官至内务总管。嫡女高惋,秀女入宫,由先帝赐给当今天子,封为高贵妃,深受皇宠。高恒也有一对嫡子女…

点击阅读全文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又名《玉渊错:嫡女的快意人生》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姜竹心的故事,看点十足。《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这本连载中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姜竹心黎泽风,穿越重生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七百二十章番外 李锦夜(八),已经写了1467634字,喜欢看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 而且是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一、作品介绍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小说是网络作者怡然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姜竹心。主要讲述了:姜竹心被骂得很冤枉,正要为自己辩解几句,却见张郎中阴沉的脸上,笼着一抹悲伤心,不由的往下一沉“郎中,你行针吧,别耽误时间了”张郎中心想,我大概是被这丫头给气糊涂了他三下五除二,把床上的少年剥得只剩一条短裤,露出精壮的上身姜竹心赶紧低下头,盯着脚下的方寸之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然而,眼睛却像不受控制一样,忍不住抬起去看她想看看张郎中如何行针张郎中此刻心无旁骛,手起针落,快若闪电,没多…

二、书友评价

好喜欢的一本书,熬夜看完了。

一开始女主生活变好的时候感觉还挺好的 但是你走了就是了 师傅还有男主都走了 你为什么不早一点走 一定要拖到那个时候 给抓起来抓回去 我真的是看的很憋屈 尤其是他爹 直接给人一刀捅了!捅了就算了 还埋了一个伏笔说这边有一个人还有气 又在寺庙里拿来了烧了一半的房契 然后他爹还是死了!!!我还期待以为他爹没有死了 所以这个伏笔有什么必要

追了三天,终于看完了。群臣仇,父子恨,于天下黎民百姓都是痛。

三、热门章节

第四百七十九章怎么向一个女人表白

第四百八十章表白

第四百八十一章她定过亲

第四百八十二章一个比一个倔

第四百八十三章好看,就是体面

四、作品试读

“那丫头叫姜竹心,是谢家嫡出的三小姐。她生父谢亦达,没什么名气,也就是个扬州府知县,小小的从六品;生母是高杼。”

黎泽风苍白如纸的脸上,露出一点波澜。

京中高家乃大族之家,曾经权倾朝野

姜竹心的曾外祖父高斌,是建元三十年的协办大学士,后官至文渊阁大学士,简在帝心。

高斌膝下子女众多,最最出色的乃是一双嫡子嫡女。”

嫡子是高恒,官至内务总管。

嫡女高惋,秀女入宫,由先帝赐给当今天子,封为高贵妃,深受皇宠。

高恒也有一对嫡子女。

长子高朴,是叶尔羌办事大臣,权倾西北。

嫡女高杼,就是那丫头的疯娘。

张虚怀长长叹息一声,“谁能想到那个疯疯癫癫的女人,竟然是皇贵妃嫡嫡亲的亲侄女,简直是造化弄人啊!”

“高家当年到底是什么原因败得一塌糊涂?”黎泽风才行过一套针,说话气若游丝。

张郎中谨慎的看了看窗外 ,压低了声,“我问你,你知道叶尔羌是什么地方?”

黎泽风眯了眯眼睛 ,“朝廷采玉的地方。”

张郎中给了黎泽风一个“你小子知道的还不少”的眼神,可惜黎泽风是个瞎子,没有领悟他眼神中的真谛。

“玉石和人一样,分三六九等。好的,直供皇亲贵戚;略差的,则由玉石商买下来,流通到全国。你说高朴管着这么一个黄金之地,多少玉石商要拍他的马屁,简直他娘的富得流油。”

黎泽风一声不吭。

张虚怀捂着嘴虚咳嗽一声。

“传说啊,高朴担任叶尔羌办事大臣期间,私下组织民间三千两百人进山采玉,采得玉石共一万多斤,之后偷偷运往内地,销售换钱。”

黎泽风眼角的太阳穴轻轻一抽,“有真凭实据吗?”

“还是传说啊,传说在抄他家的时候,地下前后花园里挖出大批玉石,简直就是一大片,一大片,多得搬都搬不过来。皇帝佬儿一看,这还得了,重罪,死罪。”

黎泽风连连冷笑:“所以就抄家灭族了?”

张虚怀点点头,又摇摇头。

“奇怪就奇怪在这里。”

“高朴没死?”

“怎么没死,死得透透的,惨惨的。惨到什么程度,你想知道吗?”

不等黎泽风回答,张虚怀自己接着往下说:“传说高朴的尸体掷喂狼犬,不可入殓携回内地,倘有潜行携回者,则必从重治罪。”

黎泽风看不见的黑眸迸出锐光。

他虽然年轻,却也知道朝中抄家灭族的规矩,一般尸身都会让人殓了,入土为安。

像这种死无葬身之地的做法,本朝似乎还没有先例。

“我和你说,不光高朴下场很惨,他的父亲高桓,祖父高斌当年的下场都很惨。高桓的罪名是贪污,砍头死了,死后被抛尸荒野;高斌老爷子老了老了,还被皇帝罚到河工干苦力,死在了河工上。你就说,惨不惨?”

“今上与高家有血海深仇?”

“鬼知道。”

张郎中一摊手,“不过是惨归惨,高斌死了,高恒照样有官做;高恒死了,高朴又被安排了肥差,你说奇怪不奇怪。”

“是因为高贵妃的原因吗?可高贵妃不早就薨了?”

张虚怀摸了把胡子,脑袋轻轻晃了下。

“谁知道呢,反正高朴一死,高家被抄,族人连坐的连坐,砍头的砍头,流放的流放,就算是真正的败落了。就算高贵妃在世,怕也是无力回天啊!”

黎泽风神色一凛,“罪不及出嫁女,高氏母女又怎么会流落至此。”

张虚怀嘴角泛起讥诮,一脸的鄙夷。

“你以为谢家是什么好人家,还不是怕受连累。那头高家才抄家,这头他们就把高氏给休了,隔几天谢家老二就新娶了新妇邵氏进门。”

“哪个邵氏?”

“你管哪个邵氏,反正只要知道一点,身份给高氏提鞋都不配。”

“高氏后来如何?”

“高氏京城回不去了,就在扬州城自己的陪嫁庄子上安顿下来,生下了姜竹心那丫头。”

黎泽风大吃一惊,“怀了身孕被休?”

“要不说谢家王八蛋透顶,天打雷劈,五鬼分尸,生的儿子都没屁/眼吗?”张郎中骂人的话,像是不需要经过脑子。

黎泽风冷笑,“中原的男人,哪个不是无情无义,无耻无廉之辈。”

张虚怀:“……”这话,似乎把他们两个都一并骂了进去。

“后来怎样?”

“后来……”

张虚怀手一指,又一叹,“那丫头三岁,还不到四岁时,庄子大火,烧了整整一天一夜,方圆十几里的人都说这对母女葬身火海,谁又料到她们娘俩藏身在孙家庄。”

黎泽风的脸色沉了下来。

他原本就长得极好,这一沉,不仅瞧着不吓人,反而带着股气势出来。

张虚怀心里暗暗叹了一声,心想这瞎子再怎么瞎,再怎么残,就像谢丫头一样,不是俗人啊。

“青山。”

片刻,门外传来青山低沉声音:“属下在。”

“跟着那帮官兵回扬州府,听一下他们有没有打探到高氏母女的消息,若有,杀。”

“是。”

张虚怀一听这话,惊得眼珠子都快弹出来,“你……你……打算管这个闲事?”

黎泽风淡淡道:“大宅门和朝堂一样,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她们一个疯,一个还小,还是远着点好。”

张虚怀被怼得半句话也说不出来,整个人像一条被掐了喉咙的死鱼。

死鱼挣扎了片刻,艰难的开始吐泡泡,“喂,你说那丫头真的是药王投胎转世?”

黎泽风:“……”

“不科学啊。好好的药王为什么投胎转世到一个女子身上?”

张虚怀压抑住心里嫉妒的酸涩,用力的揪了一下自己头发,心想,自己好歹也是世医之家,药王为什么不投胎他的身上。

“难道说老天爷看在她命苦的份上,格外开了恩?”

“不对啊,老子的命也很苦啊,苦得跟黄莲似的,老天爷也没说给我开恩?”

“那丫头长什么样?”

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6:55
下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