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全家流放啃树皮,我搬空国库造反了云茯蒋成(云茯蒋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已完结全家流放啃树皮,我搬空国库造反了全文免费阅读)云茯蒋成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已完结全家流放啃树皮,我搬空国库造反了)

火爆新书《全家流放啃树皮,我搬空国库造反了》是由网络作者“云九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云九月”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动作麻溜地生起火,用破砂锅熬了一锅汤药。戚寒洲闻到浓郁的药味,神色一愣:“你从哪里弄来的药?”“哦,林子里薅的。”云茯盯着药罐的火候,随口答了句。“云茯,你是把我当傻子吗?林子里能采到炮制好的黄芪、当归和甘草?”戚寒洲戳穿她的谎话…

点击阅读全文

全家流放啃树皮,我搬空国库造反了

云茯蒋成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小说《全家流放啃树皮,我搬空国库造反了》,是由网文大神“云九月”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第一章云茯这边,还在继续教戚王氏做人“适应了吗?没适应的话,我再帮帮你适应适应”那戚王氏被抽的两侧颧骨都肿了起来,嘴角渗出血水,哪还有之前的泼辣嚣张戚珍她本来只是看旁观看热闹的,这会儿见自己亲娘被打,扭着胯,一路迈着小碎步跑了过去人还没到跟前,声音就先炸开了“云茯!你凭什么打人!”“还当这里是盛京吗?还以为自己是郡主吗?”“我呸!你现在就是个身份低贱的流放犯人!没有人再替你撑腰了!”….

第一章 在线试读

戚羽挂着伤的小脸紧绷着,在思考着云茯这个坏女人的话到底能不能信。
一旁,戚寒洲眉头都快要打结了,但是,他在三个小团子面前,还是克制住了怒火:“云茯,你到底想要干嘛!”
“没干嘛,正准备熬药呢。”
云茯没好气地回道。
说着,就开始忙活起来了。
动作麻溜地生起火,用破砂锅熬了一锅汤药。
戚寒洲闻到浓郁的药味,神色一愣:“你从哪里弄来的药?”
“哦,林子里薅的。”云茯盯着药罐的火候,随口答了句。
“云茯,你是把我当傻子吗?林子里能采到炮制好的黄芪、当归和甘草?”
戚寒洲戳穿她的谎话。
云茯本以为他的眼睛看不见,很好糊弄过去的,谁知道这人是个狗鼻子,这都能闻得出来。
“没毒就行,你管我是怎么来的。”
熬好了药,云茯就把药给小团子喂了下去,另外又把之前在空间里拿的西药药剂兑入水中,偷偷地让她服了下去,为了保险起见,还给戚念扎了一剂退烧针。
云茯这边忙活完没多久,小姑娘就哼哼唧唧地醒了过来,小奶音软软,像只软乎乎的小奶猫儿。
“三叔,小念儿醒了!太好了!坏女……她没骗我们。”
戚羽那小脑袋瓜子转得快,把差点喊出来的“坏女人”又憋了回去。
随即小眉头就皱了起来,他答应了这女人不叫她“坏女人”。
那要叫她什么?对了,坏女人想要他们叫她三婶。
“好,大丈夫一言九鼎!我们可以叫你三婶,但不能在三叔面前叫,他不喜欢。”
云茯:“???”
等等,三婶是什么鬼?
这小团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巧了,我也讨厌三婶这个称呼,你们以后,就喊我姐姐吧。”
戚寒洲对云茯的厌恶到了极点,可云茯这一声“姐姐”,让他看不明白了。
呵斥的话到了嘴边,都噎住了。
——
药效很快就起了作用,戚念身上的温度也开始往下降了。
瘦巴巴的小团子身体严重的营养不良,脑袋显得特别大,看见云茯之后,大眼睛里布满了恐惧,一个劲地往戚寒洲的怀里躲。
云茯看着那颤抖着小团子,重重地叹了口气,看来,她得先替原主道个歉才行。
“对不起,我之前脑子坏了,做了一些蠢事,淋了场雨之后呢,我想通了一些事情,并且做了个决定,那就是我以后打算做个好人。”
戚寒洲是彻底看不懂她的意图了。
“你做什么决定和我们无关。”
云茯也没指望道了歉他们能立即原谅自己。
原主对他们做的那些事,要是这么容易就被原谅,那也说不过去啊!
“行了,小念儿这边,没什么问题了,我再看看小羽和小墨他们身上的伤。”
戚墨身上都是些皮肉伤,涂点药就行。
可戚羽那断了的小胳膊,有些麻烦。
云茯又是接骨,又是固定的,费了好一番功夫。
搞定了三个小团子身上的问题。
接下来,就轮到戚寒洲这个大麻烦了。
云茯习惯性地伸手过去,打算先替他号个脉。
谁曾想,手指刚触碰到戚寒洲的手腕,就被一股重重的力道挥开了。
“干嘛?”云茯也不惯着他,擒住他的胳膊,再次伸手过去,搭在了他那青筋都凸出来的手腕上,“别乱动,号脉呢。”
这男人,搞得好像是她在占他便宜似的。
“我身上的伤,不用你多管闲事。”戚寒洲是真嫌弃她啊,缩回了手之后,拼命地擦拭着被她触碰过的皮肤,仿佛是沾染了什么脏东西。
云茯扯了扯唇角:“你当我想管你的闲事吗?”
要不是他是三个小团子的依靠,她才懒得管他呢。
“你身上这伤,还有体内的毒,顶多再过一个月就会没命,你不妨猜猜看,等你死了之后,戚羽他们三个能在这乱世活多久。”
她几句话就捏住了戚寒洲的命门。
一旁,戚羽也听懂了,红着眼睛,主动去拉云茯的衣袖:“姐姐,我以后都叫你姐姐,再也不叫你坏女人了,你能不能救救三叔。”
云茯瞥了眼某人:“我就算想要救,也得看看人家愿不愿意活啊!”
戚寒洲骨头再怎么硬,如今为了侄子和侄女,只能妥协。
尊严对于他来说,就如同一个笑话。
“好,你有什么要求,说吧。”
云茯轻轻地啊了声。
要求吗?
她还真没有什么要求。
不过,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她倒也不是不能有。
“要求嘛,暂时还没想好,要不先欠着吧。”
戚寒洲没有再多说。
云茯就当他是默认同意了,话题继续转到了他身上:“我先处理你身上的这些外伤。”
戚寒洲身上的伤,是在天牢的时候,被上了各种残酷刑罚留下来的。
很多处伤口已经出现了腐败性发炎的情况,需要挖掉那些腐肉之后,再上药。
“把衣服脱了。”
“云茯,你别太过分了。”
戚寒洲乍一听她这要求,开口就是拒绝。
“不脱衣服,我怎么处理你后背和胸口处的伤?”云茯急了,就差亲自上手去扒了,“行了,男子汉大丈夫,还怕别人看吗?又没让你露下半身。”
“你……粗俗!”戚寒洲脸皮升温,但还是动手去解衣衫,手上拴着的铁链,限制了他的动作。
云茯嫌他太慢了,上前一步,两手拽着铁链,猛地一用力,就扯断了。
“行了,现在好脱了。”
戚寒洲沉默了良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是怎么做到的?”
云茯:“什么怎么做到的?”
三个小团子都目睹了云茯那手扯铁链的壮举,戚羽震惊道:“她是用手扯断的。”
云茯:“啊,你说的铁链啊,看着碍眼就扯断了。”
戚寒洲:关键是碍不碍眼吗?
“你的力气好像很大?”
云茯纠正他的话:“请把好像去掉。”
她的力气不是好像很大,而是真的很大!
戚寒洲沉默不语,脱掉衣衫,露出单薄的上身,前胸和后背都有几道让人触目惊心的伤口。

小说《全家流放啃树皮,我搬空国库造反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11日 pm7:46
下一篇 2024年6月11日 pm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