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律南溪《全文暗夜囚心》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巴律南溪)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暗夜囚心》,作者是“独予卿”。作品无广告版精彩截取:巴律看着她被吓破了胆的样子,有点好笑,看来是只窝里横的小野猫,出了门,只有屁大点儿的胆子。大手揉了揉她发顶,“哭什么?就算是输,也是输老子的命!你顶多被送去陪老男人睡觉!”和平国度长大的娇小姐,不太理解这个东南亚男人为什么年纪轻轻,就能拿生命上赌桌,仿佛他的命死了能重开一局似的,说的那么云淡风轻。她…

点击阅读全文

暗夜囚心

暗夜囚心别名恶龙枷锁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独予卿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巴律,《暗夜囚心》这本暗夜囚心,巴律南溪,古代言情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并且是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 229 章 占蓬绝对不能再出事,写了495724字!

一、作品介绍

《暗夜囚心》小说是网络作者独予卿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巴律。主要讲述了:婚礼结束后,是当地传统的罗旗节,南溪换上舒适的衣服,跟着他们—起过节年轻气盛的小伙子,精力旺盛的没地方发泄,待在—起就是打架猛禽小队的队员难得因为长官结婚放了—天假,十几个人凑在—起起哄,要挑战今天的新郎,巴律心情好,承诺谁能打赢他,就奖励—套价值三百万美金的顶级军事装备,—众手下兴奋的嗷嗷叫女孩们没兴致看—帮男人打架,雅娜和南溪躲到—边吃东西“娜娜,你还好吗?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我没想…

二、书友评价

啊啊啊啊我靠乐为什么要把哥哥些死啊,感觉哥哥好可怜啊

作者大大,什么时候结局呀

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女主爸居然没了;爷爷没了的时候就非常蹊跷,感觉不是哥哥杀的,他没有动机啊!但要真是这么简简单单没了我也不信(不然就是这里缺少点剧情、解释);女主发现他爸没进监狱的时候,我觉得应该要怪爸爸的,但是这里女主没有表现太多情绪;现在人没了,希望后续大大再搞点事情,不要就只是女主强大的剧情,还有就是希望保持女主娇滴滴的性子,毕竟还有男主在身边。

三、热门章节

第 64 章 你和她,缘分已尽

第 65 章 我的担当,从来只有你

第 66 章 他是天才军人

第 67 章 看见没,这才叫不好好说话

第 68 章 想喝酒是不是?我陪你喝个痛快

四、作品试读

南溪耳中嗡嗡作响,没明白眼前这个年轻男人所说的“选择”。

但是男人没有给她深究的时间。

“对面这位,是德昂将军,他要拿你,赌我的命!”巴律弯腰,唇瓣几乎贴到了她白皙小巧的耳廓上,男人浓烈雄性气息压迫感十足,喷勃热气激起浑身汗毛倒竖。

“大小姐,你说,我要不要赌?”

南溪两条腿软的没有一丝力气,整个人还贴在男人身上,听见他喉骨漫出的声线,樱红唇瓣止不住颤抖起来,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豆大的眼泪吧嗒吧嗒顺着脸颊往下落。

巴律看着她被吓破了胆的样子,有点好笑,

看来是只窝里横的小野猫,出了门,只有屁大点儿的胆子。

大手揉了揉她发顶,“哭什么?就算是输,也是输老子的命!你顶多被送去陪老男人睡觉!”

和平国度长大的娇小姐,不太理解这个东南亚男人为什么年纪轻轻,就能拿生命上赌桌,仿佛他的命死了能重开一局似的,说的那么云淡风轻。

她更不能理解,什么叫顶多被送去陪人睡觉?他把自己当什么了?

指甲深深嵌入掌心,呼吸由于太过急促,整个胸膛都跟着起伏,汹涌的柔软勾地男人心神荡漾。

“老子说的是事实,你没得选,大小姐!”巴律索性松手,大马金刀坐到了沙发上,抽出支烟叼在嘴里。

“不要!”南溪扶着桌边堪堪站定的身体还在颤抖,但是内心倔强和自尊不允许她被人这么糟蹋。

即使落入了这般境地,她依旧是云城第一世家的大小姐,决不能让这些东南亚的男人拿自己当货物一样随心处置。

她咬了咬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朝着几步之外的窗子跑了过去。

所有人都没想到,她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这里是二楼,大小姐,跳下去摔不死,顶多摔断腿,但是不影响你陪老男人睡觉!”

匪里匪气的男人嘴里还叼着烟,好笑看着她毫无意义的挣扎,像个逗弄猎物的猛兽。

“我没空陪你玩这种游戏,很显然,大小姐,你错过机会了!”

他懒懒的收了腿,冲着对面说了句缅语,双手插兜就要走。

德昂急了,大手拍了拍桌子,朝着门口心腹大喊,“给她打一针,金三角没有不听话的女人!”

巴律俊眉微微蹙了蹙,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离开的脚步却顿住了。

一分钟不到,外面有人拿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两个黑壮的男人,一人一边,将南溪抵在了墙边,动弹不得。

纹着花臂的黄毛手里弹着注射器,少女瞳孔瞬间放大,震惊到嘴皮都在剧烈颤抖,每一个毛孔都在挣扎.

不可以,华国人,可以站着死,绝不沾D活。

“求你……”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反抗,毫无意义。

这里唯一的变数,可能就是那个过分年轻的东南亚少年。

“求你……帮帮我……”她微弱的求饶声像是猫爪子似的,挠的巴律心头烦躁。

一道白光闪过,黄毛手指注射器被飞来的军刀打落。

德昂精明三角眼眯了眯,挥手示意手下退下。

南溪瘫坐在地,任由走过来的年轻男人将她拦腰捞起,

“想好了再求人!”

他咬着牙,不知道自己在烦躁什么,

“老子可是拿命赌,赢了,就得跟老子回家,陪老子睡觉,给老子当老婆。不是哭哭啼啼闹几下就能算了的!”

南溪整个人都仿佛笼罩在一片巨大的恐惧恍惚中,迷迷糊糊抬起泪眼,看了眼近在咫尺的男人,甚至都没听太清他说的什么,只知道现在,只有这个人能救自己,机械点了点头。

巴律皱眉,认真打量着她过分惊艳的眉眼,黑白分明的眸子恍惚又可怜,像是受了惊的小鹿。

妈的,更他妈烦躁了。

爱哭鬼!真麻烦!

舌尖顶了顶腮帮子,一把将人捞起,坐回座位,将她放到了自己大腿上,冲着一旁鹌鹑一样的荷官道,“快点!”

赌命,有赌命的规矩。

骰子比大小,一把定输赢,简单又直接。

德昂接过骰盅,嘴角扯出一抹不明的弧度,抬手摇了起来,一看就是各中老手,控点技术炉火纯青。

骰盅扣在桌面,被揭开,两个六点,一个五点。

男人脸色沉了沉,他明明听着声音,是三个六点,怎么回事?

不动声色朝着门口心腹看了一眼。

心腹微微颔首。

骰子是他的人准备的,没有任何问题,莫非真的是今天走了背运?

得亏早有准备,他不可能真的把军队搭进去。

巴律单手箍在南溪的腰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扣着她光华细腻的后背,

真他妈滑,又香又软!

麻烦点就麻烦点吧!

另一只手匪里匪气拿起骰盅,漫不经心的摇了起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毫无规律的摇晃的手臂上,德昂更是竖着耳朵,屏气凝神,里面能摇出几点,他一听就能听出来。

“你干嘛~”突地,少女惊呼和骰盅扣桌的声音同时响起。

南溪扭着腰,润眸微怒,她本来就在极力忍耐这个男人放在后背作乱的手,没想到他居然突然伸进裹胸礼服里,居然摸,摸她那里……

“怎么?老子不能摸?”巴律邪肆嘴角扯出匪气弧度,“想反悔?”

少女贝齿紧咬下唇,眼中氤氲雾气,羞臊难当,但是又毫无办法。

“别咬,老子一会儿还要亲呢。”

男人大拇指扣上她精致下巴,将嫣红的唇瓣摁了出来痞里痞气。

南溪别过脸去,一言不发。

被她那么一打搅,德昂一时分神,无从分辨刚才的点数,三角眼死死顶着桌上漆黑骰盅。

巴律邪肆扯了扯唇,单手摁着怀中少女后脑勺,薄唇吻了吻她白皙耳垂,“宝贝儿,你来开!”

少女颤抖的细白小手被男人握着,覆上了筛盅。

她紧张到呼吸急促,闭着眼,不肯去看那三颗决定一个人生死和自己命运的骰子。

砰!

德昂站起来,不敢置信,看着三个六点,几乎是瞬间,又重新栽回到了椅子上,整个人脸色由青变紫,由紫变黑,甚至漫上了死气……

“承让了,德昂将军!”

巴律起身,单手搂着南溪往门外走,“人老子带走了,货,我的人一小时后去拿,钱,赌场代理人一会进来处理!”

小说《暗夜囚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11日 pm8:10
下一篇 2024年6月11日 pm8:11